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你喜欢爱撒娇的男朋友吗?-02-

虽然说是02,不过感觉和01的联系并不那么紧密

总之还是介绍(copy)一下设定


迷之社会人三日月x高中生国酱

三明是恋爱脑(只和国酱相处的时候)

微妙的犯罪感,然而并没有。

没有意义的撒糖。

让烛台切背锅(?)了对不起<_ _>

虽然是三山,然而国酱只出场了一下下w



-正文往下-


02

 

  “请喝茶。”

 

  三日月现在坐在教师办公室里,对于端水给他的国语老师道了一声谢谢。

 

  本来是灼热的夏季,办公室里为了省电平时只是开风扇,但是自从今天这位家长走进来,不知道为何,忽然就让人产生了一种“不可以怠慢美人”的气氛,于是一下子就打开了空调,呼啦啦的转动了起来。

 

  接过茶杯的时候也是双手,看起来非常的有礼貌。明明服装都很得体,看起来应该是出身很好的家庭,甚至都能够闻得到身上的古龙水味道,不明显,但是很让人舒服。举止优雅大方,容貌也相当出色秀丽,实在是很难让人相信,他居然是一个高中生孩子的父亲了。

 

  “今天请您过来,是想要和您谈一谈山姥切国広的事情。”

 

  班主任烛台切慢悠悠地开了口,他负责的科目是数学,山姥切在这方面的成绩很好,在其他科目的成绩也是,一直都是成绩良好的学生。所以这次家长会的主题并不用担心成绩,而是其他的方面。

 

  “好的,您请说。”坐在对面的男人有些不符合年龄的拘谨,可能大部分家长在面对老师的时候都会这样,不自觉地恢复到还是小学生的时候,有些紧张地听着老师发言。烛台切注意到这个男人有一点点慌张,所以安慰对方说,“不用担心,国広君的成绩一直都很好,这次考试也稳定在前十名之内,他只要继续努力的话,考上理想的大学是不成问题的。”

 

  “那就好。”那个男人听到这些话笑了起来,冲淡了那些不可方物的冷淡气氛,看起来非常的和善,也许所有家长都是这样,在谈到自己孩子的时候都会毫无保留地表露出最诚实的神情吧。

 

  “切国他平时真的很努力。”对方笑吟吟地说,“有时候我睡着了,他都还在学习,真是让我有点惭愧呢。”

 

  烛台切笑着接过了对方的话,“是的,虽然平时可能有点不太看得出来。但他的确是一个努力的孩子。”

 

  对方家长点了点头,看到情绪正好,所以烛台切迅速地切入正题。

 

  “因此,也正是想和您谈一谈,关于国広君平时的个性问题。虽然您和我都知道他是一个好孩子,但是在和其他同学交流的时候,会不会有些太寡言少语了呢?”

 

  甚至可以说,有点别扭。

 

  “会吗?”果然,一听到自己孩子的毛病,对面的家长就露出了有些疑惑的神情,“我觉得切国和我在一起的时候很活泼啊。”

 

  戴着独特发饰的家长想了想,然后看着烛台切说:“虽然有时候他的确不太讲话,但那是因为他可以自己解决,他解决不了才会跟我说。平时的交流的话,他也有和我说学校的情况……”

 

  他放下手臂,从手腕处滑落的衣袖露出一截手腕白皙得惊人,而那同样白皙的脸颊上显露的眼神却陡然降了温。

 

  “我以为他在学校过得很开心。”

 

  “或许的确如您所见的,”烛台切努力试图想要让家长信服,“但是您也知道,您对国広君而言是不一样的,他在您面前的表现,和他在其他人面前的表现,肯定是不同的,对吧?”

 

  的确。

 

  对面的男人露出了明白的微笑点了点头,看起来非常赞同。虽然烛台切不太明白这到底是有什么好高兴的,不过还是努力深入话题。

 

  “所以,可能您所看到的国広君,和他在学校里的表现是不太一致的。就比如说,您知道他很喜欢戴着兜帽吧?”

 

  “知道。”三日月点点头,“那是因为他不太喜欢把容貌暴露在其他人的眼前。”

 

  “那您觉得这样对吗?”烛台切循循善诱地问,“学校有统一的制服,按道理是不应该再额外地对服饰进行什么改变的。”

 

  “我觉得挺好的。”三日月很迅速地说。

 

  “……”烛台切沉默了一下,考虑到的确存在家长会溺爱孩子的因素,他还是更改了一下说法,“但是这样的做法会让他和其他的同学区别开来,或许他的确是有自己的原因,但是这样就将他自己特殊化了……您认为这样是正确的吗?”

 

  “……”可能是有些无法确定烛台切的意图,本来三日月是想要说什么的,但是对上烛台切的视线,他又犹豫了,思考了一下,才慢慢地开口说“有什么……不对吗?”

 

  烛台切一时之间被问住了。不如说,完全没有想到会被反问这样一个问题。

 

  “在我看来,切国就是独一无二的……他的确是特殊且不同的,这样,有什么不对吗?”

 

  “……”烛台切深吸了一口气,“请您放下您个人的感情,”他竭力说,“这只是您的个人看法,但他既然是在学校里,就要符合群体的规则。”

 

  像这样溺爱,是绝对不可以的。

 

  “或许的确他有他个人的原因,”比如说不想将自己的容貌显露出来。“但我们希望他可以遵守校规,并且可以和其他同学更加亲近一些。”

 

  虽然那一头金发的确很惹眼,但是归国子女所以没有办法吧。烛台切有些漫不经心地想着,不过看着坐在他对面的三日月,无论怎么看都是端正且标准的和风美人,不知道为什么心头就有了些许模糊的疑问。

 

  “这是他自己的事情。”没有想到坐在对面的家长居然这么说,“虽然你们让我劝他,但是我的准则,就是尊重他的决定。何况我自己也认为……这样做没有什么不好。”

 

  黑发的男人有些腼腆地笑了笑,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有些可怕,“更何况,切国想要亲近谁,不亲近谁,都是他的自由。”

 

  “我认为其他人不应该对他多加干涉。”三日月抬起头来看着烛台切,笑容有些不容反对的强势。

 

  “感情是一种发自真心的反应,切国想要和谁交好,自然会产生缘分,如果没有的话,为什么要勉强呢?”虽然是笑意吟吟,但是完全不给人回话余地的三日月慢慢地说,“据我所知,切国已经和名叫加州清光和大俱利伽罗的同学都建立起了很深的友谊。这种情况,您应该也知道吧?”

 

  烛台切无言地点了点头。

 

  “人生在世,知心朋友能有一二都算奢侈。切国现在有两个,我觉得很足够了。”三日月笑着看烛台切,“纯粹为了社交性而建立的虚假的友谊,您认为有必要吗?”

 

  “用虚假来形容……”烛台切感觉到一种太过强势的气场,这很糟糕,因为对方显然是固执地不愿意接受他的提议,“我认为学校不仅仅是传授知识,更是让学生们互相感受人与人之间交流场所的地方,如果他可以遵守群体规则,或许对他而言会更好一些。”

 

  “更好……是指什么呢?”三日月反问,“是有什么实质性的利益吗?”

 

  “不,并不是那样。”烛台切连忙否定。

 

  “就算是,我想他并不需要用这种手段去获得。”三日月垂下眼,漫不经心地说道,“那不值得。”

 

  烛台切看了看对方手腕上价值不菲的名表,心中暗暗吐槽了一句,果然是不缺钱的家庭,任性得有够可以。

 

  “我是说,在性格上,或许可以更加容易接触一些。”烛台切说,“那对他而言并没有坏处。”

 

  “那也要他自己来决定。”三日月想也不想地回答说。

 

  “但是国広君现在看起来有些不善与人交流,这也没有问题吗?”烛台切问,“或许的确,有您在的话,他是可以无忧无虑的任性……”烛台切不是没有见过这种类型的家长,认为自己可以为孩子操劳一辈子,所以就放任孩子的一些“小毛病”,但是作为一名教师,烛台切是不赞同这种偏爱的。

 

  “但是您认为您可以宠他多久呢?他总有一天会独立,会脱离您。那个时候,他需要用他自己的力量去接触这个世界,如果他没有融入群体的能力,一个人是坚持不了多久的。”

 

  在三日月的“一辈子”脱口而出的时候,烛台切并不意外。溺爱的家长就是这样,认为自己可以陪孩子走一辈子,但是不行。

 

  “我明白您的感情,但是您也要适当的放手,这样的爱并不是爱,而是害啊!人一直都是群体性的动物,不学会社交是不行的。”

 

  说到这里,烛台切叹了口气。坐在他对面的三日月也有些沉默,直到自己可能说得有些太过直白了,烛台切想要委婉一点的找个台阶下,才发现对方的脸色不太好。他刚想开口问,就听到对方的喃喃自语。

 

  “……或许是吧。”听起来有些难过的声音,刚才还很任性的家长,一下子就像被霜打过的茄子一样,萎靡了下来。“或许的确是我太过自私了。”

 

  声音有些哽咽,好像是快哭了?

 

  烛台切有些震惊地开始思考起纸巾在哪里这个问题。

 

  “因为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就是这种性格。”好在对方从西装的口袋里拿出了手帕,非常轻地擦了擦脸,“第一眼看上去并不是那么好接触的性格,但是只要愿意花时间了解,就会明白他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孩子。”对方吸了一口气,“我真的觉得,这样的他就很好了……就算不改变,也没有什么……”

 

  烛台切惊讶地听着对方所说的话,什么叫,认识他的时候?而且他现在才想起来对方的姓氏……

 

  “等一下,三日月先生。”烛台切愕然地打断了对方的独白,“难道说,难道说您不是……”山姥切国広的亲生父亲?

 

  他没有直接说出后半句,但是对方也足够领悟了。三日月点了点头,“是的,还没有。”

 

  “也就是说,你们……”只是养父子?

 

  “是的。”

 

  看到三日月相当坦率的承认了,烛台切反而觉得过意不去,“所以姓氏才不一样吗……”

 

  “那正是我努力的目标。”刚刚还有些眼圈发红的男人不好意思地微微笑着说,“我相信总有一天会是一样的。”

 

  “没有想到您家里是这种情况,”烛台切觉得非常歉疚,养父子的家庭的确要复杂一些,所以难怪三日月对于国広的教育会这么奇怪,可能正是因为没有血缘关系,所以棘手得无可奈何吧。“对于您说了一些冒犯的话,还请见谅。”

 

  “哪里,是您让我考虑到了一些问题。”三日月也很礼貌地回礼,“您也是为了切国着想,我明白的。”

 

  “我相信您也是,看到您那样尊重他的意见,就可以知道您也是全心爱着他的吧。”明明都没有血缘关系,却可以做到这一步,烛台切都有点佩服对方,“我相信,总有一天国広君会随您的姓氏的。”

 

  被这样说的三日月明显是惊讶了,他眼睛一下子睁得很大,“真的吗?”那样欢欣的表情看起来有些稚气,都不像一个家长。

 

  烛台切忍不住笑着点了点头。

 

  三日月一下子就笑了出来,不过像是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他很快又说,“不过,切国他很介意这件事。虽然很感谢您的支持,但还是希望您当做不知道这件事吧。”

 

  “当然,我会保密的。”烛台切说,毕竟这种特殊的家庭关系,宣扬出去了反而不好。

 

  “非常感谢您。”三日月笑了,随着放学铃声的响起,烛台切送对方走出了办公室。

 

 

  当天放学的时候,山姥切国広很是惊讶为什么三日月会从教师办公室走出来,并且自己的数学老师烛台切对于自己被一个男人牵手带走的场景感到丝毫的不吃惊并且还微笑目送。

 

  “你的数学老师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啊。”三日月如此说道。

 

  “的确。”山姥切国広若有所思的表示赞同。“不过,”他看了看三日月的脸。“你怎么了吗?”

 

  他伸手摸了摸对方的脸颊,“好像哭过了。”

 

  三日月正好迎上山姥切担忧的目光,坦率地看着他,里面写满了对他的关切。想到在办公室里老师说的“你能够宠他多久呢?”这个问题,三日月觉得心境很是奇妙。

 

  “是发生什么了吗?老师对你说什么了吗?”山姥切看着三日月,“如果他太过分了,你要告诉我。”明明是很不得了的发言,但是山姥切手上的动作却相当温柔,他用手很轻地擦了擦对方的眼角,像是要将那几乎无法察觉的泪痕都抹消掉。

 

  “没有。”三日月摇摇头,对于自己恋人的这种反差,他总是忍不住想要笑起来。

 

  被宠的人,明明是他才对啊。

 

  不过,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再纠缠上去,所以三日月赶紧转移了话题。

 

   “他说支持我哦。”三日月转过头,两眼闪闪发光的看着山姥切。在对方的“支持你什么?”的疑问里,特别认真的说,“他支持你随我的姓呀!”

 

  “怎么可能?!”山姥切立刻就被吸引了注意力,“老师怎么可能赞同这种事!”

 

  “是真的。”三日月很委屈的说,“不信你可以去问你的老师。”

 

  “我怎么可能问得出口啊?!”山姥切国広无论如何都做不到去问自己的数学老师“请问你是同意我和一个叫三日月宗近的家伙结婚了吗”的事,“绝对是你骗我的吧?!”

 

  “才没有——!!”

 

  晴朗的夜空下,可以听到“任性”的家长很伤心的哭号。

 

 

-tbc-


 
   
评论(7)
热度(175)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