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Blond Doll -03-


-正文往下-


  “如果不是你定期回复邮件,我几乎以为你死在家里了。”


  鹤丸坐在他的书房里,看到他被满书桌的文件包围,也并没有要帮忙的意思。三日月相当平静地看着对方,“你来干什么?”


  而且对方还自顾自地泡了茶,还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茶叶,用指尖捻了正往茶杯里放,“来确认下你死了没有。”他把茶叶盒子放下,“顺便通知你、你的‘假期’还有一天就结束了。”


  “我知道。”三日月依然没有任何情绪波动地说,“还有其他的事吗?”


  “你好像很不欢迎我。”鹤丸做出一副很伤心地样子。


  “因为你很吵。”三日月没有表情地说,无论是对方敲门的声音、还是那个碍眼的松糕鞋在地板上啪嗒啪嗒的声音,还是在这儿喝茶的时候发出的感叹声,都跟这样一幢房子格格不入,太吵了,那么快活又那么自然,像鲜活的生命的意义,而三日月却相当憎恶那种东西。


  他不明白,也并未拥有的东西。


  看到这位大少爷的脸这么臭,鹤丸也只能在心里自我安慰自己是个正常人,不和这位病人计较。“好好好,我走就是了!反正在你这儿连呼吸都是错了……”他悻悻地起身,“真是不该担心你这种人。”


  本来以为要一个人孤独的来,孤独的走,可没想到三日月居然跟他一起站起来,然后送他到了大门口。


  “……你不是嫌我吵吗?”鹤丸有些莫名其妙对方的态度转变,“怎么又想起来送我了。”


  “我要看着你走。”然而三日月的反应无疑是给他一记重击,“我要确认你走了我再关门。”


  鹤丸实在是受不了了,当场给了这位少爷一个大白眼就要拂袖而去,就听到有话从后面飘了过来。


  “而且你也不用担心我。”依然是没什么语调波动的声音,很平稳,“如果我真的死了,报纸会告诉你这个消息的。”


  这并不是自恋,而是确信。


  无论是从哪种意义上来说,三日月宗近的死亡都是一条相当有价值的新闻,因为一直都是被聚光灯所追逐的人物,三日月才相当清楚这一点。无论是他的外貌,还是他的家世,还是他现在的地位,都是相当吸引人的筹码,足以吸引人的眼球,而他自身,只是一个承载了这些的平台罢了。他死的时候,报纸上的标题一定会冠以绝世的美男子、或者巨额财富的实业家之类的称号,这一点,则是更加毋庸置疑。


  这不是某种滑稽而冷感的黑色幽默,而是确信可以发生的的未来场景。


  因为这种并没有在开玩笑一样的语气,鹤丸有些愣住了,他转过头,看到的是已经关上的大门,从外面看,厚重的深棕色实木将房屋内的一切光芒都掩盖了起来。


  


  流畅型的黑色轿车停在了大门口,因为今天是董事长回来的日子,门口自然是铺好了红地毯,三日月走下车,擦得锃光瓦亮的皮鞋上甚至都没有沾到一点土。


  “您回来了。”每一个人都如此笑着跟他打招呼,三日月也很欣慰地笑了起来。作为一名资产雄厚的董事长,他的态度实在是太过亲切了,对于每一名员工都保持着平等的关切,哪怕他时常不在公司、需要出席各种活动,可是像这样偶尔呆在公司的时候,他脸上总是充满了那种恒定的微笑,像是很轻、很轻的一阵风,让人觉得舒适之余、却又不会太过接近,怕一个冒犯,就将这恰好合适的距离惊扰了。


  “沙滩好玩儿吗?”才走到办公室,就有不需要敲门的对象走了进来。来人有着高大的身材和乱蓬蓬的长发,结实的肌肉将西装撑得很完美,只是气质上却过于违和,无论穿着得如何整齐,深红的眼眸和略尖的虎牙总是让他带着野性的气息。


  “挺好玩儿的。”三日月坐了下来,在他“休假”的这段时间以内,公司所发生的大小事情都已经有专人总结好然后汇报给他了,现在就放在他的办公桌上。排名第一项的,就是眼前之人所提出的一项提案。


  “倒是你,吞并有那么好玩儿吗?” 和时不时就要出去度假放松的三日月迥然不同,小狐丸却相当热衷生意场上的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可以算是互补,因为三日月那种柔和而易于相处的气质正好可以用来社交,而小狐丸大胆的冒险风格却很适合做一些私下交易。


  “当然了!”被这样问到的小狐丸立刻就眯起来笑着承认了,“难道你不认为,这就是文明社会的狩猎方式吗?”他笑起来的时候特意露出了尖尖的虎牙,很是可爱,也很是直白而残忍的冲动。


  “我连接下来该怎么做都已经写好了。”只等着兄长回来签字就好,小狐丸手上拿着一沓厚厚的文件,满眼期待地看着他,“你看看,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他两眼放光地盯着三日月,“我有把握万无一失!”


  对的,这位活力四射的小狐丸,正是三日月的弟弟,虽然性格上大不相同,但的确是亲兄弟。所以即使心里那种空泛的感觉又涌了上来,但三日月依然亲切地看着他的弟弟,“那好吧,让我看看。”他就像是一位完美的兄长,不会太严厉,但是也不会太放纵。他拿过来翻了几页,正好瞟到旁边小狐丸紧张兮兮盯着他的样子,“你不是觉得万无一失吗?”


  “当然是万无一失了!”小狐丸立刻说,“不过事情没有结局之前,到底会怎么样,谁也不知道啊。”


  “难道你不是一直胜利的那一方吗?”三日月有些失笑,“你什么时候输过?”他翻到最后一页,很流畅地签了字,然后印上了个人印章,“我完全可以看到你成功的结果。”


  小狐丸不会失败,不用“几乎”,是从未有过。三日月对于这一点不是“相信”,而是基于过去的“经验”累积,以及企划书的切实性所作出的判断。就好像单选题一样简单。所以三日月无法理解小狐丸的激动,明明根本没有任何失手的可能性,没有任何意外的可能。


  当然,如果三日月要站在反面立场上横插一脚,那一定会掀起相当大的波澜而制造出精彩万分的局面。但是那有什么意义呢?特意追求“惊喜”而制造出来的“惊喜”,听起来就像一个绕口的冷笑话,并且一点也不好笑。更何况三日月自身,根本不会去做那样的事情,就连这一点,都是在风险考虑之中的事情。


  对于兄长的这份鼓励,小狐丸很是开心,他眉飞色舞地接过了企划书,“那你就等着看吧!”然后兴奋地离开了办公室,房门都被他用力过猛带出了一声巨响。


  一切的杂音都被隔音优良的门阻挡在了外面,刚才还像灰尘一样从门缝漂浮进来的嘈杂的人声,都在这样砰地一声之后安静地落于尘埃。


  


  回到家之后很意外地看到负责清洁的工人没有走,细问之下才发现是走廊尽头有一间房间锁上了,因为不确定是否要打扫,所以一直等他这个主人回来定夺。


  三日月的视线看过去,立刻就想了起来那个房间上锁的原因。他之前把人偶放置在里面,然后锁上了门。


  里面大概很干净,但是毕竟离上次已经过去了一周,出于卫生考虑,最好还是打扫一下。三日月记得他把钥匙随手放在书房的抽屉里面了,可他只是想了一想,说出口的话就改变了注意,“不用了,麻烦你们等我这么久,还请早些回去吧。”


  因为是很大的宅邸,所以每次前来的清洁供人都是一群,那些人不认识三日月,但是却对这位有钱又家教良好的少爷都心怀好感,这次也是一样,一边说着没事的没事的,都是我们应该做的,就收拾着东西走了出去。


  直到工人快活的谈笑声渐渐远了,三日月才到书房取了钥匙,走向了那个房间。


  他确定请来的工人并不会乱动,不如说,确定有手段可以处罚违反规则的人,与受到的惩罚相比,那一点点的好奇心的满足实在是不值一提。所以打开门的时候,三日月可以说是毫不意外地看到人偶躺在床上,就好像现在离他上次锁上房门不是过去了一周,而只是过去了一分钟,他锁上了房门,然后又打开了。


  什么也没有改变过。


  直到三日月走过去,他拎起了人偶,对方金色的发丝随着他的动作而向某个方向倾斜出了一层阴影,笼罩在人偶的脸颊上。


  由他的动作而产生的改变。


  时间流动起来了。



 
   
评论(3)
热度(114)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