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似乎在NG的片场捡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没有意义的有病系列。

不如说,为什么要有意义……



-正文往下-



  “服从我。”

 

  穿着军装的深色短发的男子对被绑在他面前的青年说,“服从我的话,我就满足你。”

 

  对方的金发在并不明亮的房间内也闪着光,青年双手都被绑在身后,用一种相当屈辱的姿势跪在地上,即使嘴巴里被塞了布条,但是那寄宿着强而有力的意志的眼眸还是表现出了相当的拒绝。

 

  深蓝发的男子抚摸着金色短发青年的脸颊,白色的手套带着无机质的洁癖感,“你应该觉得荣幸才是,”男子如此说,语气是高高在上的傲慢,“能够让我向你提出这种条件。”

 

  金发的青年一甩头,狠狠的挥开了对方的手掌。他的发梢在空气中画出了一道漂亮的弧,但是这种动作,看在对方眼中却也不过是一种撒娇罢了。

 

  “我倒并不讨厌这样的你,”明明是一头现代感的短发,却佩戴着奇异的发饰的男人笑了起来,他长得很好看,所以连笑容都让人心醉神迷,“因为这样才有驯服的价值。”虽然说出口的言辞是这样的不可理喻。

 

  被绑住的青年反抗的态度更加明显了,他直视着对方,对于那个嘲讽一样的笑容,眼神中的怒火简直可以烧干一个海洋,谁也不会怀疑,他对于这种强迫性行为发自真心的厌恶。

 

  “——CUT!!”

 

  从远处传来了大喇叭的声音,落下的场记板很明显的标示着这一场又NG了。

 

  “不要恨得那么深刻!”T恤上印着“导演”字眼的审神者拿着大喇叭:“要表现出你的不甘心,但是又不能完全恨他,还要有柔情!有柔情!虽然心灵上不情愿,但是肉体上却渐渐沦陷的矛盾纠葛!”

 

  被喊话的金发青年——山姥切国広瞪大了眼睛,一脸不能够接受的样子,他听到这番话,神情都变了,想要解释,但是嘴巴里还被塞着布条,他呜呜地示意三日月给他解开,但是三日月只是一脸无辜地看着他。

 

  “要喝水吗?”甚至还问了这样风马牛不相及的话。

 

  “再好好地酝酿一下感情!不要光是恨,还要爱!要爱恨交加的矛盾感!你恨不得杀了他,但是一定不能够杀了他!你的眼神里要有爱意,不要那么凶狠!你看看三日月,你舍得对那样一张脸痛下杀手吗?”

 

  ——舍得!!

 

  山姥切国広在心里飞速的回答。他抬起头,眼神里余怒未褪的杀气却似乎对三日月本人并没有杀意,现在是休息时间的他还拿了一瓶水,正在慢悠悠的喝着,看到他抬头,还对他笑了笑。

 

  山姥切国広觉得自己的怒气值又上升了一个层次,他现在觉得烦躁极了,而那个亢奋的审神者还在对他喋喋不休,“要记住,你所扮演的,是一个内心坚强,敏感,又脆弱的OMEGA!你不由自主地被他所吸引,但是又惭愧于自己的身份。在还没有准备好的情况下,就被拖入了快感的漩涡,虽然三日月是那样的可恶,但是你们的身体是那样的合适……”

 

  没有察觉到山姥切国広已经慢慢变色的神情,审神者还在滔滔不绝,“……但是你怎么能够拒绝他呢!他是一个Alpha!你们简直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你又恨他的那些强迫的手段,心底却又因为这样的触碰而欢喜……”

 

  “你既要屈从,又不能屈从!你要杀了他,但是又不能杀了他……”眼见审神者已经说得越来越不对劲,三日月居然见死不救只是在一边听着,山姥切终于忍无可忍的自己挣断了绳子。

 

  “到底杀还是不杀给个痛快话吧!!”

 

  他自己拿掉了堵住嘴的布条——这还是从他的破布上撕下来的!!发现这个事实之后更加让他怒不可遏,他走到一边去捡起了他的刀,然后走到了审神者的面前。

 

  “我到底能不能杀了他。”山姥切做好了拔刀的准备,用愤怒到极点反而冷静下来的一张脸问道。

 

  “……”审神者惊呆了,他看着因为挣脱而在手腕上留下了痕迹的对方,因为剧情需要而敞开的衬衣完全暴露了青年的锁骨,久不见日光的肌肤白皙得耀眼,上面的吻痕看起来也是那样的逼真,审神者觉得需要给化妆师加两个鸡腿。

 

  他不由得吸溜了一下口水,然后听到了刀缓缓出鞘的声音。意识到大难当头,审神者当机立断的说,“不行。”

 

  山姥切国広的表情看起来像在问“为什么?”

 

  “因为他是男主角,一定不能够死掉。”审神者很认真的说,“而且后面还有你们结婚的戏份,你难道想以后当寡妇吗?”

 

  ……

 

  悲报:某主演因为NG而暴走殴打导演,虽然在另一位主演的阻拦下控制住了局面,但是摄影棚内的大部分设施已经被严重损坏,导演身心都受到了严重的创伤,某ABO影片的上映可能要推迟到无期。

 

 

 

  山姥切无言地收拾着地上的东西。虽然都是被他打坏的,但是正所谓谁闯的祸谁收拾,因为是他打坏的摄影棚,所以善后也要他本人来负责。

 

  刚才对山姥切见死不救的三日月很好心的留了下来帮他收拾,殷勤得简直不可思议。

 

  “放我一个人在这里也没问题的,”深知某位老年人的自理能力的山姥切说,“虽然很谢谢你,不过我自己也可以收拾的。”

 

  从刚才到现在的一个小时里,三日月已经十二次问他,“要不要喝茶?”“要不要吃点心?”“现在外面的天气很好哦,要出去走走吗”这种完全没有紧张感的话,到底还是不是来帮忙的了!!

 

  就算是究极的my pace,也能够感觉得到山姥切语调里的嫌弃,三日月却相当不介意的笑了起来,“也不要这么说啊,我也是可以帮上忙的。”

 

  “比如说,”三日月随手从可以称得上是废墟的场地里刨出了一个箱子,“你看,我就捡到了这个。”

 

  “什么?”山姥切问。

 

  “似乎是道具组的东西。”三日月看了看箱子上面的字,“既然是道具的话,里面的东西应该很重要吧,你看。”

 

  说着,三日月就从里面拿出了一个东西。

 

  一个,有着相当粗度,圆柱体,前端是有点儿蘑菇形状的,造型怎么看怎么像某种猥亵物品。

 

  一贯神情冷淡的山姥切国広露出了相当明显的厌恶的神情。

 

  “这个东西……”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正要让三日月把那个东西扔掉,但是三日月却好像又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

 

  “诶,这个按钮是什么。”

 

  三日月摁下了物体上的一个开关,那个物品立刻就震动了起来,原本静态就很猥亵了的东西简直变成了行走的猥亵品,看起来更加低俗庸俗恶俗了!

 

  山姥切现在的表情简直可以用“惊呆了”+“如临大敌”来形容。

 

  “切国你看!”三日月才这样说着,打算把那个震动着的需要在屏幕上打马赛克的东西交给山姥切,立刻就得到了一句大吼,“不要拿着那种东西走过来!!”

  

  “不是很有趣吗?”三日月说,他就像看到新奇玩具的小孩子一样,眼神闪闪发光,“切国你看,这个会自己动啊。”

 

  被故意做成紫红色的马赛克物品实在是太像马赛克了,扭动起来之后更加的像,山姥切国広试图从三日月的脸上找出任何故意的神色,然而那种纯然的欣喜实在是太过具有欺骗性,让人无法分辨到底是真正的童心未泯还是扮猪吃老虎。

 

  “不过,想一想的话,这个东西的确有点像……”看到山姥切一脸戒备的样子,三日月也对着那个马赛克物品看了半晌,然后自言自语的絮叨了起来。

 

  “不准说!!”山姥切立刻捂住了三日月的嘴巴。

 

  “???”被忽然强行禁言的三日月很无辜,尤其是对上山姥切凶狠的眼神。

 

  “你绝对不许说它像那个东西,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山姥切恶狠狠的警告说,“听到了吗?”

 

  看到三日月点了点头,山姥切才放开对方。

 

  “那个东西,是说香菇吗?”才刚获得自由,三日月就像完全忘记了刚才所许诺的一样说起了话来,然而这样回答只是让山姥切安心了一下下,就听到了三日月的下半句。

 

  “不过,比起香菇,我觉得它更像【自主规制】啊。”

 

  【自主规制】【自主规制】【自主规制】

 

  山姥切觉得自己的大脑好像经过了一阵强电流。

 

  “切国你居然会对香菇害羞吗,真奇怪呢,哈哈哈哈。”

 

  尤其是当他看着三日月拿着那个马赛克物品对他笑得若无其事的时候,山姥切觉得脑海中有一根线猛然崩断了。

 

  悲报:因为主演在善后途中又殴打了另一名主演,导致另一名主演不幸重伤住院,并且该名暴走主演还破坏了道具组的重要道具,眼下,某不知名ABO电影的拍摄计划又要往后推迟到无极限了。

 

 

-end-


 
   
评论(7)
热度(194)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