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黄金梦 -02-

我……尽量日更,或者隔日更吧……

忘记说了……好奇片尾曲的同志,可以戳这个:

http://music.163.com/#/song?id=28636284


02


  金碧辉煌的宽广房间内,烟雾缭绕,一时分不清是烟云层叠的天上,还是哪处令人着迷的仙境,抚过鼻尖的香气带着安抚的芬芳,柔和淡雅,却又好像掺杂着一丝丝的甜意。


  在这一阵如梦似幻的迷雾之中,有一位长发的男子正靠在房间正中间的水池边,周身都是袅袅升腾起的热气。他静静地倚靠在光洁的浴池边,闭着眼睛,似乎是在休息。微微泛红的脸颊为他那略显冷漠的硬挺轮廓增添了些许柔软的气息,被水雾打湿的黑色睫羽轻颤了几下,像被惊扰的蝴蝶。


  涌动着潺潺水声的房间内,突然绽裂开了某种不寻常的声音。


  仔细一听,好像是屋顶……


  浴池的水面仿佛是响应似的,中心开始泛起打扰的圆圈。浴池内的男子睁开眼往上看去,雕梁画栋的屋顶竟然裂开了细缝,不知不觉间还在慢慢延伸,仿佛某种在祭祀中经常见到的图案。


  不断延伸的裂缝又夹杂着红光,倾泻在水池里,让水面也涌动着让人不安的红色。三日月站起身,正要起身走出浴池去拿衣服,不断闪耀着朱雀图案的屋顶却在这个时候发出了像是什么鸣叫的一声轻响,在回神之间,紧接着一声巨响,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猛然掉入水池中,溅起了满池的水花。


  泛起的烟尘尽数都埋没在了水中,之前布满视野的红光也瞬间消失不见,只留下开了一个窟窿的屋顶,和在浴池里不断扑腾的……不知道是什么来路的……人?


  三日月看了看已经被灰尘和溅起的水打湿的衣服,再看了看还在浴池里不断扑腾的人,现在只看得到一团白色的模糊的影子,三日月还是赶紧游了过去。


  


  视野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见,在朦胧的黑暗之中,有一道红光飞了过去,整个人都像被那一道红光所带走了一样,全身都轻飘飘的。山姥切国広感觉不到任何存在的实体感,在一阵鸣叫过后,他好像撞到了什么,强烈的触感让他都来不及做出反应,立刻随之而至的失重感就把他抛了下去。全身上下一下子感觉到了湿润,并不冰冷,甚至有些温热,只是骤然恢复的呼吸却全部被水填满。他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所有的感知在这样一个糟糕的情况下全部复活了过来。想要挣扎,背部的疼痛却让他无法好好地挥动双手,腿也因为太过紧张而有些抽搐,竭力睁大的双眼看到的一切都是被水浸染的景色,模糊而无法分辨,试图发出呼喊声,水反而灌得更加汹涌,就连适宜的水温,在这种状况下,都像是折磨一样给眼睛带来了强烈的烧灼感。


  只要闭上眼睛,重新笼罩的黑暗就和死的恐惧一起逼向了他,山姥切国広还在努力地控制着自己的四肢,试图让它们能够重新掌握平衡,只是缺氧的头脑却有些发晕了,他不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到底有没有用,只是求生的本能让他不断挣扎着。被水泡得发疼的眼睛还努力地睁着一只,模模糊糊看到了某个发光的东西,感觉到有什么触碰到了自己的同时,一种无比安稳的力量环抱了自己,整个身体一下子变得轻盈起来,那些不断缠绕着自己的水一下子退去了,视野开始慢慢变得清晰。


  黑色的,长头发,贴在光裸的身体上,就像是柔顺的海藻。只是这具身体怎么看,都更像是男性的,充满了柔韧的肌肉线条……而且这么平的胸口……


  山姥切国広迷迷糊糊地顺着胸口往上看,细长的脖子,精致的下巴,纤薄的嘴唇和秀丽的眉眼,这些看起来充满了“美丽”的五官,又让他对眼前这个人的性别产生了深深的疑惑。


  在他看着对方的同时,对方也正看着他,微微蹙起的眉头似乎是有些担心。可是那双眼睛,深色的眼眸并不少见,但对方的眼睛里,竟然两边都有一汪弯弯的月亮,就像是整个夜空,都在这个人的眼睛之中了……


  山姥切国広愣愣地看着对方,一下子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那一弯月色所吸引了。


  “你是谁?”


  他恍惚之中,甚至没有注意到对方在向他发问,可能是溺水的后遗症,脑袋还是有些发晕,只是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莫名的感觉很熟悉。


  


  “殿下——!”


  注意到浴池动静的卫兵们终于赶来确认这位大人的安危,只是一推开门,看到的却是殿下无比美丽高贵的……裸体。领头的卫兵立刻低着头跪下:“请恕属下冒失!”


  金属的盔甲磕在地面上,发出整齐的声音,一下子就跪倒了一地。


  “你们先出去。”


  卫兵头领有些犹豫,毕竟刚才他好像看见殿下怀里还搂着一个人……殿下不是一个人洗澡的吗?


  不过这好像算后宫事务,自己也不应该插嘴。卫兵头领保持着非礼勿视的姿势,带着队伍出去了。


  


  听到吱呀关上房门的声音,山姥切国広才终于回过神来,弄清楚自己现在是什么状况:他好像是被对方抱在怀里,并且对方还是……光着的……


  所以贴着自己的是……


  他挣扎着从对方身上下来,还没有完全恢复的腿脚有些麻痹,样子很是狼狈。对方很自然地松开了他,只是眼下这种状态,这样的“赤诚相对”实在让山姥切国広有些……不知所措。


  “这是哪里?你是谁?”


  不敢直视对方的山姥切国広只能躲躲闪闪地看着房间里的其他物体,无一不是充满了古代气息的装饰和用具,并且他仿佛记得刚才好像有人喊眼前的这个人“殿下”?


  “我是人。”


  看不到脸,但是能听得出笑眯眯的声音。


  “好巧,我也是人……”


  山姥切国広眼神飘忽地看着对方踩在地面上的光脚,实在不知道该怎么继续。


  “你能先把衣服穿上吗?”


  


  狮子王目瞪口呆地看着电视画面。


  在那一阵红光闪过之后,山姥切国広就不见了,更匪夷所思的是,电视中播放的少女恋爱动画,却一下子扭曲了画面,明明之前还是女主角和男主角的画面,在红光闪过之后,背景还是那个背景。


  烟雾缭绕的浴池,富丽堂皇的宫殿,打扮古旧的卫兵,气质优雅的美人。


  但是那个人物……


  那个被气质优雅的裸体美人抱在怀里的楚楚可怜的落水少年,怎么看怎么都是山姥切国広啊!


  就在几分钟之前还坐在自己身边的好兄弟,怎么会突然就掉在了那个不知道是什么鬼世界的浴池里,而且被对方捞了起来,还是以公主抱的姿势?!


  狮子王不知道是自己疯了,还是电视出问题了。不然怎么会看到这么不现实的场景,这到底是梦,还是什么异世界直播?!山姥切国広到底是去了什么鬼地方,而且那个脸看不出性别身体倒是很男性的人又是个什么来头,救人就救人,为什么要……一直抱着?


  狮子王看着电视画面中的两个人,气氛似乎有些微妙,让他觉得……这个发展是不是……不太对?


  怎么办?


  怎么办??


  狮子王回想着山姥切国広的动作,好像是因为对方说要关掉机器,所以才莫名进入了动画里吧?


  那自己也试试?


  抱着病急乱投医的心态,狮子王闭着眼睛,忍着心脏的狂跳,颤颤巍巍地按了一下机器的弹出键。


  嘀的一声之后,电视画面黑掉了,动画碟安静地躺在读取仓中。


  什么也没有发生。


  只有死一般的寂静。


  周围还是他的家,旁边放置着披萨和可乐,散发出有些冷却的油腻味道。


  狮子王的心一下子凉了,又不死心地再按了一下。


  重新读取的碟片开始转动,而画面也变得明亮起来。


  出现的“动画内容”还是刚刚的那个异世界,并且自动读取了之前的播放记录,画面一下子跳转到了那个美丽的男人勇敢地将山姥切国広从浴池中救起的画面,被水打湿的两个人看起来都格外的狼狈,却又充满了湿淋淋的性感与魅力。


  就像是嫌不够乱似的,画面中竟然还有旁白的解说词。


  “就在这一天,神子与神使相遇了,这是谁也没有料到,却也是必然的,命运的相逢……”


  片尾曲在这个时候恰当的响起。


  “你一定是在找人吧,是恋爱的对象吗?视线对上的一瞬间,原来是我啊。”


  狮子王看着画面中被定格的两个人互相凝视的画面,听着这样的歌词,心慌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TBC-


 
   
评论(11)
热度(83)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