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刀剑乱舞】切国今晚留下来/Girikuni Stay Night-前哨战-

病情、病情又加重了。

果然FATE的paro必须要加入MASTER的戏份才有意思是吧!

所以这次……我,又有了新的想法!

于是就是大菠萝xFATE的paro!所以就更加乱了,不过为了方便大家阅读,我会把演员表贴在最后的!



-即使忙成狗也要把脑洞记录下来-




-Caster-

 

  “我还以为是怎么回事。”逆卷修用一贯毫无干劲的语调说着话。他的面前站着一个容貌秀丽得令人吃惊的男人。就算修本人遗传自母亲的美貌已算是罕见的了,然而这个男人的程度却要更上一层。

 

  (此处省略对三日月美貌描写五百字)

 

  “哈哈哈,看来你就是这次我的主人吗。”

 

  和修的有气无力相反,眼前的这个男人却笑得相当爽朗,又带着别样的沉稳感。外貌看起来不过三十代的年纪,给人的阅历感却仿佛相当深厚。

 

  不仅如此,这个美貌的男人自称是Caster,还表示修就是他的Master,虽然他现在不用灵力供给,但是请修在必要的时候提供协助。

 

  “灵力供给……?”修重复了一次这个词,这对于他来说毫无概念,“是要我分给你血吗?”

 

  这可真是相当有趣的要求,居然要求一个吸血鬼给他提供血液。按道理讲应该是反过来吧?应该是三日月乖乖给他血才对。

 

  不过……

 

  逆卷修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男人,虽然长得好看,很明显却并不是只有脸蛋可以的类型。虽然说是他的从者,但是态度却相当的傲慢,不是故意为难人的傲慢,而是毫无自觉的一种优先阶级的无视。

 

  修并不认为这个男人会主动送血给自己吸,这种笨蛋一样的行为只有某个笨蛋才会做吧。

 

  说起来,某个笨蛋是到哪里去了啊……

 

  感觉一觉睡醒惹上了麻烦事的修决定再去睡一觉,那个刚刚见面的Caster却问他,“主上,您要去休息了吗?可以先为我介绍一下这个世界的状况吗?”

 

  比如说外面为什么这么黑……虽然全是夜晚的时间对他大有好处。

 

  “那种事情……”修才刚开口,就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你自己看着办吧……”说着,他就拖着脚步走向了卧室,挺拔的背影慢慢消失在楼梯转角处。

 

  “喔……”三日月应了一声,若有所思的抬头望向窗外血红色的月亮。

 

 

 

-Archer-

 

  

  “这是怎么一回事!”逆卷昴踢倒了凳子,又开始抓起椅子砸向大门,可是看起来外表普通的木门却丝毫没有被毁坏的痕迹,遭受了如此暴力的破坏却还是纹丝不动。

 

  “主人大人,请冷静下来!”背后还有个人劝他,努力抱着他不让他乱动,“这里一定有什么特别的法术,我们要好好考虑对策才可以。”

 

  “谁是你的主人大人啊!!”逆卷昴一把甩开对方,与对方拉开一定距离之后冲着对方大声怒吼,“我也不认识你、你也别随便接近我,不然我打坏你啊!!”

 

  “主人大人……”被他怒斥的男子明明身形高大,比逆卷昴还要高出一个半头,可是在这种情况下,显露出为难的表情站立在原地一副左右为难的样子,脑袋上的兽耳也微微耷拉了下来,看起来颇为可怜。“就算您这么说,您也是小狐丸的主人大人……这一点是不会改变的。”

 

  “唔……”有一种做了坏事的愧疚感,逆卷昴此生从来没有对谁棘手过,除了某个特定人物,很少有人能够让他抑制住破坏的冲动。

 

  而且明明逆卷昴自己也是银发红眼,可是看着眼前这个自称是小狐丸的男人,对方一袭银白色的长发,脑袋上还支着两只兽耳,红色的眼眸中涌动着稳定的恒温,和一头短发,眉间积聚的戾气更显红瞳凶猛的逆卷昴截然不同。

 

  “不要叫我主人大人。”逆卷昴费了好大的戾气才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我根本就不想当你的主人大人,放我一个人待着就好了!”

 

  说着就又觉得来气,明明自己是在自己的棺材里冷静冥想的,为什么一觉睡醒却出现在这种鬼地方,而且还是和这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困在一起啊?!

 

  “那可不行,保护MASTER是从者的责任。”说到这里问题,小狐丸一脸严肃的对逆卷昴说,“就算小狐丸是可以自由度最高的Archer,平时也要相伴在Master的身边才行。”说这话的时候小狐丸的脸上带着笑意,那是一股纯然的信赖的表情。“主上大人的安危就请交给我小狐丸吧。”

 

  “哈?!”什么MASTER,又什么从者啊?!

 

  “而且你说平时都要相伴……”逆卷昴一脸晴天霹雳的表情,“也就是你一直都要跟着我的意思?”

 

  小狐丸笑着点了点头。

 

  “谁要啊!!”换来的是逆卷昴立刻瞬发的咆哮,“我都说了让我一个人待着就好了!不要跟着我!也别靠过来!更不需要你来保护我的安危!”

 

  为了表示自己的威慑力,逆卷昴说着就一拳打在墙壁上,砸出好大一个坑。“不然的话,别怪我打坏你!”

 

  小狐丸先是小小的瞪圆了眼睛,然后用满脸崇拜的眼神看着逆卷昴,“既然主上大人如此勇猛,那小狐丸也可以放心稍许了。只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请您让我随侍左右吧。”

 

  “都说了不要了——!!”逆卷昴又摔了一把椅子。这只狐狸到底有没有听人说话啊!!

 

 

-Lancer-

 

  带着手套的洁白的手指在门上敲了两下,没有得到回复,只是从房间里传出的微弱的音乐声停了下来,没一会儿,就得到了进入的许可。“请进。”

 

  推开门,果不其然看到某个练琴的身影。对方正拿着琴,静静的看着他。一期一振把端着的茶搁到桌子上,然后微笑着向对方说,“已经到了这个时间,主上请休息一下吧。”

 

  “不用。”某个和他的发色如出一辙,眸色也像是混合了木质原色的暗金的少年又再度把小提琴搁到了肩膀上,“你打断了我的练习,我要把这一节再重新拉一遍。”

 

  “抱歉。”虽然相处的时间尚短,不过一期一振对于这位Master对于音乐的痴迷程度已经有了初步的认知,然而即使如此,或许是兄长的天性作祟,面对这位才刚刚十几岁的少年,一直练习的高强度未免也还是有点太辛苦,所以他才擅自主张的送茶过来,希望对方能够休息一下。

 

  “那我先告退了。”不过既然MASTER没有休息的打算,一期一振也不会勉强,正打算退出房间,对方调整姿势的手却又停了下来,暗金色的眼眸低垂向琴弦,“等一下。”

 

  虽然他并没有看向一期一振,不过这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这话是对谁说的,已经很清楚了。

 

  “你要留下来也可以。”对于一期一振脸上疑惑的表情,月森莲说,“就坐在一边,安静的听我拉琴就好了。”

 

  他抬起下巴指向琴房里靠边的一拍座椅,“你似乎很喜欢小提琴。”

 

  “是的。”一期一振坐了下来,看着月森莲微微笑开了,虽然他不太懂这种西洋的乐器,“因为听起来十分悦耳,让人的心灵都能够平静下来呢。”

 

  “或许是因为主上的琴声有魔力吧。”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感觉,演奏起来的时候,仿佛周边的一切都静止了,只有琴声在流动。

 

  面对这样直接的赞美,月森莲早已经习惯,他都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说了一句,“那是因为我最近练习的都是哀愁系的曲目罢了。”就再度将头轻轻靠在小提琴上,再度用他那纤细的手指,编织出悦耳的音符。

 

 

 

-大概是这样的感觉-



演员表

Saber     山姥切国広   MASTER 小森唯(?)

Caster    三日月宗近   MASTER 逆卷修(?!)

Archer   小狐丸        MASTER   逆卷昴

Lancer    一期一振     MASTER  月森莲

Rider     鹤丸国永    MASTER   逆卷绫人

Berserker  萤丸        MASTER  Guilio

Assassin   ——         MASTER ——

然后是注释

从者全部是刀剑男士没错,但是MASTER阵营就相当复杂,

逆卷修和逆卷昴还有逆卷绫人都是来自DIABOLIK LOVERS剧组,当然,修和昴的从者之所以会是三日月和狐球的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声优梗(笑)

月森莲来自金色琴弦剧组,和171哥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并不

Guilio的片场更远了,他的全名其实是Giulio·Di·Bondone来自LuckyDog1剧组,和萤丸小恶魔也是……同一个声优(笑)

鹤丸……就是莫名觉得他和AYATO一定很搭(调皮组?

至于国酱的MASTER为什么是小森唯……并不是玛丽苏的意义(虽然要这么说也行)不过其实也有剧情安排的考虑……嗯……

然后注释的注释:

DIABOLIK LOVERS,爱称大菠萝,某神经病乙女系游戏,其主角为小森唯,本文中所涉及的到的梗都来自于游戏,脑补人物的长相也请按照游戏CG来

LuckyDog1,缩写LD1,某不纯洁BL游戏,Guilio是其中的攻略角色之一,详情可见百度,最大的特征大概是……杀人手速特别快,人性战斗兵器。(笑)

金色琴弦,某著名音乐游戏(不)乙女游戏,月森莲是其中的攻略角色之一,因为真的太爱音乐了,太爱音乐了,太爱音乐了,如果没有后期恋爱剧情的突变真的会让人怀疑他到底爱不爱日野香穗子(同作女主)啊!!!


大概就是这些,交代完了。

啊?你问国酱姥爷还有萤丸怎么没出场?

——因为还没写到啊。




 
   
评论(6)
热度(72)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