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Blond Puppy -下-

反正就是很扯啊不如一扯到底

能够坚持这是糖渣我也觉得蛮开心的(撒花



-正文往下-



  “你之前是想写什么?”

 

  任务算是告一段落,Kunihiro也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去,再加上最近又有狩猎吸血鬼的活动,所以他还是选择了呆在最危险却也是最安全的Mikatsuki的身边。

 

  即使现在是白天,拉上窗帘避免阳光的直射之后也就还好,Kunihiro坐在Mikatsuki的床上啃着苹果。鲜艳而明亮的红色很是符合他的兴趣,然而Mikatsuki绝不会说对方咔滋咔滋啃着苹果的样子实在是很像一只小仓鼠。

 

  Mikatsuki就坐在他自己的书桌前,静静地翻阅着资料。就只是视线瞟过某物时,才忽然发问道,“那些字,都是你写的吧。”

 

  从区域会议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残存在书桌上墨迹倾倒的景象。

 

  虽然以旁人来看,是绝对不会联想到那会是“字迹”。但是Mikatsuki却发现了,墨水瓶摆放得稳稳的,羽毛笔也不会自己划出痕迹,整理房间的侍女更加不会乱动房间的物品。唯一的可能性就只有眼前的小家伙,更何况对方也并不是没有前科。

 

  早在很久之前,Kunihiro就尝试着着用文具写字,虽然写出来的字迹太丑而遭到了Mikatsuki的嘲笑怒而不写,不过偶尔,像这种Mikatsuki不在的时候,他却总是喜欢拿纸笔出来玩儿。

 

  “你想写什么?”

 

  Mikatsuki颇为好奇地托着下巴看着对面的吸血鬼,对方对于人类世界的常识相当缺乏,经过他的教育之后才终于可以算是脱离了文盲的行列,只是书写这一件事却总是无法好好完成,似乎是太过精细的事件,对于他而言都太过困难了。

 

  他可以畅快地在夜空中飞行,也可以在黑暗中依然保持精准的视力,不受夜的阻挠也不害怕一无所有的寂静,黑暗的世界是他诞生的地方,那里一切的法则都不是靠书写而成,只有在他踏入光的世界,尝试着和他人接触,才会相信这样由重色的水所铺陈开的东西。

 

  不同于无形的言语,虽然脆弱得能够随时被焚毁,却切实存在的东西。

 

  听到这个问题的Kunihiro一瞬间有着被看透的哑然,却又拿着那个被啃得差不多了的苹果转过了头。

 

  所以才更加好奇,以对方那种歪歪扭扭的字体,到底是有什么好书写的。明明Kunihiro自己就也说了,他又不写信,又不干别的什么,吸血鬼可以调派使魔传话,所以根本不需要书写。

 

  “如果你真的很想的话,那我可以教你啊。”Mikatsuki如此说道,他笑看着对方一点点又转了回来,他细心地把纸笔在书桌上都铺开,同时伸手召唤对方坐到他的怀里来。

 

  看起来比他年幼的青年还是抑制不住满心的期待乖乖走了过来,也任由手掌被他握住,体积比对方大了一圈儿的Mikatsuki完全可以做到将Kunihiro圈在怀里,他让对方握住羽毛笔,然后自己再包裹住对方的手掌,“你想写什么?”他又这样问了一次。

 

  “想写你的名字。”怀里的人立刻回答说,金色的发丝蹭在他的下颚上感觉痒痒的。还没等到他的回应,对方握住笔的手就擅自动了起来,在洁白的纸页上立刻划拉出一大片难以辨认的小蝌蚪。

 

  “是这样吧?”对方转过头来看他,差点儿把Mikatsuki撞到,他示意对方坐好。“就只是我的名字?”他感觉有些想笑,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尤其是看到对方所写出来的难以形容的字迹的时候。

 

  “应该是这样写的。”Mikatsuki抓过了对方的手,很是严厉地一笔一划地摁住对方写出了他的名字,在纠正之下终于恢复正常的字体相当好辨认,“Mikatsuki Munechika。”

 

  “哦……”Kunihiro很是神奇地拉长了感叹音,然后一丝不苟地按照着Mikatsuki刚刚写出来的字体又写了一遍,不过说是写,不如说是画更为恰当一些,“这样?”

 

  还是相当歪歪扭扭又稚嫩的字体,并且一看就知道是初学者的模仿作。

 

  “为什么想要写这个?”Mikatsuki有些好笑的发问。

 

  “只是想写写看,”以为自己是得到了肯定的Kunihiro很是有兴致地在纸上继续练习“Mikatsuki Munechika”这些个字母,“你的名字写出来会是怎么样的呢……只是好奇这个而已。”

 

  Mikatsuki看着他狗爬字的练习了一会儿,又把Kunihiro的手抓了回来,摁着对方又在纸上写了一串字母,很是好看的花体字排列得很整齐。

 

  “这个?”Kunihiro抬头看着他。

 

  “是你的名字。”Mikatsuki感觉到对方的发丝就摩擦在自己的脸颊边,“你看。”他一笔一划地慢慢地重新描了一遍。

 

  “Ku ni hi ro。”这一次写得很慢,悠韵着他的声音,蜿蜒出十足的力道和美感。

 

  Kunihiro慢慢看着他的动作,又呆呆地看了好一会儿桌面上的纸,才喃喃自语道:“我怎么觉得我的名字好看一些。”

 

  Mikatsuki瞬间要笑出来了。

 

  那是因为写字的人很用心啊!

 

  不过这种话Mikatsuki没有说出口,只是憋笑憋得很辛苦。他摸了摸怀里金黄色的脑袋,想着再看看对方的练字,结果Kunihiro转过头,特别开心地说,“谢谢你让我的名字这么好看。”然后把写了他名字的那张纸特别宝贝地揣到了怀里。

 

  “为了保险起见,我会一直把它放在棺材里的。”

 

  这句话以人类的角度来说真是怎么听怎么诡异,不过对于吸血鬼而言,棺材才是最隐秘、最能够放松的地方,因此把重要之物放在那里也就很正常的。

 

  作为信任的交换,既然他参观了Mikatsuki的住所,所以也同样邀请Mikatsuki参观他的棺材。

 

  ——之前Kunihiro还曾经如此对他说过,并且很是坦诚地表示如果Mikatsuki不嫌弃的话,可以送给对方一口上好的棺材,保证质地良好,睡眠无忧,密封性与蔽光性都是一流。

 

  然而Mikatsuki很是直接地拒绝了Kunihiro的这份好意。

 

  被拒绝的Kunihiro却并不是很伤心的样子,“你总有一天会用上的,”碧绿眼的男孩子眨着眼睛看着他,没有明显波动的表情的脸这样看起来有些冷静得可怕,“因为你是人类,总有一天会死掉的,对吧?”

 

  很显然,这个吸血鬼至今也没有学会什么叫做说话要看气氛。室内的温度一下子有些冷了几分,正好是下午的凉风吹过,Mikatsuki注意到了被风吹拂起的窗帘,一时晃了一下神,“的确是这样没错。”

 

  Mikatsuki对于自己的死亡倒并没有任何回避的意思,唯一希望如果可以的话,这件事是降临在自己就任主教之后。

 

  “如果你当上了主教的话,想做什么?”Kunihiro虽然不明白Mikatsuki吩咐给自己这些事务的用意,不过Mikatsuki却从来不会对Kunihiro隐瞒他的目的。

 

  “嗯……想做什么呢……”被这样一个对象如此直接的发问,想要解释好像都无从说起,Mikatsuki看着对方的发丝即使在不明亮的室内也还是像光源一般彰显着存在感。

 

  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灿若阳光的头发、这样胜过春日湖水的眼眸,这样全然的信赖与纯粹,居然会是一个吸血鬼。

 

  所以时常才会觉得这个世界太过滑稽,让人总是忍不住想弄一些恶作剧。

 

  Mikatsuki的手指从对方的发梢滑落,“那等我当上主教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他如此说,语气就和他的力道一样轻。

 

 

 

  其后,从普通神父的身份,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凭借优秀的能力,最终就任主教之职的Mikatsuki Munechika,最为后世所津津乐道不仅仅是他惊人的美貌和传奇的经历,还有一幅画。

 

  在那副名为《奇特的主教与他的就任仪式》的绘画内,黑色短发的主教穿着礼服戴着礼冠,窗外的圣光挥洒在他的脸颊上,他低垂下眼帘虔诚地接受祝祷。这样乍看起来没有任何不同的场景,混合了光与暗的色调所调和出来的人间景象,却唯独在主教手持的权杖上,莫名突显出了一块深色。

 

  美貌的主教穿着红色的礼服,璀璨的高冠,和权杖之上,依照他本人意愿所增添的碧眼的黑色蝙蝠。

 



-END-


另外其实说到“画”的话感觉又是一篇文的开头……不过还是暂且打住吧……

接下来就真的是修罗期了……啊……这个月自己真的是偷懒太多了_(:зゝ∠)_

然后提前小道消息一下,大概是下个月的第一天会有点儿什么发生的(笑



 
   
评论(5)
热度(129)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