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你喜欢爱撒娇的男朋友吗?-07-

三明有病,国酱有药




-正文往下-


07

 

  小狐丸笑得烟都拿不稳了。他现在站在特别设置的抽烟室里,视线穿过短短的走廊,就可以看到另一头餐厅内的景象,并且那热闹的人声也不断地传了过来。

 

  “你爸爸有女朋友吗?”

 

  起初是有一位女性员工,或者说,终于有勇者敢上前去,对这位独自在餐厅用餐的美少年搭讪了。三日月和小狐丸因为是在收尾,所以就稍微来晚了一点。期间路过吸烟室,正好进去松了一松劳累了一上午的神经,开个小差,没想到正好遇上好戏开场。

 

  小狐丸是因为觉得很有趣所以才没有过去解释误会,倒不知道三日月是为什么也一直沉默地看着那边的发展。

 

  “……。”对于女性员工的问话,虽然是青春期的男孩子,显然缺乏应对异性的经验,有些不习惯地低下了头,然后有些偏移视线地说,“我爸爸没有女朋友啊。”

 

  好像可以听得到所有在场女性员工心中欢呼的声音。

 

  “因为他已经和我妈妈结婚了不是吗?”

 

  然后瞬间又碎裂成千万片,巨大的心声爆炸。

 

  “诶、那、那怎么感觉很少见到令堂呢……”明显能够看得到额头上滴的汗,但还是要努力坚持问出个结果。能否知道三日月董事长感情状况的机会,就只在今日了!!

 

  是出意外了吗还是感情不和或者是夫妻分居?!

 

  “因为要忙工作啊。”山姥切有点困惑的说,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要关心这个,简直比学校的同学还要八卦。

 

  “啊哈哈哈,两个人都以事业为重心的话,肯定很辛苦吧?你一个人不会觉得孤单吗?”

 

  “或许吧,不过他们都认为现在这样很幸福,所以我也觉得没关系的。”

 

  “……呃,那、那还真是让人羡慕的家庭呢~”

 

  已经完全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了的对话,女员工最后几乎是流着泪对山姥切说:“有机会的话,也欢迎令堂到公司来……”

 

  至少让我们看看是输给了怎样的一个女人。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只言片语是在如何的弹指之间就摧毁了大一片适婚女青年的美梦,还在感叹这家公司的员工的山姥切点了点头答应道,“好的,感谢邀请。”

 

  因为既然确认到了这个状况,基本上是彻底没有希望了的场面,女员工们也就各自散去了,只留下山姥切一个人,独自面对餐桌上的食物发愁。

 

  “这孩子真的很有趣啊。”小狐丸转头看着三日月说,“他是真的不明白那些人的企图,还是故意那样说的?”

 

  所谓天然与天然黑只有一线之隔。

 

  “他说的全部都是实话啊。”三日月只是说,“有什么不对吗?”他隔着透明的玻璃看着那个金发的孩子坐在餐厅里,面前全部都是示好的女性员工送过来的小点心,虽然堆出了壮观的效果,但是绝对吃不完。

 

  那个孩子就只是烦恼要怎么消灭掉这一大堆东西而微微皱起了眉头,浑然不觉刚才的对话其实是有多风马牛不相及。

 

  “你如果觉得开心,可以笑出来。”毕竟是三日月争夺战,而胜出者是山姥切国広,三日月理应高兴才对吧?那个孩子居然兵不血刃的就退敌于千里之外,简直是高杆高杆再高杆,简直要让人拍手叫好。

 

  虽然知道内情而听到这番对话简直要笑到肚子痛。

 

  所以小狐丸很是奇怪三日月干嘛一点儿也不为所动的样子,只是静静地抽烟然后听着那边的谈话,没有半分的神情变化,简直要让人怀疑是不是人格被掉包了。

 

  “我觉得你可能不是很饿。”三日月没回答小狐丸的问题,只是瞧了他一眼,然后把快要燃尽的香烟摁到了烟灰缸里熄灭。“你如果不吃饭,那我先走了。”

 

  说着就往吸烟室的门口走,小狐丸也赶紧掐灭了香烟跟了上去。

 

  走近餐厅的时候不意外又是众人视线的焦点,三日月落座在山姥切身边的动作也是备受瞩目。虽然这是理所当然的。

 

  然而三日月心中的“理所当然”却和其他人眼中的“理所当然”不一样。

 

  这种偏差让他觉得很不愉快。

 

  如果是完全不被知晓的关系,只在两个人之间享受一种隐秘的亲近倒也好。他们只能在暗处相会,连一个亲吻都需要在树荫底下躲过阳光的耳目。可是像现在这样,他把手放在这个孩子的肩头,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因为更多的时候他们会觉得他是这个孩子的“长辈”。

 

  是一种年长者对于后辈的关切与疼爱。

 

  这种认知偏差让三日月相当不愉快。或许他应该感谢这些人至少明白他是爱着山姥切国広的,但是却搞错了最重要的定义。不是那种看着对方成长、守护他、然后目送他只剩一个背影,不是那样引导式一样渐行渐远的纯洁的亲爱。而是更加浓郁、更加深沉而黑暗的感情,恨不得对方的灵魂是一杯酒,从此饮尽他一生的独占。

 

  所以三日月的视线常如冰冷的蛇,游弋过对方的身体,他经常听到那让人喘不过气的破坏冲动在他耳边嘶嘶地吐着信子,是警告也是诱惑,是疑问也是确认,鲜红的诱惑让人晕眩,他听到有人在他的耳边说,危险。

 

   就好像是现在,小狐丸说他应该高兴,但是他却一点儿也不能够理解这种感情。为什么?有什么好值得高兴的吗?

 

  山姥切说的全部都是实话,然后那些人看起来很失望,为什么?三日月从来不会因为多少人为自己神魂颠倒而感到骄傲,这对于他而言没有意义。虽然他对于自己的容貌很有自信,但是那又如何呢?

 

  三日月看着山姥切坐在餐桌前,因为他的到来,而少许让了让位子,这样三日月可以更好地坐在他的身边。

 

  三日月只是看了看青年堆积成小山一样各种花式小点心,然后再看了看青年,没有说话。

 

  “你不高兴?”山姥切很敏锐地感觉到对方情绪的不对劲,虽然这种敏锐太过直率,让人一瞬间都不知道该回答“是的”还是“没有”。

 

  三日月抿唇考虑了一下,他看着对方,手指漫不经心地抚过对方已经略长的发尾,然后看着对方暴露在外的脖颈,他莫名的觉得有点儿渴。

 

  所以有些时候可以充分地理解吸血鬼的欲望,因为总想要知道是不是这样让人心爱的对象的鲜血喝起来也一定是如蜜糖般甜美。

 

  “……有一点点。”在山姥切的眼神注视下,假装漫不经心地玩弄对方的头发的三日月最终还是放弃了逞强,因为在对方面前从来不需要。“是有一点点不开心。”他又觉得不爽,所以小声地重复了一次。

 

  “为什么?”山姥切有些奇怪,“工作太多了?你做不完?”就像开学前拼命赶工的学生那样?临死之前的挣扎?察觉到这是无用功而自暴自弃了?

 

  山姥切转过来看了看小狐丸,而对方赶紧摆手表示自己并没有那么鬼畜居然逼疯了三日月。

 

  “要我帮忙吗?如果有什么可以做到的话。”山姥切对三日月说,虽然不明白,不过他可以感觉得到对方的情绪有点低落。

 

  “不是因为工作。”好像又心情好了一点儿,三日月说,“工作的事根本怎样都无所谓。”

 

  “完全不无所谓!!”小狐丸在旁观席抗议,就算是撒娇也要有个限度!工作必须要认真做!必须要认真做!必须要认真做!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无视小狐丸的抗议,三日月环顾了一下四周,勒令喜欢围观的群众都自觉散去之后,才愤愤不平地对山姥切说,“他们居然觉得我是你爸爸!”

 

  “噗。”小狐丸刚刚入口的汤就这样浪费了。

 

  “啊?!”山姥切觉得很震惊,他第一次听到这件事。“为什么会这样认为?”

 

  这种反应也让小狐丸感觉很震惊。“这难道不是很自然的吗?比如说从年龄上判断啊……”他避开三日月的眼刀,“正常人都会往父子关系上猜的啊。”他说,“不然你以为刚才那些人为什么要问你那些问题?”

 

  山姥切脸上的惊讶之色简直一览无余,他想了一下才明白这其中的关系,“所以说,刚才她们……都是……?!”他都无法想象自己刚才回答的到底是什么了。

 

  “对啊。”小狐丸点点头,“你现在才反应过来吗?”

 

  “……”山姥切艰难地动了动脑袋,“我以为她们的兴趣是家庭普查……毕竟……她们一直问我爸爸的事情……”

 

  “在她们心中你爸爸就是三日月。”说完这句话,小狐丸自己就又想笑了,不过看在三日月的脸色上,他还是竭力忍住了,毕竟让对方暴怒起来掀桌子就不好了。

 

  “可是三日月是我的恋人。”山姥切很困惑地说,“我从来没想过她们居然是那样认为的。”

 

  他抬起眼,脸上写满了尴尬,“我觉得我要去和她们解释一下。”

 

  “啊,诶,这个……”在小狐丸出声阻止之前,山姥切就已经离开了座位,然后朝着远一点的刚才那几位率先搭讪的女性员工的座位走过去了。

 

  因为还是高中生的关系,所以对待异性,尤其还是年长者的时候,不自觉有一点弯腰,还在青春期的男孩子明显不是太习惯做这种事,说话都有点冒失又没逻辑,直率得简直让人无可奈何。

 

  即使是隔了好几张餐桌,也能够听到从那边飘过来的声音,不大不小的正好合适的男孩子的低音,带着些许羞赧的歉意说,“……关于刚才的谈话,我想要更正一下的是,三日月是我的恋人……”

 

  再然后就是一桌子筷子掉到地上的声音,那个孩子好像显得更加紧张了,不过在紧接而至的“什么?!”的疑问中,依然是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从容地点点头说,“没有想到会让你们误会……”

 

 

  ……

 

  小狐丸用胳膊肘戳了戳趴在桌子上把脸埋在臂弯里的三日月。

 

  “你想笑就笑出来吧,我现在知道你超级开心的。”

 

 

-tbc-


 
   
评论(17)
热度(204)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