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夜莺为谁而鸣唱-04-

这章是有点少,不过慢慢磨吧……

我是觉得心里很平静的……




-正文往下-


04

 

  “确如您所说。”经过了几个晚上的观察,三日月现在正在向三条先生汇报夜莺的情况,“他的确只有在晚上才会变成人形,日出之后,就又是鸟类的形态了。”

 

  “这就和当年旧友向我提到的情形一样。”比起三日月愉快的神情,三条先生更像一位陪着孩子胡闹的家长,“日落之后化为人形、日出之后变回鸟类,这般不思议的情况,我也想亲眼目睹看看呢。”

 

 

  于是,等待夜幕降临、再度踏入小房间的人变成了两个。三日月等待房间里振翅的声音低下去了之后才打开了房门,青年羽翼消退的瞬间正好映入了他们二人的眼帘。

 

  看到多出来的一个人,青年显然十分惊讶,他慌乱地抖动了一下肢体,白皙的肌肤在月光下炫目得耀眼。三日月在青年的面前正坐下来,然后为对方引见他的主人。

 

  “这是我的主人,三条宗近。”

 

  他对青年这样说,同时侧了侧身体好让三条先生走进来。面对三条先生打量的视线,青年还是惊疑不定的瞪圆了眼睛。

 

  看到这种场景,三日月又补充说,“为你召来医生的也是三条先生。”

 

  听到这一句,青年才转过了视线看着三日月,三日月岿然不动地和青年对视,眼神中没有半分的隐瞒。

 

  夜幕是他眼眸的颜色,那其中凝结了整片的苍穹,无法计数的星辰都隐藏在他的眼眸之中,那些微小而温暖的光芒最终汇聚成了一条河流,默默流淌着温柔与从容。

 

  像是读懂了他的诚意,青年收回了视线,然后再度看向了三日月的主人,他面对那位即使身着便服,也依然气度不凡的老先生,慢慢地低下了头。

 

  就像花朵对微风屈膝、天鹅弯曲了它的颈项、淑女拎起裙摆表以致意那般,青年慢慢地低下了他的头颅。不是认错一样带着深深的惭愧,不是隐瞒一般带着无地自容的躲闪,因为看到陌生人而慌乱的青年收拾了姿态,他挺起脊背,然后慢慢地像鞠躬那样垂下了他的颈项,金黄色的长发随着他的动作铺开一道波浪,在月光的照耀下就像一片金色的海洋。

 

  他的动作很慢,带着一种谨慎的矜持,他的双臂朝身体两侧慢慢张开,就像舒展羽翼一般的动作。

 

  在做完了这样一个奇异的致意动作之后,青年才再度抬起头来,直视着三条先生。

 

  从这个角度,三条先生可以很清楚地看到对方的眼眸是深色的翡翠,就像凝结了悠久的时光那般坚定,然而在这朦胧月光的照耀之下,却又像森林深处的湖水一般,眼波流转之间,恍惚能够看到泛起的水花。

 

  青年有着匀称的体型和修长的四肢,以人类来说都十分俊美的容貌,他的肌肤白皙得不可思议,因为光裸着身体而全部一览无余。青年和三日月一样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第一眼让人惊艳,再细看就能够感觉得到那近似人类却并非人类的差异感。

 

  然而正是因为这种特有的朦胧感,让青年即使被一头模糊性别的长发所覆盖,那独有的好似孩童一样带着纯洁气息的眼眸、躯体、全部,都让人心生爱怜。

 

  这世间不可思议的美丽,只在夜晚静静展现的夜莺。

 

  “这可真是……”三条先生不禁失笑起来,他上次这般失神,是三日月被锻造出来的时候。那独一无二的锋利之刃居然能够现于世间,充满胸膛的自豪和满足感自是难以言喻,更不要提,人形的三日月也丝毫无愧于他的本身。

 

  不知道非人的灵物是否都是这样美丽得惊人,并且坦率得毫无遮掩,纯洁得像落到这个世界的第一枚雪花。

 

  “未料到传说居然是真的。”三条先生笑了起来,他往前迈了一步,看到青年稍稍瑟缩了一下,就又停住了,然后问道,“你听得懂我们说话?”

 

  在青年回答之前,三日月就抢着对三条先生说,“是的。”然后又转头看着青年说,“对吧?”

 

  青年没有理三日月,只是看着三条先生眨了一下眼,然后点了点头。

 

  不过三条先生还是注意到,青年的眼神似乎是比刚才多了一点儿笑意。即使他没有很明显的变动表情,可是他的眼睛,那不会说谎的眼睛里,流露出了些许上扬的意趣。

 

  看着对方这样的表现,三条先生忍不住追问,“那么,说话呢?能否像我们这样说话呢?”

 

  青年这次没有回答,他移开了视线然后看往了别处,没有摇头,却也没有点头。房间之内有一瞬间的寂静,然后是三日月的声音响了起来。

 

  “似乎是不行。”三日月说,他看着侧过头坐在对面的青年,对方就像一尾沉默的鱼那般,没有任何的声音。可是那份安静并不能消减他的存在感,正相反,因为青年那一头耀眼的长发,让他那种过于拘谨试图把自己隐藏起来的努力都变成了一种落空。

 

  “我从来没有听过他的声音。”三日月对三条先生说,“就如您之前所见的,他在白天也是没有声音的,所以我猜测……大概是无法说话了。”

 

  “当然这只是我的大胆揣测而已。”三日月答复完了三条先生,就对青年施了个礼,“如果有冒犯到你的地方,还请原谅我的无礼。”

 

  青年的反应倒是很平静,他看着三日月起身,然后才向对方摇了摇头。他的动作很慢、很轻,不是拒绝的急切、不是抗拒的激烈,而是相当平和地告诉对方。

 

  ——并没有,无需介意。

 

  青年的眼神很温,不是湖水的冰冷,不是薄冰的刺骨,而是贴着肌肤之后被捂热了的玉,带着不易察觉的温吞,只有与那深如夜幕的星空一般的眼眸接触,才察觉到蔓延开的暖意。

 

  即使不用言语,也总有途径能传达心意。

 

  三日月是看懂了,所以他微微笑了起来。看到他笑,青年的嘴角似乎是有那么一点放松了。

 

  

 

-tbc-


 
   
评论(2)
热度(91)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