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Blond Doll -02-

推荐的BGM在这儿:

《时代を越える想い1》

http://music.163.com/#/song?id=539324


正文往下





  听到门铃声之后三日月向窗外望去,看到有穿着工装的人站在他的家门口,身后还立着一个好大的箱子。如果不是记事贴上标明了今天的确是有约好的快递过来,三日月都不打算去开门了。


  他差点儿就忘记了自己是购买了一个人偶,因为一时冲动,而且花出去的钱也毫无感觉。虽然当时有过些许的犹豫,自己该如何将这样一个等身大的人偶带走呢……但是店主说他们会送货上门这一点消除了他的顾虑而让他彻底地将这件事抛之脑后。


  签收的时候三日月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快速地签完了字然后抬起箱子走进了家门。他本来是想直接把这个东西扔到储藏室去,毕竟没有什么实际用途,纯粹是他一时心血来潮而已。储藏室里堆了很多类似的东西,都是一时兴起、一时冲动、一时莫名其妙难以解释的购买欲望的结果,医生说这也是他病情的表现之一,不过既然以他的财力支撑得住,又不是什么不良嗜好,就并没有强制要求他戒掉这一行为。何况三日月有按时吃药,他相信这些莫名其妙的恐慌与冲动最终都会随着药物效力的增长而消退。


  虽然是考虑到节省面积才拆掉箱子再放进储藏室,不过箱子里是一层更加完好的包装,而且同样巨大,上面系好了缎带,完全就是一副等人开拆的样子。就算是三日月,也抵抗不了这种莫名其妙的心态,他拉开丝带的时候甚至有一点不稳定的心跳,虽然他并不觉得有什么可期待的,这个世界一切都是可以买到的,他不缺少任何东西,没有得不到的那种挫败感,自然也就不会产生得到的狂喜,一切都太过自然而没有任何的欣喜可言。


  就连这个人偶也不例外。


  抽开丝带、揭开盒子,果然人偶就被安放在里面,他躺在透明色的礼盒之中,虽然是为了缓冲的作用,但周围拥挤着大片的花朵,白色的百合和无暇的铃兰,贴着人偶毫无血色的肌肤,这幅画面看起来就好像葬礼一样的静谧。三日月注意到旁边还有其他的几个盒子,上面都分别注明了是人偶的衣物、装饰品、以及基本的保养品。他把盒子拿出来,就看到了放在最底下的说明书。


  对于一个商品而言,说明书上居然没有标明成分,这实在是一件很诡异的事情,三日月本来是想将人偶随便放在哪里去就好了,但是等到大致看完说明书,他不得不放弃了这样一个想法。人偶要避免放在阴暗、潮湿的地方,并且需要定期给它晒晒太阳。


  ——最好的话,请按照人类的方式来对待他。


  说明书上如此的字句,让三日月感觉到一阵发笑。将那个人偶当做一个人类来对待,怎么可能?会有摆在橱窗里、可以出售、随意买卖处置的人类吗?


  就算是为了让顾客珍惜商品,这种太过感性的词语却并不会让三日月产生什么善待的冲动。无论外貌再如何相像,人偶也不是人类,人类是有血有肉有感情,会说话会表达会行动的生命,不是这样,不知道是用硅胶、还是塑料、或者其他高级材质“制造”出来的商品。


  人类是“诞生”出来的,每个人都独一无二、永远也无法复制的生命。


  三日月将人偶放在椅子上的动作很轻,但那也只是对待物品,害怕留下划痕一样的轻。窗外的阳光跳跃在人偶的头发上,让那一头金发看起来就像纯粹的黄金溶液,昂贵而华美。他伸出手撩起了其中的一缕,这样的动作看起来很有几分轻薄的意思,但那也是对于人类对象而言,现在在他眼前的,是一个人偶,是一件“物品”,才让他可以没有任何顾虑地做出这种行为。


  有些冰凉的发丝感触很细致,就像发质很好的头发,而不是粗糙的假发发质。三日月又摸了摸人偶的脸颊,不硬,但是也不柔软,有一种微妙的带着韧性,就像是包裹着关节的血肉凝固之后的感觉,绝对不会让人以为是硅胶、或者塑料之类明显的违和,手指摸起来的时候有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逼真感,如果不是肉眼所见,几乎会让人错乱的质感。从这一点来说,这个人偶的确是物有所值,甚至可以说是物超所值了。


  三日月固定好了人偶的位置,就将人偶摆放在了窗户旁边,阳光绝对照耀得到的地方,之后就回到他的书房继续处理事情去了。


  直到日落西山,逐渐变冷的温度提醒他夜晚来临的事实,三日月才察觉到时间已经过去了一个下午。虽然他桌案上堆成小山一样的资料并没有减少的趋势,显然是要继续工作下去了。都没有察觉到光线慢慢变暗了,三日月随手按开了灯,明亮的室内才凸显出外面昏暗的天色,灯光透过玻璃照耀到外面的地面上,很清晰地在路面上投映出他的影子。


  三日月拉下了书房的窗帘,他准备带上书房的门的时候,奇异地感觉到一阵冷风,才发现是大厅的窗户没有关,夜晚的寒气肆无忌惮地侵袭了整栋房屋。在三日月朝着没有关闭的那一扇窗看过去的时候,有着更让他吃惊的发现。


  ——那里坐着一个人。


  对方低垂着头,看不清容貌,但从身型上看,至少是一位青年,没有任何举动,只是坐着,不知道是有更深的企图,或者是已经死去了。


  瞬间心脏强烈地跳动了起来,三日月几乎要随手去抓一把任何可以当做武器的东西,但是那仅仅只是一瞬间的慌乱,只是一瞬间。三日月平静了下来,那样的身型与姿势,以及熟悉的椅子,让他辨认出来了那个“人”到底是谁。


  他摁下了大厅的灯光开关,澄金色的灯光一下子亮得耀眼,就好像是从黑夜一瞬间逆转到白昼一样的巨大反差,灯光驱逐了所有的黑暗,将一切模糊而诡异的阴影都揭开,让一切扭曲的物品都恢复了本来的面貌,在刹那间光芒的冲击过后,三日月很清楚地看到了坐在那里的金发人偶。


  是他今天放置在那里晒太阳,而忘记了的人偶。从他离开到现在,都保持着那一个姿势的人偶。无论他凝视多久,也不会有任何活动迹象的人偶。


  既然储藏室是不能呆了,那么随便找一间客房放置好了。反正这座宅邸很大,空置的房间很多,对于一个人住的三日月而言,简直是大到奢侈浪费。


  他在一楼走廊的最尽头找到了一间客房,定期让人来打扫的室内还是保持着基本的干净与整洁。宽大的床、黑色的沙发、矮脚小茶几与茶色的书桌,虽然因为没有每天通风而显得有点封闭,但是这一点也正好。


  三日月把人偶就那样放在了床上,他退出房间的时候从外面锁上了门。


  他再回到大厅关上了那扇窗,之前还呼啸的夜风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整栋房子里只剩下他上楼梯的脚步声。



-tbc-

 
   
评论(9)
热度(122)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