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爱恨纸一重-04-

暂停了一下然后又重开的04,呃,怎么说呢,其实这章我写得有点纠结,不过暂且先这样吧,因为我一直试图在里面埋入什么,虽然意外地是埋入了狂月和三日月的差别,分歧路线应该是从这里开始……

而且怎么说,找到了一点新的感觉也不错,嗯,挺好的……(笑

至于说喜欢狂月的观众朋友,想想你们看到后期剧情时的反应,我莫名地就觉得有点高兴(。)

不废话了。




-正文往下-


梦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情。


  说是“很久”也不太对,毕竟对于长达千年的刀生来说,来到这个本丸的时间,都短暂得如同眨眼之间。


  然而就是在这样转瞬即逝的时间里,又发生了太多的事情。时间不过是普通的一分一秒的流过,却又因为那太过不普通的种种,越发显得快速而不真切。


  “你终于来了。”


  三日月第一眼看到的,就是眼前的青年,翡翠绿的眼睛像他常看到的宝石,却又比那些凡物要灵动许多,笔直的视线就那样望着他,透彻的湖水清澈见底。


  “审神者等你很久了。”说到名为“审神者”的人物,青年的神情有些许的无奈,那是一种,对于熟悉之人的放松。“不如说,你再不来,审神者就要发疯了。”


  所以希望可以早点将你引见给审神者。


  青年这样说着,就欲图带他去见那位名为“审神者”的人物。三日月并不反对,无论他来到哪里,都会与当时当地的主人会面。以前都是作为刀而漠然处之,而今拥有了躯体,走去见一见此地的主人也是无妨的。只是因为初初显现,一时之间还有些不协调,三日月刚打算缓慢地起身适应一下,青年就已经伸了手过来。


  虽然对方什么都没有说,然而看这种态度,显然是已经习惯照顾人这样一种角色了。


  三日月很顺其自然地把手递给了青年,然后对方扶着他站了起来,一路走往大厅的路上,青年都走得不紧不慢,甚至可以说,有些过分的照顾他的感受了。


  走在路上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想,然而等到真正见到审神者,才知道青年所说的“发疯”的形容,还真的是恰当的形容。


  显然是已经先行知道了三日月宗近降临到这个本丸的事情,审神者已经做好了准备,才刚见到三日月,就一股脑的将守护符、上等兵装还有马匹等等许多东西塞给了三日月,还生怕他不满意似的,加倍的许诺“你还有什么想要的,尽管说,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这种讨好他的举动对于三日月来说相当寻常,连这种有求必应的语气也是。所以三日月也是一如既往的微笑着摇了摇头,谢过了对方的好意。


  “我并没有什么想要的。”


  更准确的说,是他什么都不缺。


  “真好,真好啊!”审神者看着三日月,一个劲儿的擦眼泪,就差没有顶礼膜拜了。三日月只是站在原地微微笑着,他知道他来到这里的意义,很多人所追求、所盼望、无法超越的实力、在这个世界中唯一的“极”,无人能够取代的无双之刃。


  “国酱,你一定要照顾好他。”审神者一边痛哭流涕,一边向旁边的青年嘱咐到“我把三日月交给你了,你一定要照顾好他,二十四小时不离身的照顾好他!!”


  像是移交什么重大物品一样,审神者很是严肃地把三日月的手拉着塞到了那个名为“国酱”的青年手中。对方脸上的神情有些呆滞,但是并没有拒绝,只是颇为难以理解的模样点了点头。


  自那之后,山姥切国広就真的没有离开过他的身边,无论是出战,还是内番,还是其他种种,山姥切国広总是和他一起。三日月并不是一个好奇心强烈的人,只是有时候看着青年,对方那种沉默寡言的气质,和熟练照顾人的模样,总是让人觉得反差强烈。


  “你经常像这样……照顾新刀?”三日月坐在房间里,而山姥切正在帮他系好头上的发饰。


  “差不多。”起初还很陌生,然而熟练了之后山姥切国広的手就很灵巧。“因为最初来到这里的刀只有我,跟着来的又都是短刀……所以顺其自然地就变成这样了。”


  所以才会有那种举动。三日月想到了青年初见面时候的表现,“所有的新刀都要由你照顾?”


  “一开始是。”山姥切国広回答说,“不过现在不是了。”


  毕竟本丸中的刀剑逐渐完备,又有了其他可以帮忙的人,再加上山姥切国広也已经满级许久,不用再频繁出阵了。


  “那为什么这次……”系好了发饰,再来就是整理衣服上的装饰,三日月很是自然地伸出手,摊开了袖子。


  “因为你是不一样的。”山姥切国広很流畅地说,他抬头看了三日月一眼,“审神者说过了,不能够让你出现任何的闪失。”


  所以每次出阵,即使是再如何有把握应对的敌人,山姥切国広也会陪同,还有其他第一主力部队的成员。初期的成长过程是很快,一下子就足以让三日月习惯这个身体,加上有其他主力队员的陪同,战斗都简单得如同热身赛一般。然而“简单”只是对于当时已经满级的其他主力队员而言,对于“初来乍到”的三日月,敌人的一轮远程攻击也足以让他的兵装受损。这个时候三日月还是想往前探索,山姥切国広就会拉住他。


  “不行,要回本丸了。”


  然后所有人员一起回到本丸,审神者很快就会给他换上新的兵装,并且一定会是最好的,之后再出战。


  无论是多么小的伤势,也绝对不会同意他负伤作战。在三日月还不熟悉道路的时候,很多次,都是山姥切国広带领着他回到了本丸,然后审神者肯定已经等在了大厅,准备好了新的刀装和手入室,只需要一点点的时间,三日月就会恢复成那种完美的模样。


  然而这样近似“成长期”的时间却是很短暂的,之后的三日月与其说是成长,更接近于是“恢复”,恢复到即使未曾亲身接触,却早已有所耳闻的那个“数值满点”的1st太刀。


  审神者慌乱的“天啊三日月的刀装怎么掉了一个!没关系没关系!我还有好多好多!给他补上给他补上!”的关切的声音和“血量似乎是有点危险啊,要治疗吗?时间很快一点儿的完全不会耽误你的时间!”这样的殷切很快就被新的声音所取代。


  “你来了真是太好了。”


  在演练场的时候、在锻刀室、在出阵回来之后,在审神者每一次看到已经完满的刀账和日益增加的资材,都会如此感叹。


  三日月却只是一如既往的微微笑着。


  对于人类的感情,崇拜、憧憬、追求与渴望,三日月是相当习惯,却并不理解。这些对于他而言都太过理所当然,也不需要去思考为什么。


  他听到了太多的声音,泛滥而又虚无。赞叹、拜服、肯定和艳羡,诸般种种,都是类似于此。


  “果然是三日月。”


  “不愧是天下五剑。”


  “太完美了。”


  在无数次的胜利归来、在面对多么强大的敌人都只是平常般地击败、在尤其是和队友血迹斑斑的对比下,三日月所带来的战果永远都是那么安心。


  在三日月都还没有满级,就已经可以和其他人应对检非违使并且毫发无伤地回来的时候,他作为第一主力部队的核心成员就已经是无可动摇的事实了。


  那些之前短暂得仿佛弹指之间的时光,那些看着他好像只是观赏一件美丽的物品,带着些许自我满足的陶醉的视线,都因为这样出色的战果而变成了再无新意的满意与惊喜,都随着他越来越多次的临时应对危险战场而湮灭了。


  所以一切都是理所应当的,他不仅仅是最美,也还是最强的。


  是的,并不需要思考其他更多的东西,这就是一切的意义。


  真真正正的无双之刃。



-tbc-

 
   
评论(11)
热度(76)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