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Impossible Lover

架空,相当乱来(笑




-正文往下-


 为什么一群男性酒会之后的风月场所不是夜总会而是牛郎店,这种问题就暂且不提。而且为什么分配给他的这一位,却这么地寡言少语呢?

 

  三日月记得当时鹤丸满脸兴奋地说:“把你们店的头牌叫出来接待他,哪怕正在忙也没关系,我们付十倍的钱。”然后抽出了三日月的金卡。

 

  庆幸的是那位TOP1正好在休息,虽然才刚刚结束一场招待,但是这样大方的客人自然不会被怠慢。所以三日月才在沙发上坐下没一会儿,就看到一个人影来到了自己的跟前。

 

  对方一头金色的短发在这样点缀得灯红酒绿的店里也相当耀眼,三日月一时之间觉得有些晕眩,他才刚眨了一下眼,就感觉到有人扶住了自己。

 

  “请小心。”

 

  这样克制的话语,并不热情。接触他的手指很纤细,从白皙的手腕过渡到整洁的领口处简直是一种赏心悦目。

 

  似乎是现在才感觉到酒意,三日月微微偏着头,看着眼前的这位牛郎。对方刚才自我介绍时说的名字好像是叫……Sam。相当有意思的假名,想到这个,三日月不禁笑了一笑。

 

  “要喝水吗?”对方似乎是看他有些晕眩,提议给他来一点清醒的水,泡了冰片柠檬,很好地取悦了味蕾。

 

  三日月看着对方态相当从容地倒水,青年的神情可谓是一丝不苟,就是严肃得太不符合这里的气氛,就连这种行为都是。他接过对方递过来的杯子,透明的水晶杯里面的液体也是那样一眼可见底,没有任何暧昧的遐思。

 

  “居然不是酒吗?”三日月似笑非笑地问,“我第一次听说,居然有人在牛郎店里喝水。”

 

  “如果你需要的话。”对方看着他说,“只要你还喝得下。”青年的眼神毫无遮掩的是一种直白的挑衅,即使不用特意去闻,三日月也知道自己现在酒气冲天。

 

  似乎是没有想到被这样对待,虽然是很失礼,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更加想笑了。他浅浅地抿了一口柠檬水,然后放下了杯子。

 

  三日月忍不住又看了对方一眼。

 

  “没有毒。”青年说。这样一个眼神似乎是让他误会了。

 

  “我知道。”于是三日月不知道为什么也做出了这样莫名其妙的反应,他靠着沙发,有些松散了神经,刚才酒会上嘈杂的回响还在他脑内回荡,他觉得自己需要静一静,而不是呆在这里说一些无聊的废话。

 

  提议到这里来也是鹤丸的主意,说是给他一个生日的惊喜。虽然对于一个连女朋友都没有的单身男士来说,生日居然光临牛郎店,的确是有够惊吓,但是没有惊喜。

 

  不过也只是坐一会儿,大不了就是应付一下,很快就可以走了。

 

  三日月在脑海中飞快地闪过这些念头,他已经想到了回到家可以好好地泡个澡,放松一下的场景。那样的舒适作为最后的奖励激励着他,才能够让他在这样嘈杂的场景中冷静下来。

 

  嘈杂的场景……

 

  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三日月转过头看着他身边的牛郎,“你为什么不跟我说话?”

 

  按照一般道理来说,牛郎不都是应该巧舌如簧把客人哄得心花怒放然后百依百顺的吗?不管具体技巧是如何,但是这种场所,一大堆无用但是中听的废话是必须的吧?可是为什么总觉得自己这边特别安静?

 

  “我为什么要跟你说话?”被问到的青年也很莫名,对方坐姿很端正地看着他,显然不是随意对他放置处理的样子。“你想听我跟你说话吗?”

 

  “当然不想。”你最好别来烦我,一句话也别说。三日月在心里如此想着,但他绝对不会说出口。他之前有一点儿小小的怒气,不过现在又消失了。

 

  青年又沉默了,三日月也没有开口。他们两个人又安静了一段时间,直到三日月再度开口。

 

  “牛郎不都是应该很喜欢说话的吗?”

 

  “一般来说,是的。”青年回答得很诚实。

 

  “那为什么你不喜欢说话?”三日月看着青年,明明长得很好看,如果懂得利用的话,肯定可以出人头地,拿下TOP也没有问题……等一下,三日月想到了一件事,“你是这个店里的头牌?”

 

  三日月看到青年点了点头。

 

  “为什么?”三日月感觉到不可思议,一个不喜欢说话的牛郎居然可以成为头牌!这对于他又是一个惊吓,“你是有什么说话障碍吗?”

 

  青年看向他的眼神很有几分嫌弃,“我没有任何的问题,无论是声带还是心理,我都很好。”

 

  “那你是怎么成为头牌的?”三日月真是觉得好奇得不得了,“你不靠说话哄人开心的话,那难道是有什么别的特殊的方法吗?”他看着青年,从头到尾细细打量了对方一番,无论怎么看,都是让人想吹口哨的流畅体型,“……难道是,用身体?你们这里还提供这种服务的吗?”

 

  名叫Sam的青年脸上的阴沉表情可谓是显而易见,和被灯光点缀的灿烂的金发简直是截然相反,“……如果和客人发生关系,是会被打死的。”他一字一句的说,咬字很重。

 

  三日月心中不禁升起了一种敬佩之情,在这种地方,居然有着如此严肃的纪律。但是,还没有等他这种激荡的心情消停下来,就听到青年的补充。

 

  “我是说,你会被我打死的。”

 

  ……

 

  三日月感觉自己似乎是听错了什么,“……什么?谁?你?打死我?你会打我?”

 

  “如果你提出那种要求的话。”Sam很认真地看着他,那样白皙的手指握起来似乎也的确是有些力量的样子。

 

  三日月现在充分怀疑鹤丸是诚心坑自己而拉着自己进了一家黑店,或者这个叫Sam的人根本不是什么头牌而是临时被拉过来充数的,“你难道就是这样对待你的客人?”

 

  “前提是一个遵守规矩的客人。”Sam说,他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如果你对我不满意,可以换人。”

 

  “……我不。”三日月觉得对方肯定是冒名顶替的,一定是消极怠工不想干活才这种态度,“你们店里所有的牛郎都是这么不爱说话的吗?”他一定要弄清楚。

 

  “只是我比较不爱说话。”Sam回答问题的态度倒是比较好,有一句说一句。

 

  “那为什么你不爱说话?”三日月这样提问,青年却又不回答了,一副无可奉告的样子。

 

  果然还是有发声障碍吧!

 

  三日月在心里愤愤地想着,完全被“对方居然不主动服侍我!”这种诡异地心理给牵着走了。

 

  不过,既然这个问题行不通,那就换一个。

 

  三日月记得刚才随便扫了几眼,看到穿着和Sam差不多西装的人,应该也是这家店里的牛郎,的确都长得容姿秀丽。

 

  “你们店里的牛郎是依照颜值来挑选的吗?”不得不说店长的确有品位。

 

  Sam想了一下,没说话,似乎这个问题大概是有点儿难以理解。三日月看他想得那么认真,就又补了一句,“那像我这样的,来你们店里当牛郎应该也没问题吧。”

 

  毕竟很多次走在路上都被星探搭讪,靠脸吃饭的行当应该都是相通的。

 

  没想到Sam听到这个却迅速地摇了摇头。三日月很吃惊地问,“为什么?”难道我长得还不好看?!

 

  “并不是只有脸就可以的。”Sam说,他看着三日月,“像你这样说话这么任性的就不行。”

 

  我还真不想被你这样说。三日月在心中恨恨地想,他对这个家伙真的有点不爽了。不过刚才还口出恶言的家伙却正盯着他,三日月刚想开口,就听到对方说,“不过你长得的确很好看就是了。”

 

  金发被灯光渲染出了流光,年纪看起来二十出头,因为得体的西装很好地凸显了青年修长的手脚,但是略带稚气的容貌还是拉低了年龄感,无暇的碧绿眼在这样的气氛中像醉人的酒,荡漾出一波又一波的澄澈。

 

  明明到刚才为止都直白得可谓是朴素的家伙,却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却也正因为是那样毫无修饰的话语,说出口的时候才更加有说服力。

 

  ——“不过你长得的确很好看就是了。”

 

  三日月从来不缺乏对于自己美貌的夸赞,然而却从来没有一次,能够超过眼前这个甚至让人有觉得有些可恶的家伙所说的漫不经心的一句话所带来的愉快。这样毫无技巧的直白却相当的容易让人相信。

 

  他觉得自己或许是有一点点理解为什么这个家伙会是头牌了。


 
   
评论(5)
热度(195)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