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你喜欢爱撒娇的男朋友吗?-03-

我觉得这个应该叫腻歪系列……(笑

而且便当梗,我真的好喜欢啊。




-正文往下-


03

 

 

  山姥切国広今天居然没有去买午饭。

 

  加州清光有点奇怪地看着他的同桌。因为是一个人生活,有时候山姥切都是随便买一些吃的来打发午饭的。

 

  可是现在下课铃已经敲过了,对方居然还纹丝不动地坐在座位上。食堂大军已经浩浩荡荡地出发了,每耽误一秒就是延迟一分,时间过得越久,可以选择的食物就越少。

 

  “你不去吃饭吗?”加州是有带便当,所以很不在乎地从书包里把便当盒拿出来,搁在桌子上。兔子形状的便当盒当真十分可爱,这种动物形状的款式安定也有,只不过是小熊型的。

 

  山姥切摇了摇头。

 

  “不饿?”清光问。

 

  “也不是。”山姥切有点纠结地说,清光记得对方早饭吃得很正常,这一天的情绪也没有什么特别异常的样子,应该是不会出现吃不下饭的情况啊。正在他想的时候,发现山姥切居然偷偷看他,看起来有些坐立不安。

 

  ——有情况。

 

  清光想。他故意没有看山姥切,装作准备吃饭的样子,同时偷偷用眼角的余光观察山姥切。对方相当介意他的动作,时不时就盯着他看。

 

  教室里现在几乎没有多少人,所以山姥切的异常才让人格外介意。清光看着除了坐得特别远的几个同学之外,他们这一组可以说就只有他和山姥切两个人了。

 

  “……”清光想了一下,然后默默盒上了便当盒的盖子。果然,旁边的山姥切用很紧张的眼神看着他,坐姿也变得更加拘谨了。

 

  “你、不吃了?”

  

  ——被人盯着看怎么可能吃得下啊!

 

  虽然心中如此吐槽,不过清光还是若无其事的说,“现在不是很饿,一会儿再吃。”

 

  “……哦。”

 

  不知为何,山姥切的这个回答听起来有点可怜。清光疑惑地看着扭过头的对方,无端端地把背绷得笔直,不知道在紧张什么。明明是午休的时间,但是他又不休息,又不温书,就只是把手机拿在手里把玩,把盖子打开,又合上,打开,又合上。重复这种动作,等到清光不注意的时候,就偷偷地瞄自己的书包。

 

  ……真的是太明显了啊。

 

  清光忍不住在心里咂舌,这种表现百分之百就是有事,并且书包里绝对有什么鬼?他看着有些鼓鼓囊囊的书包,努力猜想那里面是什么,结果山姥切把手机合上,然后突然发言说,“中午吃便当其实很正常吧。”

 

  “啊?”清光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是啊。”他眨了眨眼,过了两秒才消化对方的意思,“对啊,因为不想每天都吃些快餐食品,也懒得到食堂排队,那当然就只有带便当咯。”

 

  “嗯……”山姥切看到清光的回应,有一种很努力地跟他的回答搭上节奏的感觉,“偶尔我也会想换换口味之类的呢……”

 

  “因为食堂的套餐都是固定的,但是便当就可以让制作便当的人定制啦。”虽然不明白山姥切是想说什么,不过清光还是很自然地聊起天来,“像那些有女朋友的家伙不就是嘛,还特意炫耀爱心便当之类的。”

 

  唔。

 

  是错觉吗。感觉面前的山姥切好像突然抖了一下。清光感觉对方的脸色也有些诡异的发红。

 

  “你是被这种秀恩爱的行为刺伤了吗?也不用吧,”清光觉得很奇怪的说,“毕竟你也是有女朋友,啊,不是,男朋友……”

 

  诶,说到这里,清光才猛然反应过来。

 

  “山姥切,你不会是……?!”他激动得一把抓住对方的手臂,“你不会是和那些家伙一样,也带了爱心便当过来炫耀的吧?!”

 

  “也没有炫耀啦!”一下子就被说中的山姥切脸都红了,越看越觉得可疑,清光觉得自己全身的八卦细胞都燃烧起来了,“不会说对方也给你做了便当吧?!所以你今天才不去买饭的是不是!”

 

  觉得自己简直就是新世纪的福尔摩斯,这么快就推理出了山姥切异常的原因。看到对方的默不作声,就知道自己是猜对了的清光特别愉快的推了推对方,“既然是带了便当,那就拿出来吃啊~”

 

  “难得的爱·心·便·当的说~”

 

  呜哇。

 

  果然,脸红得立刻上了一个层次。清光在心里偷笑得要死,没有想到,不管是谁,陷入爱河的时候都是这样又笨蛋又纯情。

 

  “只是很普通的便当啊,才不是……什么……”拗不过清光,而且眼见也隐藏不下去了,山姥切就开始磨磨蹭蹭地把藏了好久的便当盒端出来,看起来很实用的便当盒,意外的有山姥切的风格。他不好意思说出那个名词,就只是很模糊的否定,“才不是那个啦。”

 

  “哦~”清光拖长了语调表示他懂他明白,“总之你快吃饭吧。”我好想看到底是怎样的便当啊。

 

  既然是让山姥切这么介意,那肯定就不是普通的外卖便当。绝对是满怀爱意❤的手制便当。然而以清光对山姥切男朋友的印象而言,实在想不到那个看起来就像钻石王老五的男人居然会拥有烹饪技能。

 

  所以真的是好奇得不得了。清光恨不得都趴到对方的肩膀上去了。看到山姥切还一副犹犹豫豫不敢打开盖子的样子,清光就很干脆地把自己的便当盒打开,“就只是便当而已,不用那么介意啦,我也可以把我的便当给你看啊,反正最后都是要吃掉的嘛。”

 

  听到他的安慰,山姥切好像也没有变得特别放松的样子,反而是有些自暴自弃,他看了清光一眼,然后对他说,“可能一会儿出现的东西会影响你的食欲,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看比较好啊。”

 

  “怎么会!”清光一口否定,“不管一会儿我看到什么‘baby我爱你’还是用番茄酱画的一颗红心,或者是从寿司里吃出了戒指之类,我都不会吃不下饭的。”不如说,相当期待想要看这些桥段的真人版!!

 

  “……”山姥切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诡异,好像是在说“你为什么会想到那些”的样子。不过既然清光坚持到这个地步,那他也没有办法。

 

  “那麻烦你先退后一点。”

 

  “干嘛?”清光不解的问,不过还是很乖的和山姥切保持了一点距离,“是怕被你们的恩爱光波闪瞎吗?好的好的我懂我懂……”他说着就乖乖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然后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山姥切的便当盒打开了。

 

  黑色……

 

  黑色的……

 

  黑色的一团……焦炭……?!!!

 

  清光的眼一下子瞪圆了。

 

  比起他的反应,山姥切倒像“果然如此”一样扶住了额头。

 

  “这是什么?”清光问山姥切,“说好的爱心便当呢?”他左看右看那团不知道原材料是什么鬼的什么鬼,“这真的不是恨你的人送给你的便当吗?而且这种东西,真的能够叫做便当吗?”

 

  “我也在想。”山姥切默默的说,他想起今天早晨出门的时候,三日月叫住他,然后递给他这个便当盒。

 

  “不给恋人做一顿饭实在太说不过去了,一直都是你在做饭,实在是辛苦你了。切国,这次就请尝尝我的手艺吧。”三日月这样说着,满面笑容。“我有照着食谱做,所以绝对没问题的!”

 

  就因为听信了对方的“绝对不可以偷看,要到了学校才可以打开啊!”的话,结果现在就看到了一团黑炭。

 

  到底看的是哪一国的食谱啊!!

 

  虽然知道三日月厨艺之差,不过没有想到可以差到这个地步。自己出门之前也并没有路过厨房,所以也不知道厨房现在是个什么惨状……

 

  莫名变得有些忧心的山姥切把筷子拿了出来,而一边的清光对于他的动作感到了惊恐。

 

  “怎么了,山姥切,你打算吃这个东西吗?”

 

  “……尝尝看应该没问题吧?”毕竟是对方做的食物,虽然外形不太好看,但是大概是可以吃的。

 

  “你最好考虑一下啊。”清光语重心长的说,“也许到时候需要去医院洗胃。”

 

  “哪有那么夸张啊!”山姥切真是谢谢清光的担心了,“最多只是很难吃而已。”

 

  “还最多很难吃?你到底是受了多少毒害啊?”清光就那样看着山姥切用筷子努力戳了一下块儿黑炭下来,居然还真的放进嘴里,然后嚼了嚼,吞了下去。

 

  清光盯着山姥切,对方的脸色没有任何的变化,目前没有任何的中毒迹象。

 

  说不定自己是冤枉这个黑暗料理了?这样想着,清光看了山姥切好几秒,才开口问,“怎么样。”

 

  山姥切默默地放下了筷子,然后捂住嘴,一脸生无可恋地说:“……果然,很难吃。”

 

 

 

 

  “到吃饭的时间了?”三日月听到助理的声音,抬起手表看了看,“啊,真的。”在对于助理的“需要帮您订餐吗”的疑问,三日月回答说,“不用。”

 

  坐在他对面的小狐丸有些诧异地抬起头,看到三日月满面笑容,瞬间有些不好的预感。

 

  “等一下,”他叫住准备出门的助理,“请帮我订一份餐。”

 

  “好的。”对方点点头,然后走了出去。

 

  三日月还在笑,小狐丸觉得空调的气温可能是开得有些低,他决定去把温度调高一些,结果就听到对方的声音,“小狐丸。”

 

  上扬的,绝对不怀好意的声音。

 

  小狐丸决定装作耳聋了。

 

  然而某个人是绝对不会就这么轻易放弃的,“真不知道,那种工作餐到底有什么好吃的啊。”三日月用手托住下巴,状似相当无辜的明知故问。

 

  虽然不好吃,但是没有办法啊!! 

 

  知道自己一旦回答,就绝对会中计的小狐丸闭紧了嘴巴。

 

  “本来工作就很辛苦了,如果没有一点慰劳品的话,真的是完全没有干劲啊~”语气是完全的夸张,小狐丸打赌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的老板喜欢这么爱演戏了,尤其还是用那么浮夸的演技,特意,把便当盒从保险箱里拿出来!!

 

  “我认为吃饭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不应该随便敷衍。相应的,对于做饭给自己吃的人,也应该怀有感激之心,对吧?”

 

  你对于给你做饭的人明显是不安好心吧。小狐丸在心中吐槽说着,却还是没有停下手中的笔。

 

  “嗯?你为什么不说话呢?小狐丸?现在是午休时间,我认为你应该放松一下。你如果饿了,又不想吃工作餐的话,我有好吃的外卖可以推荐给你啊。”

 

  三日月笑得眉眼弯弯,“都是我和切国去吃过的店,亲自品尝过的,口味绝对不会差。”

 

  真·是·够·了!

 

  一直饿着肚子加班就算了还得遭受这种精神攻击的小狐丸一下子就捏断了手中的笔。

 

  “你也不想想我这是为了谁而加班啊?!”都是因为某个人的拖拉才导致自己要过来救场的啊?!而且啊——!!

 

   “说是推荐外卖,每次就给我看你的相册,然后一个不·小·心就手·滑翻到不该看的照片,要不然是你们的合照,要不然就是你那些角度诡异的偷拍照,总之就是想炫耀你的恋人可爱啰。这也就算了,好吧,这也就算了。但是啊,但是——!!”

 

  说到最气愤的地方,小狐丸蹭地站起来看着三日月,“你居然把对方给你做的饭的照片显摆给我看,让我误以为是哪家外卖,等我问你‘啊要不然就吃这家吧?’的时候然后故意回答‘哈哈哈哈可惜这个是只做给我吃的哦’……这个样子,你还有人性吗?!”

 

  已经不是怨恨,而是怨念级别的了啊!

 

  面对小狐丸的满腔怒火,三日月反而显得相当诧异,他很是无辜地眨了眨眼:“年轻人不要火气这么大嘛。”他很从容地抬起他的便当盒给小狐丸看,里面一派色香味俱全,“难得我想把便当分享一点点给你吃的说。”

 

  “谁想吃啊——!!”小狐丸简直要仰天长啸,这个家伙到底听不听人说话的啊?!

 

  “那这是你自己不想吃的。”三日月很迅速地把便当盒收回来,动作干脆利落没有半分迟疑。然后叉了一个小章鱼放到嘴里,嚼了两下然后面带笑容的吞了下去。

 

  “啊,果然好吃。”

 

 

-tbc-

  


 
   
评论(5)
热度(144)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