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Blond Doll -01-

原本打算写完然后拿到CP17上当无料发的,但是赶不上趟了……

大概是现paro(?

不会很长……

个人趣味浓重,请注意。




-正文往下-


 三日月有一个人偶,细心收藏在谁也看不到的地方。

  

  人偶有着细致的金发和湖水绿的眼眸,他的身高体型就如正常人类一般,只是终年低垂着眼眸,没有半分的表情变化。

  

  三日月并不孤单,只要他想的话,永远都有为他前呼后拥的人群。赞美他的人那么多,三日月并不需要从一个人偶的身上去获得什么成就感。对方带给他的是更加难以形容的东西。

  

  不,也并不是,所谓的充气娃娃的用途。这一点可以保证,因为在这一方面,三日月也并不缺乏对象。只要他愿意的话,自荐枕席的人可以排起长龙等待他的临幸。

  

  三日月并不缺钱、也持有一定的权利、更锦上添花的是,他本人也长得很好看,是或许无感,但是却并不能否认的标准的美人。

  

  被众多的人所爱着,却毫无实感。

  

  三日月并不是观赏品,他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并且也有着属于他自己的职业,但人们对他的关注点,永远是从他的外貌开始,然后是家世、能力,最后收尾于标准的赞叹。

  

  “看,他是一个多么美的人啊!就像是一个活生生的美学标本!”

  

  对于交错响起的鼓掌声和快门声几乎都成为了一种习惯的噪音。

  

  即使他的职业明明不是艺人,却永远在独自上街的时候需要佩戴墨镜来遮掩容貌。


  


  当他独自穿行于拥挤的人潮,身边的人或许偶尔会注意到他奇特而严密的打扮,却并没有更多的接近,感受到这样一种粗浅而有效的逃避方法,三日月的心里几乎要涌上一阵得意的心情。


  秋风吹起让人瑟瑟发抖的低温,三日月伸手把围巾又饶了回去,就是在这样一个不经意的瞬间,他眼角的余光瞟到了橱窗里的商品。


  第一眼还以为是服装店的模特,穿着不符季节的牛仔裤和洋溢着春天气息的外套,格外醒目的金发在橱窗的灯光下闪耀得夺目。


  可是一定不会有这样做工精细的模特,看起来就像是个年近二十,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却并未迈出那关键一步的男性。对方以坐姿固定在椅子上,低垂着眼帘,高挺的鼻梁之下还可以看到迥然不同于人类的毫无唇纹的嘴唇,即使泛着光,温润得可口,却也因为那样太过纯粹的美而让人确信这是一个谎言。


  标准身材的长腿和腰身,没有任何多余的赘肉,从衣服下摆和裤腰之间所泄露出来的肌肤就可以确认,因为暖黄色的灯光而看起来有些暖色,却依然比人类的普通肌肤要白皙很多,搭在膝盖上的手指每一根都是均匀的纤细,就像他垂落的发丝,煌煌然带着夺目的光圈,却偏偏在眼脸之上投下了阴影,让那翠绿的眼眸染上了些许阴郁,就连那金色的睫毛,都在缄默着心事一般。


  令人惊叹的无机质的美感。


  第一眼注意到的时候,完全是被外貌所吸引。就算三日月自己就是罕见的美人,然而橱窗里面的这位无机质先生,却是和他大相径庭的异国风格,对方有那样灿烂的金发,在这样萧瑟的秋天的街头橱窗里出现,就像夏日的太阳一般格格不入却又夺目。


  而且他有一双那么好看的绿眼睛。


  像春意盎然的草原、像夏日清凉的荷叶、像秋染朦胧的山脉、像沉默了整个冬天,静静等待着来年的冰湖。


  永远肤浅,却也是最为真实的冲动,第一眼看到的永远是外貌,不会比其他人更懂这个道理的三日月此刻再一次明白了这种感觉。


  他走近了橱窗,近到呼吸喷到橱窗的玻璃上酝酿开了一层薄薄的雾,三日月才看到非常巧妙的价格标牌,那上面的文字很清楚地告诉了三日月,他眼前的这位无机质先生,只是一个人偶,并且价格不菲。


  ——虽然对三日月而言,那并不是多么了不起的一笔钱。


  他完全可以买下这个人偶,轻而易举。


  但是有什么必要呢?就只是因为好看吗?他就要去买一个成年体型的洋娃娃?


  说出来只会让人发笑的理由,就连现在,三日月自己都觉得有一点可笑,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太久没有去看心理医生,才会让这些无聊的想法又一次冒了出来。


  或许是应该再约个时间去一下医院了,比起在街头发呆来说,还是做一点实际的事情比较好。


  这样想着,三日月就打算走开了。事实上,他也确实那么做了,他迈开了脚步,定好了计划的他当下就决定回家去找医生预约时间了,可是鬼使神差的,他又回头看了一眼。


  那个被摆放在橱窗里的人偶,无疑是个美少年,他有着人类无比渴求的标准身材和端正的五官,秀气却不失英挺的轮廓,无论是谁都要称赞的修长的手脚。可是除了这些之外,除了这些暴露在视野之中的东西之外,这个人偶什么也没有。


  他美得就像一个空白,毫无意义。


  即使让人无法否认,他那么好看。


  ——“看!他是多么地美丽啊!哪怕什么都不做,只要存在于那里,就足够了!”


  夸张的赞叹声又在三日月的耳边响了起来,那是谁说的?似乎已经不记得了。或者说过这句话的人太多,已经记不清了。


  三日月一直都不理解这样莫名其妙的话语,他明明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也有表情变化,也有喜怒哀乐,自然也会表达、会行动,为什么是哪怕什么都不做,只要单纯存在着,就够了呢?


  可是现在看着这个人偶,他才好像明白了一点点。


  是否在他人的眼中也是这样,让人心醉、让人着迷,华美而精致,却唯独没有生命的意义。


  三日月看着橱窗里的人偶,觉得好像在照镜子一般,他好像看到了其他人眼中的自己,唯一区别的是,自己并不是人偶,并没有标价签。


  他感觉到一阵从未有过的荒谬与滑稽。


-tbc-



 
   
评论(5)
热度(155)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