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黄金梦 -04-

04

  强烈的红光一下子炸裂开来,充满了整个红光,在狮子王惊恐的“我们不会也要穿越过去吧!”的喊声中,大俱利只觉得有什么东西陡然压向了他,当时就站立不住,身体一歪。


  “呃!”


  “啊!”


  “嗷!”


  大俱利伽罗捂着后脑勺坐起来,房间里的红光似乎消退了一些,视野看得比较清楚了,但是身边好像……多了个人?


  他看向了自己的左边——狮子王正捂着胳膊,一个劲儿地吸冷气。


  再看看右边——金黄的脑袋耷拉着,还用手捂着的这个人,好像是……


  “国広回来了。”坐在电视机旁边,比较远而没有被波及到的同田贯正国很冷静地说。


  狮子王闻言一个激灵,山姥切国広也蒙了,抬起头,看了看周围,又看了看他们几个人,眨了眨眼睛,好像还没反应过来的样子。


  “你可回来了!吓死我了!”


  狮子王一个健步就飞奔过去,搂着山姥切国広一副天都塌了现在终于又补上了的表情,还揉了揉山姥切的胳膊,又捏了捏腿脚,还让对方转几个圈儿。


  “让我看看人是完整的吗,这一趟穿越没少点儿什么吧。”


  在狮子王扒拉山姥切国広的裤子之前,大俱利伽罗很恰当的制止了这种过度兴奋的行为。


  为了庆祝好兄弟的异世界一日游平安归来,加上几个人也没吃饭,狮子王就提议到附近的快餐店去聚个餐。


  席间自然免不了八卦山姥切国広的异世界见闻,不过说起来也才一天,也实在记不住什么。


  就是看到了一个裸男……穿越之后的第一印象还是比较难以磨灭的,但是山姥切国広并不想提起这个,至于自己怎么回来的,他也是一头雾水。


  这两天现实—异世界—现实的来回折腾实在太过虚幻,甚至让他觉得这可能是一场梦。可这样却无法解释其他三个人又怎么会陷入和他一样的梦中,而且异世界的触感都是那样清晰真实,溺水的窒息感,那个令人印象深刻的青年,还有那种古旧的服饰,以及……好硬的床。


  感觉背部还在隐隐作痛。


  山姥切国広低头啃着炸鸡,有点心虚地隐瞒了“床太硬咯得我背疼所以来回翻滚结果一不留神掉下去然后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你们了”这一详细过程。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的狮子王只当是受了惊吓,所以也没多问,觉得只要人安全回来了,就什么都好,他好,自己也好,大家好,都好。


  临了要走的时候,四个人的家都不在一个方向,应该就地分头走了,狮子王看着山姥切国広,又有些犹豫,“我有点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去,要不然你还是在我家住一晚吧,正好明天周末。”他转头又看向大俱利伽罗和同田贯正国,“咱们一起打游戏呗?”


  我就是在你家去的异世界,难道走夜路还能比穿越更危险吗……


  山姥切国広看了看一脸兴奋的狮子王,眼见大俱利和同田贯也没有什么反对的意思,毕竟四个人也是经常一起玩。


  “反正不要再看动画就行。”他只能提出自己的最低要求。


  一瞬间就反应到他在说什么的狮子王哈哈哈地笑起来,一把拍在他的背上,“不看,我肯定不看,魂斗罗都不打了!”


  陡然觉得背上一阵刺痛的山姥切国広嘶了一声,迎上狮子王有些惊讶的表情,“没事,那就一起去你家吧。”


  


  因为穿越这件事,山姥切国広对关影碟机有了心理阴影,而出门的时候,四个人都很高兴,所以谁也没有留意影碟机没关,现在吃了东西折返回来,客厅里还放着动画的声音。


  古早的画风和叽叽喳喳的剧情,明显不是之前看到的诡异景象,看来一切都结束了,狮子王很轻松地按下了退出键。


  画面一黑,转动的碟片缓缓退出来,然后停下。狮子王再连上游戏机,把游戏卡带塞进去。


  叮铃叮铃响起来的游戏音效,一听就知道是《勇者不要太嚣张》,看到熟悉的像素迷宫展开,什么异常情况都没有发生,山姥切国広才缓缓地舒了口气。


  他刚往沙发上一靠,就觉得背部的刺痛感又起来了。眼见狮子王已经沉迷当魔王,大俱利和同田贯时不时在一边指点,浑然一副魔王军师的模样,山姥切国広就直接起身走向了浴室。


  “哎,”他这一动作,狮子王就注意到了,“干嘛?”


  “借你家浴室洗澡。”


  “哦。”狮子王点了点头,注意力又重新放到了眼前的游戏界面上,过了一会儿又朝着浴室大喊:“你要换衣服就直接穿我的T恤!”他转头又看看左右两边的“军师”,“我T恤特别多,你们都可以穿。”


  大俱利伽罗没吭声,毕竟不打架的话没什么运动量也不至于每天都换衣服。同田贯就直接得多,“你衣服我穿着有点紧。”


  狮子王瞄了一下同田贯饱经锻炼的体格,又低头看了看自己……不由得恨铁不成钢地摇了摇头。


  


  山姥切国広倒并不想洗澡,只是想确认一件事情。


  没了校服外套的遮掩,只剩下一件白色的连帽衫,对着镜子,隐隐能看到背部有一些深色的小污渍。撩起衣服看也不是很清楚,若隐若现的,山姥切国広索性都脱了,才终于看清楚,自己的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了擦伤的划痕,显然不是新的,伤口表面已经有些凝固结疤了,说严重也不是很严重,只是背上还有些地方发青发紫,看样子又像是撞的。


  可自己这两天实在没有什么特别激烈的运动,要说的话,就是掉进那个大水池子……


  还在发育的肢体充满了青春期特有的柔韧和修长感,没有一点儿的沉赘,好像所有的能量都被完全消耗吸收,用以浇灌那皮肤之下蠢动的骨骼,用以延伸向蕴含了无限种可能性的未来。金发的青少年站在明亮的浴室里,一尘不染的镜面清楚地映照出他的模样,可他的表情却笼罩着如雾般的迷茫。


  山姥切国広有点儿想不通,如果穿越只是一场梦,那自己背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可如果穿越是真的,那自己为什么还是穿着校服,却并不是异世界的那套奇怪的衣服呢?


  他看着镜子,久久思索不出来一种能够让自己接受的“答案”,直到从窗户里吹来的晚风冷得他打了个哈欠,再看背上的伤口不知道怎么红成一片,这才一个激灵,赶紧穿上衣服。


  


  “国広怎么还没回来。”


  狮子王还在念叨,“他昨天也是去厕所的时间特别长,怎么洗个澡也这么磨叽。”


  “难道真的是便秘了?”他想了一下,还是觉得不放心,用胳膊推了推旁边的大俱利,“要不然你去看看吧。”


  大俱利回给他一个“他去洗澡你让我看什么”的冷漠眼神。


  “不是,我觉得危险啊。”狮子王一边说“担心”,但是眼神一直没离开过游戏画面,“你不知道,我为了想办法让他穿越回来,恶补了好多穿越的漫画,你都不知道有多少种穿越的方法!”他激动得把手柄按得直响,“有一种就是厕所出的事,马桶都可以穿越你知道吗?”


  “你说万一,这还不是万一,国広已经赶上一次了,这如果马桶也让他给赶上了呢?”


  “你说我说的有没有道理?”狮子王又瞟了他一眼。


  “我去看看马桶怎么穿越。”大俱利懒得和狮子王探讨“马桶怎么可能塞得下一个大活人”这种科学问题,毕竟电视也不可能装下一个大活人但就是做到了,所以……反正还是去看看得了,毕竟山姥切国広真的去浴室很久了。


  他快走到浴室门口,听见里面有水声,看灯光能朦朦胧胧看出个人影,山姥切国広应该是在里面,而且还在说话。


  应该是在打电话?毕竟只有山姥切国広一个人的声音。大俱利伽罗站了一会儿,模模糊糊听到什么“我不去”“到底能有什么问题……”“你们不告诉我……”眼见情绪是越来越激烈了,甚至能够听到一句很清楚的“我不转学!”


  这显然不应该再继续听下去,大俱利转身往客厅走,短短几步的距离,在一抬脚的瞬间,他忽然明白了,之前看到山姥切国広的手机通讯录的时候,那种说不出来的不对劲是什么。


  山姥切国広是转校生,所以通讯录里本校学生的号码不多,这不奇怪。但是,除了寥寥数个本校学生的号码,还有分组是“家人”的几个号码之外,再勉强算上那个黑名单里的人,就再也没有其他的联络人了。


  其他的朋友,还有同学呢?


  山姥切国広的通讯录就好像是抹消掉了什么,再重新开始一样。


  


  大俱利伽罗回到客厅,狮子王正好转过头看他,“国広呢?”


  “在洗澡。”大俱利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没穿越。”


  “哦。”狮子王点点头,也不在意对方的冷淡,反正对方一贯是这样。


  山姥切国広又过了好一会儿才出来,换了衣服,穿的是狮子王的T恤,头发湿哒哒的,脸色有些发红,开口就是找同田贯借止痛喷雾。


  “怎么洗个澡还洗到要止痛了。”狮子王嘀嘀咕咕的,山姥切国広没回答他,接过喷雾,又有些犹豫,正好看到大俱利伽罗也看着他。


  “你来帮个忙?”


  大俱利点点头,站起来和对方一起往浴室走了。


  


  “就背后,喷一点儿就行了。”


  山姥切国広动作很快,也很麻利,卷起衣服就说明了情况。“顺便看看我背后还发红吗?刚才我自己没太看清,感觉有点怪……”


  大俱利仔细喷好了伤口,又打量了一下,才回答说,“没什么发红的地方。”


  看起来都是外伤,像是被剐蹭到的,还有一些淤痕,只是面积分布得有些广,才显得有些不寻常罢了。


  大俱利伽罗把药递给山姥切国広,对方转过来接,视线撞了一下,他这才看清楚对方的眼眶也有些发红,只是短短的一眼,山姥切国広就很快地把眼神移开了。



  


  

  两个人走出浴室,狮子王还在客厅呱噪,“你们去浴室干嘛!有什么秘密事情要瞒着我!”


  “就喷个药。”山姥切国広对狮子王说,“你要是愿意帮忙,下回找你。”


  看到对方情绪没什么特殊变化,大俱利自然也不会多说什么。


  当天晚上四个人打游戏到后半夜,困得不行了才各自拖着身体去睡觉。


  大俱利和同田贯挤在客房里,拉着窗帘的房间幽暗静谧,两个人睡得正香,就听到哐哐有人砸门。


  门一打开,顶着一头乱毛的狮子王就直接窜到床上对着他们一通猛摇。


  “不好了!国広又不见了!!”


  大俱利睡得迷迷糊糊,被这一通大嗓门炸得头都大了,他挣扎着爬起来指挥同田贯按住狮子王,“先打一顿再说。”

  


  



-TBC-

 
   
评论(2)
热度(87)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