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爱恨纸一重-01-

大概不会很长(。

如果认真要说的话应该算是三日月夹心呢……

属于#欧洲人的本丸烦恼#系列

有并不止一只的三日月出没请注意。

私自设定含有,OOC不可避。




-01-


  自降生之始

  

  就受到了理所当然的关注。

  

  他一直都是惹人注目的焦点,并且习以为常。相应的,他也具有那种价值。

  

  这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瑰宝,天下五剑之中,最美的那一把。


  如果要追求近似于他的存在,尚许可寻。然而若要追求胜过于他的,却似乎是遍寻天下也难得。

  

  三日月并不会因此而自傲,但他只是习惯。他一开始所看见的就是这般景色,司空见惯,饶是变化也一如既往的无聊,任是如何花迷人眼的绚烂夺目,也万千不如他镜中之影。

  

  就算是来到这古怪的异国,名为审神者的时代,充斥了诸多他不明白的事务,然而对他的追求,到底也还是未曾改变、反而是更加变本加厉的狂热。

  

  三日月对于人类的“渴求感”就像空气一般习惯。

  

  如“呼吸”般自然——那是人类的说法。

  

  对于三日月,用这般形容并不贴切。因为现在的他,就算是付丧神,并不需要呼吸,虽然有了细致的感受,终究也还是与凡庸的人类有着天差地别。

  

  最习惯的,是冰凉的温度。

  

  那是刀刃的温度,常年不变的低温,并不会因为长时间的触碰而变得温暖,就算有短暂的假象,很快也会消退。

  

  即便疯狂也不能改变刀本身的温度。


  恒定的低温,无情得更像是一种绝对的保证。像是一种不会更改的誓词,无需证明,其本身的存在就是一种效力。

  

  本丸的审神者相当倚重他的能力,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是视若珍宝、百依百顺。

  

  无论是守护符还是马匹、上品刀装,无一不是优先为他配置。三日月对此也是相当欣然接受,这一切对于他都是理所当然的待遇。

  

  让他感到惊讶的是,他却并非本丸唯一享受此等待遇的人。

  

  甚至可以说,本丸里有人所享受到的待遇比他还要好。

  

  每次都是最先挑选兵装、常年担任队长、新人的引导和文书阅览……种种事务,无一不是由此人来完成。

  

  真正意义上可以说是倾力支持本丸的人物。

  

  ——山姥切国広。

  

  三日月起初并不明白这样的打刀,究竟是哪里有特殊之处。与他风格截然不同的衣装外貌、还有那种不易与人相处的性格、就算是其本人似乎是自以为傲的杰作身份,对于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而言,轻描淡写得就像稚子的玩乐之具。


  但是这种疑惑,也只是一种隐约的感觉。三日月并不曾被怠慢、他依然是最上阶层的优待对象,从审神者和其他人对待他的态度也能够感觉得出来,只是长期作为“唯一”的特权阶级,对于如今出现的“同类”,感觉到有些新奇罢了。

  

  直到某天他无意中看到对方锻刀的场景。


  审神者只负责调配资材比率,而真正负责操作然后执行的,正是担任近侍的山姥切国広。

  

  暖色的火焰摇晃在青年薄寒色的眼眸中,也并不能让那双专注的眼神变得更热烈一切,对方只是无言地抿着唇,然后静静地看着时间板上显示的时间。

  

  4:00:00


  他看着从锻造室里瞬间闪耀起来的虹色的光芒,听到了与他如出一辙的声音,看着那个与他一模一样的容颜的显现,在瞬间的震惊之后,三日月立刻就知晓了一直以来的那个问题的答案。

  

  与此同时,一种从未有过的感情涌上了心头。

  

  所谓天下无双的名刀,举世难寻堪与匹敌者,在这个世界,在这个本丸,似乎变成了一件滑稽的事情。


  

  

  自那之后,很多事情就不一样了。

  

  并不是三日月太过介意失去“唯一”这种价值的待遇,而是随着第二把三日月宗近的来临,本丸的重心开始有了微妙的倾斜,或者说,开始有了可以重新摇晃的平衡感。

  

  山姥切依然是指导新人、安排内番、带领部队出阵、负责审神者与各处的联络事宜,他依然是本丸的第一优先,但三日月似乎不是第二,或者说,再也没有什么,除了山姥切之外,就属他最重要的感觉。

  

  因为现在有了第二把三日月,山姥切并没有像当初对第一把三日月那般,一直都相伴作战直到三日月也成长到与山姥切国広比肩的程度然后很快地将其超越。

  

  山姥切只是将第二把三日月护卫到了25级,审神者就已经安排他们分开,然后让第二把三日月跟随着其他等级相同的刀剑外出练级了。

  

  这样的状况让三日月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好像自己是不同的。对于另外一把三日月来说,只有自己是在专注的视线下成长,几乎是占据了当时山姥切的所有视线。

  

  ——虽然当时的三日月,并没有觉得,这个一直在自己身边的家伙到底是有多么重要罢了。

  

  可是第二把三日月不同,虽然他并没有来自总队长或者其他人的外援,然而成长速度的相当惊人,那段时间正好审神者想要培养第二批主力部队,正是那个时候,也就是第二把三日月火速成长的时候,就只是在一眨眼的功夫,那个家伙就已经成长到了70级,那已经是可以加入第一部队的实力了。


  并且,为了便于区分,或者是什么其他的原因,第二把三日月有了另外的名字,三日月听到审神者叫那个家伙“狂月”。


  明明是和自己一样,却完全不同的名称。三日月看到那个“狂月”似乎也并没有什么抵抗的意思,这个称呼似乎是很默认地就被接受了。


  三日月很想对那个家伙说些什么。诸如你怎么可以随便让人改动我的名字……


  可是只是想到这里,就又觉得不对。狂月和自己算同一个人吗?然而三日月却从来不知道对方在想什么,他们也的确是两个独立存在的个体。倘若不算的话,他们又太过一致了,并且要说起来,正式的名称还都是“三日月宗近”。


  太过独立、却又相似,就好像是另一个自己,又截然不同。并且因为狂月的到来,而让三日月不得不退出第一部队。因为同一部队根本无法同时容许两个“三日月”出阵。


  “你已经满级了,可以好好待在本丸休息啦,就让狂月跟着第一部队多锻炼锻炼吧。”


  当时审神者如是跟他说,“而且最近的确需要更新一下第一部队的名单了,老是让你们奔波也不好。”说着,审神者就已经指定让狂月担任第一部队的队长,而原队长山姥切国広则是与他一样没有分配其他的任务,“你们就呆在本丸吧。”


  三日月看了一眼因为卸任而随其他人一起坐在他身边的山姥切国広,脸上还是没有什么表情,对于对方居然没有因为“失宠”而感到惊慌,他反而有些诧异了。


  任是百年千年,日子也依然是一如流水一去不复返,三日月也不是不能够接受在本丸休养的生活,因为原第一部队的队员全部休息,反而让他觉得日子似乎是没什么变化。


  硬要说的话,反倒有些新鲜。


  因为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多的时间跟山姥切国広相处过。


  之前的很多时候都是在战场上,他看着对方一贯表情冷淡的脸忽然就变得生机而灵动、完全地展现出刀的本性,和平时少言寡语的印象截然相反的勇猛表现,三日月就只是觉得这个人有趣,看着那张脸总是因为受伤而染上鲜血,又不免觉得有些可笑。


  因为那种太过用力去证明什么的感觉。


  到底还是相差巨大,在三日月漫不经心地砍倒一把太刀之后,他看到山姥切国広因为被枪捅成了中伤不得已而使出了真剑必杀,青年还未完全定型的声音总像是带着还可以成长的闷哑感,嘶吼的时候却又像是小孩子一样的不甘心,三日月看着青年脸上的伤口,再看看战绩列表上的荣誉人选,他不禁有些想笑。


  也罢,不过都是不值一提的奖励,如果对方觉得这样是值得的话,随对方高兴就好。


  只是现下的第一部队队长已经更换成了压切长谷部,而同时从近侍之位卸任的山姥切国広也就再也没有以前那么忙碌了。三日月静静地给眼前的茶杯中注入了茶水,他靠着审神者准备的丝绒靠垫,有些懒洋洋地看着眼前的青年,从大门口传过来的喧闹声一听就知道是第一部队出阵归来了,在他们自己归来的时候,大概是从未察觉到这声音是如此的明显,一下子就让平和的本丸瞬间沸腾了起来。


 


 
   
评论(13)
热度(130)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