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你喜欢爱撒娇的男朋友吗?-04-

其实有犹豫过,要不要带上长谷部,但只是吃个饭而已啊……

而且,怎么说,只有狐球一个人加班真是太惨了……

这一章大概是最有现代气息的一章了(什么鬼

然后理所当然的OOC了

不过我觉得,既然是现代嘛,那肯定就没有仿刀这种身份,切国的自卑程度也会好转一点。关于这种情况,我后文也会交代一下的,算是弥补吧

再然后就,哎哟,反正是撒糖嘛,大家就,随便吃吃看就好。




-正文往下-



 

  到达的时间比想象中早。

 

  因为小狐丸一直都很守时,而一向喜欢拖拉的三日月这次却比小狐丸还要积极,简直是催着小狐丸上了车。随同的还有长谷部一起。

 

  本来是在加班的过程中,结果三日月接到了一个电话,突然就问小狐丸要不要一起去吃饭。抛开最初的惊讶,确定三日月没有在开玩笑之后,小狐丸同意了。正好还有长谷部也还在努力奋斗,于是也叫上了他一起。

 

  预定是要十点钟才能够完成的企划书,就在三日月接到那个电话之后,飞速的提高效率八点钟就做完了。如果不是长谷部特别坚持独立完成,他简直要连销售部的预案都一起代劳了。

 

  这样的表现简直让人不敢置信。小狐丸虽然知道三日月很优秀,但是鉴于这个人大部分时间都在消极怠工,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几乎都要以为这家伙不过是董事会的形象代言人,只是靠脸混饭吃而已。

 

  “你今天是吃错药了吗?”小狐丸很不可思议地问,但是三日月却只是神秘地笑笑,并不回答他,甚至还反问他,“你要不要赶紧回家去换身衣服?”

 

  “为什么?”小狐丸觉得很惊诧莫名,“只是吃个饭而已啊?”看样子还只是三日月心情好随便请客而已,为什么要搞得这么煞有介事?

 

  三日月就又不说话了,只是站在他个人专属的办公室里走来走去,然后立定在镜子前面,端详了好久之后,打开了他的衣柜,里面满满当当的排满了各种得体服装。这是为了避免有紧急情况需要出席的礼仪场合,却没有相应的礼服可以而穿的尴尬场景,而特别设立的更衣室。

 

  里面的衣服都按照色系摆放得满满当当的,三日月从稳重的黑色一路手指移到了素雅的白色,也没有决定好究竟要换哪一件。

 

 “你觉得我换哪一件好?”他转过头问小狐丸。

 

  “有必要吗?”小狐丸依然是一脸惊诧莫名的表情,“只是去吃个饭而已啊?!”而且三日月今天根本就是在翘班,服装也依旧整洁得一尘不染,没有任何失礼的地方。

 

  “你根本不明白。”三日月一边摇着头,一边继续在衣柜里翻找有没有可以更换的衣服。等到长谷部进来汇报说工作已经进行到了一个阶段,正好小狐丸也在文件上签了字,一看表时间也不太充足的三日月最终就还是穿着日常的那套衣服离开了公司。

 

  司机早就下了班,三日月亲自开车,看的出心情还很好。小狐丸从后视镜里看到长谷部对于今天董事长的表现显得非常吃惊。也难怪,因为长谷部和这位董事长的交集就只有在销售之星的表彰会上。那个时候的三日月表现还是很有威严气势的,并且举止有礼风度翩翩,更不要提简直是恰当发挥得绝妙的微笑了。

 

  总之就是和现在这个笑得有点脱线的家伙判若两人。

 

  小狐丸已经看到长谷部非常拘谨地握着拳头放在膝盖上,不禁在心里偷笑起来。一贯严肃认真的长谷部如果发现三日月的真面目,不知道会三观碎裂到什么程度。

 

  不过只是吃个饭而已,也许会觉得老板很体贴下属呢。

 

  直到车驶入地下车库停好,小狐丸和长谷部在三日月的带领下走向大门口,都认为这只不过是一次普通的工作聚餐而已。

 

  然而等到进入餐厅,看到他们即将走向的位子,小狐丸就感觉到了,身边的长谷部虽然没发问,但是也明显刻意放缓了脚步。只有三日月,没有任何迟疑,并且还是明显加快了步伐,然后笑得四座惊愕地坐在了一个金发碧眼高中生的身边。

 

  ——如果老板因为猥亵罪被抓走了怎么办!

 

  小狐丸甚至能够瞬间从长谷部身上感知到这样的疑问,对方一瞬间都僵硬了,因为看到了三日月的动作,三日月甚至还朝这边招手,邻座还有两个人,也都是黑色短发的高中男生,只不过一个红眼一个蓝眼,看起来有一种诡异的协调感。对于三日月的这种举动,他们好像是已经习惯了一样,淡定的翻着菜单。

 

  这是什么?和男子高中生的联谊会吗?小狐丸从长谷部的眼神里读出了这样的信息。没有想到老板居然有这样的嗜好,长谷部的脸色很沉重,他看着小狐丸,“我可以不可以现在回家去?”

 

  “不可以。”接下来的事情才有趣呢,小狐丸故意板起脸无情拒绝了长谷部的要求,然后推着对方入了座。

 

  “我们先点了披萨,”先开口的是那个金发碧眼的男子高中生,他递了一份菜单过来,“不知道你们喜欢吃什么,不过随便点吧。我请客。”

 

 长谷部和小狐丸立刻看向了三日月,三日月就像已经忘记了还有这两个人的存在一样,笑眯眯的腻在对方的身边。

 

  说起来也是,明明是一边沙发,一边椅子的这种配置。三位高中生坐在沙发上,正好把书包放在一边,然后对面三个空位,三日月、小狐丸、长谷部刚好落座才是。可是三日月直接就硬挤在对面那个金发碧眼的高中生的身边,让这边硬是空了一个空位出来。

 

  “不用。”看到三日月没有任何表示的意思,长谷部实在是忍不住说,“毕竟是联谊,AA就好了。”

 

  “噗。”旁边的小狐丸很不客气地喷了茶。

 

  “联谊?”其他人也一脸很惊讶的表情看着长谷部,就连三日月也是。

 

  “不过我要先说好,”长谷部在这种情况下也能够保持原则,他看着三日月说,“老板,我并没有对高中生,尤其还是男子高中生出手的嗜好。”

 

  “我也没有。”虽然是一边咳一边笑着说的,不过小狐丸还是很认真的举起了手。

 

  大致明白了长谷部的意思的高中生组脸色都很微妙,尤其是金发碧眼的那一个。也许是话说得太直白,伤了他的心吧,长谷部有点于心不忍,但是原则是不可以破坏的……

 

  他还在心中揣度,就听到对面黑发红眼的那个人说话了,“你放心好了,在这里的,除了那个家伙,”对方伸手指了一下三日月,“其他人所有人,都没有你想的那种嗜好。”

 

  “这只是一次普通的吃饭而已。”他说。

 

  长谷部疑惑地看着没有任何解释的三日月。

 

  “顺带介绍一下,我是加州清光。”那个男孩子接着说,“这位是我的竹马,大和守安定。”坐在他旁边的男孩子点了点头。“这位是山姥切国広。”他又指了指那个金发碧眼的高中生。“我们都是同学,而至于山姥切跟三日月的关系,你应该问三日月。”

 

  “是我的恋人。”三日月飞速地回答说。

 

  长谷部觉得现在自己没有喝茶真的太遗憾了。他应该喝一口水然后全部喷到这个禽兽老板的脸上才能够表达他的惊讶之情。

 

  然而那个叫山姥切的高中生居然还真的点了点头,所以难怪他们坐那么近!

 

  “今天因为山姥切同学家的厨房不能用,所以就干脆出来一起吃饭了。然后也因为这个原因,三日月先生也必须外食。而至于他为什么会带上你们一起,那就不知道了。不过这真的只是一次很普通的吃饭,所以不用太介意了。”

 

  长谷部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信息量很大的一句话,为什么山姥切同学家的厨房不能用了,三日月就也没饭吃了?

 

  他真的很想让他的老板回答他,不过他的老板现在似乎换了一个人格一样让人无法直视。长谷部只能试着求助于小狐丸,结果对方却相当从善如流的开始看起了菜单,并且问他,“你是想吃意面还是汉堡?”

 

  根本不是这种问题吧——!!

 

  长谷部在心中呐喊,但是饥肠辘辘的肠胃让他先回答了一句“意面。”然后又开始追问小狐丸,“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是不是?”

 

  “大概吧。”小狐丸露出了很奸诈的笑容,“从三日月想要换衣服的时候,就大致猜到了。呀,不过没想到是真的呢。”

 

  还什么“呀,没想到是真的呢。”,这种一脸若无其事的语气!!

 

  长谷部非常不喜欢这种掺入到老板私生活的事情,哪怕只不过是和老板的恋人(并且还是个男子高中生)吃个饭,这种场景实在是太尴尬了。

 

  好在这家店也提供商务简餐,所以他们三个人西装革履的坐在这里也并不算太突兀。小狐丸已经脱掉了外套,露出了衬衣和马甲,看起来更加休闲了一些。因为生气而导致体温有点升高的长谷部也尝试着松了一颗扣子。

 

  气氛似乎是因为这样的放松而显得稍微不那么沉默了。

 

  “我宁愿现在是联谊。”长谷部说。

 

  “不行。”结果这样的一句吐槽居然得到了三日月的回应,长谷部惊讶地看着他对面的老板。

 

  “我不同意。我绝对不允许切国参加联谊这种带有不纯目的的交友会。”三日月义正言辞的说,“我也不会参加的。”

 

  比起和有钱的年长者谈恋爱这种看起来无限接近于援助交际一样的行为,联谊根本就是纯洁如白纸好不好?!而且你明明都已经对男子高中生出手了还在说什么呢你这个犯罪者——!

 

  以上,是瞬间闪过所有人内心的狂暴吐槽内容。

 

-tbc-


 
   
评论(4)
热度(161)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