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要不要跟我一起玩儿雪?

让我磨点砂糖!!不管了我就要磨砂糖啊啊啊啊

那边的片场先暂停一下,构思到一半然后因为其他发生的事情有些压抑,然后就又折腾了很多,反正最后的心情就是……决定磨点砂糖来吃

因为是突发性的所以大概有很多考虑不周的地方,不过别管了就这样吧

砂糖就是大地的爱与正义!!

警告:非常突然的正太化,OOC得飞起。

没有任何意义的撒糖!!(作者觉得是就是!)

另外如果不介意的话BGM可以戳这里↓

http://music.163.com/#/song?id=21913462






-正文往下-


  一切的发生都是那样的突然。


  最开始是本丸下起了雪,虽然这也没有什么大不了,因为审神者的神力,四季变换都是弹指之间的事情,然而小小的三日月却因为这样的变化显然很是欣喜。


  还没有成长成完全的付丧神,看起来还只是个小孩子的三日月穿着厚厚的冬装,因为怕冷,还戴上了手套,欢天喜地的扑向了白茫茫的雪地,审神者见惯了这家伙活泼的样子,也随他去了,只是免不了还要叮嘱一句“注意安全啊”就接着埋头工作了。


  然后时不时看庭院一眼,小小的三日月似乎是打算堆雪人的样子,正在慢慢地堆雪球,看起来干劲十足的样子。审神者也就放了心的继续工作。


  下一次抬头的时候,雪人已经初具模样了,小小的三日月很是高兴地笑了出声,小孩子特有的清脆的声音听起来很是响亮,审神者更加放松地一边看着资料,一边听着庭院里的声音。


  脚步踏在雪地上发出的特有的啪擦啪擦的声音,还有小孩子不时发出的哎哟哎哟的声音,和着更远的地方模糊的不知名的声响,听在耳中莫名的和谐。


  审神者工作了一会儿,突然觉得动静小了,他抬起头往庭院看去,第一眼还以为小小的三日月什么时候又堆了一个雪人,也是个小孩子的体积,伫立在雪地上一团的白。


  只是看到三日月朝雪人伸出了手,还不知道是要做什么的审神者几乎就要出声提醒“你那样会把雪人弄坏的”就看到小小的三日月伸出手,然后拉动了那个雪人,一团雪白被他拉扯得一个踉跄,站了起来,从那几乎和雪色难以区分的白色的兜帽之中,流露出了几许的金发。


  “雪孩子”有着茫然的绿眼睛,像是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似的,任由小小的三日月拉住了手。三日月看到对方和他一样被冻红了脸,金色的头发就像洋娃娃一样闪亮,小小的三日月不禁笑了起来。


  “你是谁?”他用很清脆地声音问,“这是我家审神者的庭院哦。”为了学习“审神者”的发音,小小的三日月可是学习了很久。因为一个不注意,就会说成“深深者”或者直接变成“婶婶”。


  金色头发的雪孩子还是有些呆然地看着他,那个样子看起来傻傻的,像被从土里拉出来的兔子一样,纯洁而无害。


  “我是三日月宗近哦。”小小的三日月很是自豪地自我介绍说,“虽然婶婶说我还没有长大到那个地步。”因为并不是完全的付丧神之类的……小小的三日月并不是很明白呢。


  “你是谁呢?”小小的三日月凑近了那个小孩子问,他眨巴着眼睛,盯着对方,看到对方的手也冻得通红,他就握住了对方的手,“他们平时都叫我‘小小的三日月’,但是你叫我小明也可以的哦。”


  因为“小小的三日月”喊起来太长了,而且小小的三日月不喜欢别人强调“小小的”这个词。


  ——总有一天我会长大的!


  他总是这么说。


  “呐,你的名字是什么呢?”看到对方还不说话,以为是冻僵了的小小的三日月又用双手捂住了对方的脸颊。“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叫什么呢。”


  你又从哪里来,为什么会出现在我家的庭院里呢。


  被他捂住脸的雪孩子有些低下了头,看到对方有了回应,小小的三日月更加兴奋地催促对方“呐、呐?”


  小小的三日月整个人都要贴着对方了,他不仅是手,几乎脸都要贴到对方脸上去蹭了。


  “你是住在雪里的吗?你就是雪孩子吗?”


  因为对方穿着一身雪白雪白的衣服,埋在这雪地里,几乎都要看不出来了。


  “……山姥切 国広。”雪孩子用很小的声音说了,这是很难的发音,所以小小的三日月并没有听得太明白。


  “什么?”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对方。


  “我不是雪孩子,”被他盯着的雪孩子扭过了脸,“……他们平时都叫我小国。”


  “小国?”小小的三日月念了一次这个名字,果然,雪孩子转过来看着他了。


  “小国!”小小的三日月很是开心的笑了起来,“因为你看起来就像是雪孩子一样呀。”完全没有注意到对方的神情,小小的三日月一个劲儿的说,“你穿得这么白,就好像是从雪里面出生的呢。”


  小小的三日月拉起对方的手,把对方的袖子和雪色比了比,“你看,我都要分不出来了。”


  小国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雪,的确是,一样的颜色,几乎都分不出来。


  “我还是在想,怎么这里有一个雪人,我都不知道呢!”


  小小的三日月还在说着话,那样奇特的语调让小国有些发笑。


  “我不是雪人。”小国看着小明说,“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到这里来了。”


  “迷路了吗?”小明有些担忧地看着他。


  “不知道。”小国摇了摇头。


  “唔……”小小的三日月看着对方,皱着脸想了想,那样严肃的表情让小国也情不自禁地盯着对方看。似乎是过了很久,久到树枝上的雪都啪嗒地落在了地上。


  久到小国忍不住眨了好几下眼睛,小明才收回了向上的视线,然后看着小国说,“要不要跟我一起玩儿雪?”


  “诶?”小国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说这个。


  “因为下雪了啊!”小明很是直爽的说,“你看,好大的雪。”他让小国看这满满一庭院的雪,视野所到之处就是茫茫的白色。“他们平时都不和我玩儿的,现在你来了,我们就可以一起玩儿雪了!”


  “可是,”小国看起来还有些犹豫,“我还不知道……”


  “不知道的事情就交给婶婶去解决呀!”小明握住了小国的手,他的脸也冻得通红,一笑起来都能够看到呼出的热气,“我正好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小小的三日月把对方拉到了他刚才堆的雪人面前,“你看,这是我堆的雪人。”


  刚才只堆了身体和脑袋,可是在看到雪孩子的时候,小小的三日月就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他给雪人装上了鼻子和眼睛,然后又把自己脖子上的围巾摘了下来,披在了雪人的脑袋上。


  “你看!有没有觉得很像你?”


  因为是奶白色的围巾,大概看起来是有几分像小国雪白的连帽外套的。


  小国看了看那个用胡萝卜当鼻子,用石子当眼睛的“很像自己”的雪人,表情很是古怪,像是想笑,又不是。


  对于小明的炫耀,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又找到了一条略短的布条,然后弯出弧度,做成了雪人的嘴巴,看起来就像是个笑脸。


  “这样看起来就比较像你了。”


  雪孩子笑了起来,他的声音就像一个好吃的苹果,脆脆的,甜甜的。


 
   
评论(10)
热度(99)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