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黄金梦 -05-

虽然我也想知道,为什么总是朱雀,白虎玄武青龙不好吗(。)

不管了,这里还是遵从了不思议游戏的设定(啊说起来这个本来就是不思议游戏的paro啊!)

不过之后会越跑越偏的,习惯就好了!



05


  “这不应该呀。”


  山姥切国広听到一阵叹息,他睁开眼,就看到一张脸,被头发遮蔽住了一只眼睛,吓得他一个激灵。


  对方退远了一些,又看着他摇摇头,“不应该啊。”


  背后一片冰凉的感觉,山姥切国広起身,才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石台子上,就穿着狮子王的T恤和短裤,冷得很。他忍不住缩了缩身体,看了一下四周,很明显,他又跑到这个异世界来了。


  那个星术师——青江看到他发冷的样子,递了一件披风给他,山姥切国広赶紧裹住,从石台子上爬下来,找了个椅子缩着,有些奇怪地问对方。


  “到底有什么不应该的?”


  青江只是看了他一眼,却又不说话了,山姥切国広裹着披风,这边的时间也是在夜里,虽然房间里点燃了炭火,但还是架不住夜里阴冷的感觉。青江在房间里忙来忙去,摆弄那些看不懂的东西,山姥切国広没有话题可聊,一个人待着又不知道能干什么,只能没话找话,“三日月……不在这里吗?”


  青江听到这个名字一愣,后来才反应过来似的,抬眼看向他:“你是说……太子殿下?”


  听到“太子殿下”这个称呼,山姥切国広也是一懵,点点头“啊,应该是他吧。”


  “你找殿下有事?”青江倒像是发现了什么似的,紧追着他问。


  也没有什么事,只不过是在这个异世界,只见过这么几个人而已……山姥切国広在心里嘀咕着,想着这种古代世界还真是麻烦,好像有关三日月的事情都不能轻易触碰一样,“我……想找他道谢。”他想了想,“之前掉在水池里,是他救了我,我昨天回去了,才想起来还没有好好地和三日月道谢。”


  “殿下应该会过来的,你出现的时候,我就已经派人去通报了。”青江拿着一根细细的小管儿,正在纸上写着什么,“不过具体什么时候会来,我也不知道。”


  “三日月很忙?”


  就像是这个问题很可笑似的,青江笑了一下,很轻,听不出是嗤笑还是什么别的意思。


  “我问错了什么?”山姥切国広皱着眉头,不太懂对方的笑点。


  “不是。”青江放下手里的东西,有些意味深长的看着他,“只是觉得,你很特别。”


  因为自己是异世界的来客?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并没有错,但是这种被特殊对待的感觉,让山姥切国広觉得有些不自在。


  好在青江还是回答了他的疑问,“殿下公事繁忙,这是自然的。哪怕是你回来了,至少也要处理完公务才能够过来吧。”


  这句话听起来怪怪的,可是看青江一脸莫名其妙的笑意,山姥切国広还是决定放弃深究这个话题,他继续抱着膝盖蹲坐在椅子上,等着三日月,又或者是等着再一次地回到现代世界。


  一本破旧的书出现在了他的视野,山姥切国広抬起头,青江正站在他的面前。


  “这一本是《朱雀之书》,你如果等得无聊,可以看一下打发时间。”


  山姥切国広有些犹豫地接过来,翻开看了看,里面的文字都很复杂,他……看不懂。


  青江看见他把书翻了几页,一脸苦恼的样子,有些惊讶,“你看得到里面的字?”


  “看不太懂。”山姥切国広把书递还给青江,神色有些惭愧。他的成绩在学校里不能算好,但是至少不差,哪知道对上这本书,却是如同看天书一般,“只看得懂里面的图。”


  就像小学生一样,看图识字。


  “里面还有图?!”青江自己拿过书翻了翻,好几张图略了过去,青江却停在了一页写满字的那一张,“图上画了什么?”


  “图被你翻过了。”山姥切国広就着青江手里的书,往回翻了好几页,“你看这里,画着一个大鸟,还有人。”


  画风也是完全异国的黑白,看起来像是鸟的东西飞在天空中,尾巴很长,样子很像……山姥切国広觉得有些眼熟,但是一时之间想不起来,鸟的下面还有房子,房子里面有人,外面也有人,趴在地上不知道干嘛,乌压压的一群。呃……数一下到底几个……


  “你能重新画出来吗?”青江却一把抓住了山姥切国広试图数清楚房子里到底有多少人的手指,语气一下子没有了那种轻飘飘的感觉,非常的认真,“照着你看到的画面,重新画出来?”


  “这书上都有,我为什么要画出来?”山姥切国広被青江的反应吓到了,“而且我……画画不怎么样。”


  “不……”青江急急打断了山姥切国広的话,不等他说完,房间外面就又有一个声音传来。


  “因为那本书是空白的。”


  山姥切国広和青江回过头去,三日月正从外面走进来,外面的侍卫跪了一地,却没有一个人提醒三日月来了。


  虽说只是萍水相逢,但毕竟三日月对自己有恩,现在能够重逢,心里自然也是有一些高兴的,只是山姥切国広旁边的青江却是面色发白,听到三日月的声音,手里的书都掉到了地上。


  三日月走了过来,对着山姥切国広点了点头,脸上还带着笑意,他弯下腰捡起了地上的那本书,葱白一般的手指愈发衬得封面的古旧发黄。他把书递给青江,还是笑眯眯的模样,“对吧?”


  “殿下。”青江的声音一下子弱了下去,看了看眼前的书,犹豫着没动,他的眼神扫到了站在一边的山姥切国広,赶紧转换了话题,“神子有事情找您。”


  三日月硬把书塞到了青江手里,这才转过身看向身边的人,“你有事找我?”


  “对。”山姥切国広虽然搞不清楚状况,但是自从三日月一进来,房间里的气氛就陡然变得紧张起来这件事他还是感觉得出来的,“之前你救了我,我还没和你道谢。”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用上之前临时想到的凑话题的事情,“我……现在没什么回礼,也许马上就要回到我原来的世界去了,所以……”


  “你要对我以身相许?”一直脸色平静地听着山姥切国広挤牙膏一样说话的三日月突然爆出了这么一句,旁边的青江一愣,山姥切国広也是吓了一大跳。


  “不是!这怎么可能!”看到三日月眼中的笑意,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过剩了,山姥切国広脸上一红,也顾不上那么多了,直接一口气都说了,“要是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找我,趁我现在还没回去,我应该马上就要回去了。”说不定就是睡个觉一闭眼的工夫,他挠挠头,“虽然我也就打架还能行,然后是外语……”


  “我不缺钱,也不缺人,打架的人也不缺。外语是什么东西?我也不要。”三日月看着山姥切国広挠头的样子,像是故意为难他似的,微微笑了起来,“还有什么别的可以选的?”


  “呃……”山姥切国広摸了摸自己浑身上下,哦,自己这次还把手机带过来了!!难怪说短裤里怎么感觉有东西咯着自己了。可是三日月要手机有什么用?这异世界能打电话吗?山姥切国広又慢慢地把手拿出来,披风被他这么一掏一拿的动作给散开了,掀出点儿风,吹得人还是有些发冷,不由得抖了一下。


  “给你。”三日月把自己身上的披风解下来递给他,周围一圈白绒绒的皮毛,摸着就很厚实,很暖和。


  山姥切国広想拒绝,毕竟身上已经有一件青江送的了,可是这衣服看着真的很暖和,而且三日月也没有容许他拒绝的样子,直接把披风怼到了他的跟前,还帮他披上。他现在完全被一股暖融融的热流给包围,从脚底暖到头顶,热乎得瞬间有些发晕。


  或许就是这样,才让他突然有了一个奇妙的想法。


  “之前不是说我是什么……神子什么的?神子很厉害吗?那神子是不是可以做到一些一般人做不到的事情?”


  “对。”三日月慢慢地说,“有一件事,只有神子能够完成。”他的视线扫过青江,对方沉默地躲开,又重新回到山姥切国広身上。


  “我需要你祝福我,成为皇帝。”


  

-TBC-

 
   
评论(3)
热度(92)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