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爱恨纸一重-02-

狂月有台词啦,耶(你走开




-正文往下-


 

  “山姥切队长,觉得心情如何?”


  虽然对方已经不是队长,却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故意,三日月依然使用了“队长”这个称呼。被他称呼的青年有一瞬间的迟疑,转过头来看着他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写满了疑惑。


  “什么心情?”


  “审神者已经不再让你担任近侍……如今的出阵任务也大都是由他们去完成的,比起之前大部分在战场上度过的时光,你反倒现在才是经常呆在本丸。”陪我这个老年人喝茶看风景,三日月的笑容看起来有些恶意,只是因为他的容貌,让这样一种神情看起来近似于关心,“所以想问问你,对于这种今非昔比的待遇,心情如何。”


  “原来你说的是这个,”山姥切国広并不是太聪颖的孩子,非得把话跟他说明白才能懂。现在听到三日月这么说,他才反应过来似的,“我也没什么特别的心情。”他略略想了一下,“就像这样也没什么不好的。”


  他们现在正坐在庭院的角落,特意开发出来纳凉赏花的好位置,山姥切国広就坐在三日月的不远处,相当自然的拿起茶壶给自己斟了一杯茶。只是才喝了一口,又顿了一下,像是有心事,偷瞄了他好几眼。


  三日月装作没有注意到这件事,故意不开口,只等着对方主动说出来。


  “三日月……又是什么心情呢?”果然,在一阵坐立不安之后,山姥切国広开口了。


  “我?”被问到的三日月眨了眨眼,他看着对方的神色,很难辨识出这样一个疑问,究竟是不是对于他本人的嘲讽,“我也很好。”


  三日月不动声色地说,他靠着软枕,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副悠然自得的模样,“无论什么日子,对我来说都是一样的。”


  无视规则、束缚之类的东西,只有在对于“恳愿” “请求”之类的时候会考虑一下,在其他的任何时候,三日月都不需要顾虑到其他人的看法,因为他所存在的世界都只有他一个人,非他莫属的特殊性让他已经习惯了,他只要接受“供奉”然后随心所欲地存在着就罢了。


  “……那就好。”听到他这种回答,山姥切国広的表情似乎是放松了些。这种轻易就将神情写在脸上的性格真是让三日月觉得年幼得可爱,因为那种无意识的稚气感,而更加让人无法责怪。


  然而这样的“很好”也不过是一时的迷蒙罢了,到不至于是“虚张声势”,三日月并不迟钝,反而可以说是敏锐得惊人。自从狂月到来之后,即使他的地位依然是无可动摇,所享受的依然是优先级别的厚待,但的确有什么改变了。


  放下茶杯的动作有些慎重,因为身上还佩戴着兵装,虽然现在不用经常出阵,不过也还保持着常规状态。最精良的重骑兵兵装一直是给三日月佩戴着,马匹也是如此,一直给他保留着使用权。审神者并没有因为他们的卸任就剥夺装备,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足以看出对他们的重视,一切都和以前一样,没有任何的不同。


  只是三日月并不这样想。


  无法细说,很难言明,就在本丸“依旧不变”的日常生活的掩盖下,的确有什么在暗自生长,有朝一日终将蔓延出令人惊讶的结果。


  从大门口响起的骚动才刚平息,走廊的转角处就能听到不规律的脚步声,乱了方寸,带着急促,三日月并不抬头,也知道来人是谁,这足音太熟悉,又太不熟悉了。


  “山姥切队长。”


  连这声音也是。


  被叫到名字的山姥切国広还呆坐在原地,愣愣地看着来到他眼前的青年——狂月,对方金黄的发饰乱得偏离了位置,脸上也沾染了尘土,衣服上也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显然是负了伤。


  “审神者让你过去一趟。”有着和三日月一模一样外貌的青年如此说道,只是语气较之随意一些,如果细细观察,神情上也有些不同。


  三日月总是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略微像坏心的嘲讽,那种恒定的不变感总让人感觉到莫名的安心。而狂月却鲜少有这样“表面随和”的时刻,通常状况下的他都没什么表情,甚至看起来有些不高兴,仿佛特意为了和三日月区别开一样。


  “啊,好。”虽然明明是自己亲自“锻造”出来的“狂月”,但一时之间,面对同时存在的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孔,还是有点不知所措。山姥切看了看三日月,有些抱歉地和对方点了点头,“那我先走了。”


  “嗯。”三日月也只是微笑着点头回应。


  毕竟是坐久了,起身的时候明显感觉到腿都麻了,山姥切才只是停了一下,狂月就已经直接伸手把山姥切拉了起来,山姥切站起来后两个人就直接走了。


  离开的脚步在庭院中留下了足迹,踏上阶梯的时候,更是明显。三日月看着一路的脚印一直延伸直到消失在转角,他看着狂月因为受伤而有些脏污的背影和山姥切国広一直都很脏污的披布下摆,甚至是有些戏谑的想,这两个人看起来倒还真是般配。


  狂月很少和三日月会面,更不用说什么私下交流,也许是因为“二龙不可相见”之类的原则,而三日月也没有主动去找这样一个“忽然发现的另外一个自己”的兴趣。何况狂月现在身处第二主力部队,基本上和第一主力部队是没有交集的,除却一点。


  就是像今天这样,当第二主力部队遇挫的时候,审神者会让狂月过来找第一主力部队的队长——山姥切国広。


  从狂月走过来的时候,三日月就发现了,对方的兵装残留得没有几个,而从那残存的碎片来看,也不过是普通的轻骑兵。


  毕竟重骑兵需要用心督造,而现在的审神者显然是懒得有那种心思。马匹也不过只有那么些,在分配给了第一主力部队之后就不剩多少,第二主力部队是全员都没有马匹的,在遇敌的时候多多少少是会有一些影响,更何况加上等级原因,有时候的挫败是很正常的事情。


  三日月并不是奚落,只是很普通地看待事实。为了给第二主力部队锻炼的机会,如果有新的战场,审神者也会让他们先行上阵,然而磨练也往往伴随着危险。比起三日月成长时期一路的顺风顺水,狂月的成长道路似乎就并不是那么顺利了。


  所以经常才会有这样的状况,第二主力部队的队长狂月前来找第一主力部队的队长山姥切国広,稍后会发生的事情三日月也知道,审神者会重新进行队伍安排,让山姥切国広带着狂月再出阵,如果在这种阵容下依然不顺利,再之后会发生什么,三日月也知道。


  ——审神者会直接启用第一主力部队,并且队长会变更为三日月。


  所以三日月只是静静地看着那两个人离开,依然按照他自己的步调生活。等到山姥切国広真的回来找他的时候,再准备出阵。


  至于如果出现连他也搞不定的状况……不,并不存在那种情况。


  树上飘落的花瓣都已经掉到了茶碗里,三日月也懒得管,些许的困意泛了起来,让他决定小憩一下。


  无需紧张、期待、惊慌与担心,从来不曾有过任何的状况,是连他也无法应对的。


  就算同样是“三日月宗近”,也还是不一样的。





-tbc-


 
   
评论(5)
热度(87)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