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Blond Doll -11-【END】

BGM终于可以用上这一首了。

《时代を越える想い2》:http://music.163.com/#/song?id=539330

其实有想过用《君と僕、届かぬ想い》不过那样算是BGM欺诈(。



-11-


  一阵强烈的疼痛让他醒了过来。


  名为心悸的强烈疼痛,像猛然吸入了大量氧气一般整个大脑都是晕乎的,他好像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窒息,假死又活过来一般慌忙地补充着氧气。


  无法形容、占据了整个神经系统的疼痛,心脏的剧烈跳动、肺部骤然加大的工作量、气管都像被刀划过一样在每一次呼吸的时候,从未如此强烈的感知到“呼吸”这一件事,也从未有过如此明确的疼痛感。


  没有任何具体的利器伤痕,却疼得让人连一个字都喊不出来,连单音节的发音都无比艰难,他只听到自己不成调的喘息声,又时不时被胸膛中的心跳声所盖过。


  不知道。


  不知道。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知道自己是谁。


  不知道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里又是哪里?


  强电流一般窜过脑海的问题,让他站立不稳,从沙发上跌倒在了地板上,那种冰冷的感触仿佛是换回了他一点点的感知,然而看到落在地板上透明的水渍,他都不能反应过来到底是发生什么了。


  直到那水滴一滴、又一滴、缓慢、却又切实地增加了,在他的眼前。


  他反射性地抬起手,抚摸上自己的脸颊,他才发现那是自己眼泪,脸颊上有热热的感觉,眼眶也发酸,视线好像从这个时候开始模糊。


  却不知道原因。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如此强烈、无法抑制的冲动。


  一种无法言说的悲伤、哀痛欲绝、让整个心脏都揪紧一般无法抵抗。


  他试图发出任何一点声音,他想说话,想发问,想找到任何一个人,想说出口哪怕是一个字也好。


  但是他只听到一阵气流的声音,带着哽咽的沙哑,脸颊上的热流更加凶猛了,他说不出一句话,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明明切实地存在于这里,眼前是他的家、他的客厅、他的沙发和茶几,还有他的人偶,这一切都如此的熟悉与真切,可是身体却像被掏空一样空茫。


  隔绝于市区的寂静的单独建筑,就连鸟儿的歌唱都听不到,窗户紧闭也谢绝了风的拜访,只有照常升起的太阳带来了耀眼的光,却没有任何的声音。


  没有任何的声音。


  他从未如此的恐慌过,安静就像是一把尖锐的匕首,就潜息在这样的寂静之中,他看不到,却时时被瞄准。悲伤是那种冰冷凶器的帮凶,已经扼住了他的嗓子,让他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所有的经验与知识在这种时刻都是一片空白,他的脑海中消失了一切,就连“三日月”这个名字,都变得恍惚。


  他整个人都被梦境中残留的阴影所笼罩,那些感知都太过真实,就像发生过的事情。那太过强烈的心情让他无法确定到底哪一层才是现实。


  他不确定、他开始怀疑。


  是否现在的一切也是梦,所以也没有任何的声音。


  真正的他可能还不知道在何处沉睡。


  而梦中的他只是一个幻影,一旦梦境清醒就会消失,即使现在的恐慌如此切实,却也终究只是不存在的虚影。


  一切最终都会消失。


  这一切、他所有的烦恼、人生、困扰、就连从来不曾说出口的愿望也会……


  在实现之前,就会消失。


  从来不曾被人知晓之前,就会消失。没有任何一点痕迹。


  强烈的晕眩感让他抱紧了人偶,他从未感觉到一切都是这样的不真实,在足以扼杀一切的寂静之中,在步步紧逼却又看不见的压力之中,他终于察觉到了,自己一直所逃避的现实。


  根本不曾被谁所爱过,即使被无数人的人爱着,却就像爱着一朵美丽的花、一个好看的物件那般,随意又转瞬即逝的“好意”。


  他察觉到了,那些停驻在身上的视线都会移开,那些接近他的人最后都会离开,都只是过客罢了。


  他想要成为谁的重要之人、而不仅仅是一个美丽的雕塑、或者是一个足以炫耀的身份。


  他买下人偶的真正原因,因为那是世界上唯一一个绝对不会拒绝他的“人”。


  无论他的愿望如何荒谬与贪婪,也不会拒绝他的“人”。


  无论如何,也会一直注视着他、呆在他的身边。


  ——他的恋人有着比麦穗更加纯粹的金发,比湖水更加清澈的眼眸,和永远不会言说的嘴唇。


  这一切都是如此的荒谬和可笑,就和他一样。


  从一开始、从第一眼,从这个人偶映入自己的眼帘开始,就感觉到了。


  他害怕却又逃避,期待却又渴求的愿望,是根本不可能的实现的。唯有在这样一个类似自己的投影身上,在这样一个永远不会答应却也永远不会拒绝的人偶身上,他才能够感受到类似的感觉。


  他渴求的是最宝贵的东西,是连他自己都不曾拥有的。


  那根本不存在,因而也无法拥有的东西。


  三日月闭上了眼,黑暗的感觉又让他听到了水声,却只是片刻,他很快地睁开了眼,他看到了在阳光照耀之下无法隐藏任何阴霾的场景。


  他看到了握住人偶的手的自己、他看到了拆信的时候很开心的自己、他看到了给人偶朗读那些字句的自己、他看到了自言自语的自己……


  不堪、狼狈、又自欺欺人。


  这才是他真正的模样,不曾被任何人知晓,不被任何人所爱,明知不可能,却还在妄想着。


  他敢表露出这样的一面,也只是因为人偶并不会泄露这一切。


  却还自我欺骗地认为,这是人偶心甘情愿留下来的结果。


  因为对方即使目睹了这一切,目睹了这样的他,都并没有离开,态度都没有任何的改变不是吗?


  ——明明对方不可能离开。


  三日月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疲倦,太过不可思议的梦境让他越发感觉到了自己的可悲。


  没有区别,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都是他自己的强求,强求着没有、却还是强烈想要的东西,所谓的恋人,也不过只是他塑造的幻觉,是他强行施加的感情的投映。只要他不再伪装下去,这份“恋情”就何处也不存在过了。


  没有任何的意义。


  三日月慢慢松开了握住人偶的手,他觉得自己再也没法逃避这样的现实了,实在太可笑了,让他自己都看不下去了。


  再继续下去,都只会让他觉得太过可悲,或许应该就这样接受。


  自己不被任何人所爱、亦不爱任何人。


  

再也不该继续,这样荒谬又可笑的自导自演了。


  这一切都没有意义。


  他想要放开一切,最终却还是没有。


  因为有一只手拉住了他,更进一步地,拥抱住了他。对方比他略矮的个头,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对方金黄色的头发。


  这明明是很可怕的场景,可是三日月却并不这么觉得。


  刚才已经干涸的眼泪,现在又开始顺着脸颊滑落了。他感觉到了呼吸、感觉到了整个生命的流动,他听到瞬间平静却又剧烈跳动的心跳,他听到有人呼唤他,从未听过的声音,却觉得好熟悉。


  ——“然而我爱你,这就是意义。”




  

-END-






















接下来是有些啰嗦又破坏气氛的后记。







毕竟是写完了所以有点啰嗦的话……

第一次尝试(?)这种感觉的……呃……怎么说,描写吧,说真的……很累……虽然也许会被吐槽很矫情吧……哈哈……(擦汗)

然后结局虽然是一开始就定好了的,毕竟这篇又名《然后,人偶动起来了》所以这个结局是不会改,就只是表现方式的问题而已。

一开始我是写好了一个版本的,但是后来又推翻,写了现在的这个版本,怎么说呢,现在的版本更接近我的初心吧。

关于各种悬乎的东西我不打算解释……说不定会写个番外之类的,但是感觉现在脑细胞全面阵亡,感觉还是不要写了,所以关于第十章,尤其是第十章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是不会解释的,大家自由理解吧~(笑)

其实现在的这个结局比较轻松了一点,之前的那个结局感觉涉及的东西太多,还是不要了,让有情人终成眷属,就不要闹什么幺蛾子了吧。

而且怎么说……终于写完了这一篇,三日月真的很不容易,我也很不容易……因为很多非常压抑的场景,我……我差点把自己都搞崩溃了

不过现在终于可以切换回比较普通的人格来写后记了……哈……(喘口气)

因为这次真的是……没有尝试过这样的,彻底的一方主场,又担心OOC又一条道走到黑了,哎,反正三明辛苦了,最后大结局不容易,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了吧!

我也可以放松了orz

这大概是目前为止最(?)纤细的三明了……虽然纤细但这也是三山!是三山!是三山!(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因为我家(?)的三明通常都是切开都是黑的那种嘛,没有这种比较文艺路线的,所以大概很难得吧~(笑)

但是其实一直没变的一点就是,我认为三明和国酱都是很寂寞的人,只是类型不同,国酱好歹会闹别扭,至少有情绪表示所以好搞定,但是三明……我天……经过时间的沉淀之后,他到底发展到什么程度谁也不知道(手动再见

所以其实全篇都没有什么特别尖锐的东西,就是属于那种,其实没有也可以活下去的感觉,但是这种细微的感觉对于“本人”来说其实是非常沉重的,虽然在于其他人看来都是无法理解的事儿,但是一定会有一个人可以察觉到,这就像是恋爱一样,是彼此之间才能够感觉到的一种情绪。

所以其实不是谁都可以,三明虽然表达很模糊,但是你看最终能够抵达他身边的是国酱,就知道答案了。(笑

如果要问“为什么人偶最后忽然能动了”这个问题,并不是单纯的开挂,并不是作者“给他们一个HE所以开挂吧!”的任性,而是设定上有些……心累,或者说有点黑暗(?)

这绝对不只是单方面的感情……虽然看起来如此,但绝对不是。

人偶最后能够动起来,也是国酱在另一个层次、或者另一种……呃、意识世界努力的结果,他也是爱着三明的,所以最后是他给出的回答。

正如我一直认为的,恋爱是两个人的事,或许有的方面看不到,却并不代表不存在。

虽然其实还是有蛮多缺点,不过总算写完啦!!感谢阅览!

尤其感谢阅览看完这么一大堆废话wwwwww

 
   
评论(25)
热度(148)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