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Blond Doll -04-

开始在想我去CP之前能不能写得完,应该没问题。



-04-


  三日月在晒太阳,人偶坐在他的对面,依然是上次那个椅子,那个姿势。只不过吸取了上次的教训,这次怕又忘记而引起无端的惊扰,三日月就顺势自己也搬了一把椅子坐在对面。起初还有闲心拿了一本书,可是午后的日光太过强烈,才看了一会儿,再抬头看四周的时候都感觉眼前一阵发黑。三日月所幸放弃了那本无所谓的书,呆坐着又无聊得紧,就搬了小茶桌过来,沏好了一壶茶,慢慢地品。


  最近没有什么事,全仰仗他之前辛勤的功劳,所以又获得了“休假”的时间。其他的预定都排到了一周之后,至少这段时间,是绝对不会有人来打扰的。


  三日月晒了一会儿太阳,就感觉全身发热,大概是很久都没有这样直接长时间的暴露在阳光之下了,他的行程更像是一只深居简出的吸血鬼。如今这般和暖的阳光才让他重新确认到自己是个人类的事实。


  还漂浮着茶叶的小碗端的是一派青瓷秀丽,被茶叶晕染开而微微变了色的茶水都带着一股温热的清香,三日月抿了一小口,感觉阳光晒在身上暖洋洋的,日照的光圈恍惚出一层明亮,让他眨了眨眼,都像有些睁不开似的迷蒙。这般舒适又惬意的时光似乎很久不曾有过,被那阵暖意熏得神经都放了松的三日月不自觉伸了个懒腰,甚至都感觉到了几许困倦。


  之前也不是没有过这般安静的时光,只是更多的时候是在月下独坐,他一个人看着冰冷的月光,那样苍蓝而无情的颜色越看越让人觉得心凉,周遭都是一片安静,因为是独立住房,所以都不会听到邻居的声音,错过了季节也没有蝉鸣,整个世界就好像只有他一个人独自醒着,而其他都沉睡在黑暗的蒙昧之中。即使时间在明显的流逝,却也不过是徒劳地计数着天亮来临的时光,视线的尽头依然只有深蓝如墨的夜色,看不到任何希望的光亮。


  不是像现在这样,暖色的光从窗户里溜达进来,偶尔路过的风都带着惬意,带着让人些许不甘心、却又些许情愿的困倦,只是觉得有些乏了,打个盹儿、眨个眼就能醒过来的,这风这么好、这天气如此晴朗,总不想错过了。


  心里一旦下了决定,身体就不自主地放松了下来,三日月直挺挺地坐着觉得不舒服,他往下滑了一下,可是腿又没地方搁了,就这样慢慢折腾着,最后干脆把腿搁在了对面的椅子上。


  人偶还坐在椅子上,倒比他安分多了,哪怕他把腿搁了上来,都没有任何怨言。


  椅子很宽大,人偶一个人坐着绰绰有余,三日月摆好了姿势,觉得整个人都慵懒下来了,他现在毫无姿态可言,可是却心甘情愿地就被那么一种惰意牵着走。眼下的一切都让人感觉那么舒服,良风、暖阳、佳茗,还有美人在侧,更重要的是,一个安静的美人。


  现在他调整了身体的高度,倒是能够很清楚地看到人偶的视线方向,微微低垂着,眼下却好像正和他对视似的,这个角度太好,三日月不想动,他也就慢慢地看着。看着人偶的绿眼珠被日光镀上了一层光,更是显得像融化了的冰湖,里面飘荡着的都是盎然的生机。高挺的鼻梁在日光下更是透出一种人身的肌色,就是嘴唇,依然是不甚欢喜地轻抿着,看起来,就像是因为某种心事,而缄默不语。


  三日月懒懒地看着人偶,对方也看着他,彼此之间都没有任何的言语,却谁也没有移开视线。三日月试图从那双眼睛里找到任何一尘不变的证据而泛起无聊的嘲笑,可是他发现他看见的是一片森林,是有风拂过的草原,是隐没在山阴的掩盖之下,静静栖息着的湖泊,湖面甚至清澈得足以倒影出天上飘过的白云。


  人偶有一双那么好看的绿眼睛。


  令人绝倒、赞美不已,看到的时候不会想到“这需要用多少工艺、何种技术”的死板与匠气,而是更加灵动与无法复制的精巧,就像是不经意间被定格的宝贵的瞬间,像是人类活体的眼球,经过了完整而细致的神经剥离,再由福尔马林施以洁净的浸润,再得以保存的永久的美丽。


  那里面一定曾经栖息过灵魂,不然要如何细致的画笔、如何精致的材质,才能够一丝一毫地创造出那种灵动的美来。即使是静止的,却仿佛能够看到这双眼左顾右盼、神采飞扬的模样。


  那一定比现在更加美丽,却绝对不可能实现。最美丽的画面永远只能够存在于想象之中,因为这种确信而感觉到的悲哀,却越发地引起了胸膛中的骚动。


  三日月现在切实地感觉到了心跳,他觉得眼眶一阵发热,因为那不知名的情感,因为那永远也无法看见、无法得到的某样东西而感到绝望,却又因此而意识到了“挫败感”这样一种感情。


  这是他想要、但是得不到的东西。相当清楚、明白、永远都不会得到的东西。


  只是意识到了这样一件事,身体就止不住地因为兴奋而发抖起来,近乎癫狂的喜悦感。


  不过是这样一件小事而已,三日月却瞪大了眼睛,他要更加地、更加地、更加地看清楚一些。


  人偶有一双那么好看的绿眼睛。


  三日月看着对方哀戚的神情,他凑了过去,人偶的眼眸中恍惚倒映出了他的样子,这样的改变让他觉得很是开心。


  他凑近了一些,再近了一些,他现在搂着人偶,感觉到对方被日光照晒而获得的温暖的体温,胸膛中满满的是近似“幸福感”一样的东西。


  虽然脑海中思考的,却是温度完全背离的东西。


  ——“那双眼真好看!恨不得长在自己的身上!”


  或许是哪里听到过的话语,如今却觉得完全的理解,并且更加的切实。


  这双眼真好看,恨不得放到透明器皿里珍藏的喜欢。


  他盯着人偶的绿眼睛,被遮蔽了光源而显得有些发暗的眼眸像是沉淀的死水,里面居住的灵魂就像逃跑了一样,只丢下这一句躯壳。但是三日月却并不介意,他盯着人偶,距离近得随时都可以舔到对方的眼球,他的胸膛中心跳得激烈,像是催促、是鼓动、是期待、是激动,是活着的感觉与虚无的疯狂的交叉。


  神魂颠倒、倾心不已。这样的神态,用痴狂来形容也并不为过。


  三日月静静地看着,如夜色一般的眼眸中所燃烧的醉狂麻痹了整个大脑,然而在他微笑起来的瞬间所捕捉到的那个意识,慢慢地消退了整颗心的温度,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冰冷而恒定的确信。


  这不是人造之物一般冰冷、精巧、完美而毫无缺失的眼睛。


  绝对不是。


-tbc-

 
   
评论(8)
热度(120)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