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愉快的座谈会

自毁世界观系列,算是写来放松一下的乱扯吧……差不多现在大家都应该收到ABO了,所以终于能够举行ABO的座谈会啦!!(拍手


在ABO终于杀青(实际上杀青很久了?!)的时间里,就把各位主演和导演请过来,随便谈一谈各种问题,凌乱的世界观,各种不用介意,Let’s Party!

 

首先是一些问题,呃,让我们看看场外来信(哪里来的场外?!)

 

——这个片场有Beta吗?

山姥切国広(秒答):有!我就是Beta!

 

——两位主演都是第一次(?)拍摄这种类型的……呃……,在拍摄过程中有遇到过什么困难吗?

山姥切国広:有

:是什么困难?

山姥切国広:他(指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微笑)

山姥切国広:…………

三日月宗近:(微笑微笑)

山姥切国広:………………(把椅子挪开了十公分)

三日月宗近:(跟着挪)

(终于,山姥切国広被逼到了极限,再挪只能掉下舞台,两个人都不挪了)

山姥切国広:…………其实还有更大的困难

:更大的困难?

山姥切国広:(面无表情)导演的性骚扰

三日月宗近:(笑着把椅子挪开了十公分)

 

——“导演的性骚扰”是指什么?

山姥切国広:(指向背后的大屏幕)

(3,2,1,播放——)

“我也要一个金发碧眼的勤务兵啊啊啊——————”

 

——在电影院那场……里面,场景是在厕所的隔间,设定上是有洁癖的Mikatsuki少将不会感到不舒服吗?

三日月宗近:会的

:那么是如何克服这个问题的呢?

三日月宗近:用他(指山姥切国広)

:用……?

三日月宗近:他闻起来好香……按照剧本的说法,是发情期的香味吧?

山姥切国広:(面无表情)这家伙一直把头埋在我的背后…… 其实厕所里挺干净的

:但是被你们弄脏了?

山姥切国広:……(左顾右盼了一会儿,终于)……对不起。

 

——对于本剧中的其他主演,有什么感想呢?

山姥切国広:……都是好人

:都是好人?

山姥切国広:除了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哈哈哈

 

——关于接下来的剧情,似乎有很多观众是很期待会有小宝宝的出现,请问两位主演认为……?

山姥切国広:不想要(秒答)

三日月宗近:不想要(秒答)

:为什么?

山姥切国広:不要!男性Beta怎么可能生孩子!

:看来山姥切主演入戏太深……那么三日月呢?

三日月宗近:我有切国就够了。

:……意外普通的回答呢,请问这个答案是基于本丸中的三日月,还是剧中的Mikatsuki少将的立场?

三日月宗近:无论哪一种,都是“我”,都是一样的

 

——拍戏的时候,因为有一点点激烈的PLAY……那个时候会不会担心?怎么处理的?

山姥切国広:一点点……?!只是“一点点”吗?!

:呀,用词不太准确,那就直说,是非常激烈……会很害怕吗?

山姥切国広:我这种仿造品……害怕什么的……

:山姥切主演突然消沉起来了!!到底是发生过了什么!?

三日月宗近:就是最后那一场……

山姥切国広:宗近!!不准说!!

三日月宗近:好。

(嘀——)

山姥切国広:嘀——?

(工作人员搬来了音箱)

山姥切国広:(不详的预感)

(主持人掏出了录音笔,放到了麦克前,摁下了播放键。)

“宗近!!不准说!!”

山姥切国広:………………(惊呆了)

:任何问题在回答之前,都是不能够跳过的,现在请两位回答一下,在最后一场……发生了什么?

山姥切国広:………………

三日月宗近:……(微笑)

山姥切国広:………………

三日月宗近:……(微笑)

山姥切国広:(看着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你刚才让我不要说,所以我不会说的。

山姥切国広:(杀意MAX)

:好的,那么现在只能请山姥切主演来回答一下了

山姥切国広:……

:不回答的话就会一直追问下去的,并且还会再播放一次刚才的录音。

山姥切国広:…………在最后一场……(脸色发青)……有……改戏……

:改戏?

山姥切国広:原剧本不是现在这样的,和现在这样的……差很远

:现在这样……(翻剧本)你是说三日月用冷水淋你……这一场,之前是比这个更加过分的吗?

山姥切国広:对!!更过分!!(看三日月)

三日月宗近:(面不改色地看着山姥切)

:好!那到底是怎样的过分?!

山姥切国広:他居然……他居然……居然要剃我的毛啊!!(把被被拉下来挡住了脸)

:剃毛是我们想的那个意思吗?

山姥切国広:(现在是一个巨大的被被,点点头,又摇摇头)

:不是你头发的……毛吧?

山姥切国広:(摇摇头)

:所以是你……的……?

山姥切国広:(点头,然后猛烈摇头)

:呃,鉴于山姥切主演现在的情绪不稳定,所以还是请三日月主演配合说明一下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三日月宗近:也没有什么

山姥切国広:(一下子揭掉了被被)什么叫“也没有什么”?!就是你要剃掉我的毛你当然也觉得没有什么了?!(激动)

三日月宗近:有形之物终将消逝,切国你何必如此执着呢

山姥切国広:不要在这种时候说你的台词!!

三日月宗近:就算剃了你也还是我的切国啊(微笑)

山姥切国広:(猛然呆住,因为激动而显得有些发红的脸颊更加红了……猛然瞪大了眼睛)重点不是这个吧!!!

山姥切国広:那是我的……是我的……啊!!!(捂住了脸)

三日月宗近:(非常体贴地拍了拍山姥切国広的背)

:所以为什么……改戏了呢?

三日月宗近:因为当时他就是这种反应……所以就不能继续下去了

:是吗,还真遗憾……不过恕我多嘴,你是那种因为切国抗拒就会停止的性格吗?

三日月宗近:不是(微笑即答)

:所以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导致原计划更改了?

三日月宗近:因为拍戏的时候他一直很紧张,怎么都无法入戏,然后视线一直乱瞄……

:然后?

三日月宗近:然后我发现他是在看他的刀,我们的装备都是放在拍摄现场的,而且当时是内景场地,所以范围不是很大

:于是?

三日月宗近:他一直就是盯着他的刀,然后偶尔看我两眼,眼神不断地游移,虽然当时片场其实是有开空调的,不过莫名的感觉到有种寒气呢哈哈哈

:所以你就放弃了

三日月宗近:是的。虽然当时我的手上也是有刀的,不过是道具用的那种……剃毛刀

:居然真的连道具都准备好了?!

三日月宗近:所以没有派上用场还真是觉得有点可惜,毕竟其实没有剃毛刀也没关系,我是准备用我的本体……

山姥切国広:(一直都在捂脸抽泣的动作停下来了)

:……等一下,你刚才好像说了不得了的话,你是说如果没有剃毛刀的话你就打算用你的本体……那柄天下五剑?!

三日月宗近:是的,其实用切国的也……

山姥切国広:不准用我的刀做这种事!!!(拔刀)

三日月宗近:所以果然还是用我的就好了吧(微笑)

 

鉴于领衔主演组马上就要打起来了,所以让我们把镜头转向其他主演以及导演——

 

——关于各位出演的角色,自己来看的话,有没有什么感想?而且导演也在现场,如果有什么愿望的话也可以向导演提出申请哦

 

长谷部:我看起来好像是个正经人

烛台切:我看起来很帅气!!

宗三左文字:……为什么……我……是这种角色……

鹤丸国永:我想开装甲车!

导演:没有外景地的预算,也没有装甲车,钱都堆在三日月身上了

鹤丸:我想开装甲车!

导演:没钱

鹤丸:我有金链子,我想开装甲车!

导演:……

鹤丸:装甲车!

导演:……

小狐丸:最后一场我的离开是不是太突然了

导演:嗯,因为接下来是两位主演的单独对手戏,所以要清场是很理所当然的

小狐丸:单独……对手戏……?而且我觉得我的军装穿起来有点紧……(服装组真的没有在为难我吗?)

导演:军装穿着紧是因为你胖。你看鹤丸穿起来还很……

鹤丸:装甲车!!!

导演:咳,没什么,就是小狐丸你胖了。

小狐丸:…………(呆滞)


 
   
评论(21)
热度(103)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