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黄金梦 -01-

伪·不思议游戏paro

或者说是伪·遥久时空中paro也行

要不然就结合一下,叫做 不可思议时空中~黄金之梦~ 吧!

大概就是这种感觉的乱来的展开。

设定完全我流,从来不讲究基本法。

狗年快乐。



01

伶俐地唱着歌的小鸟飞走了,只留下了一支羽毛,灰色的,很小的一片,落在黄金的笼子里,日积月累,渐渐地就被尘埃掩盖了。



  山姥切国広听见了一阵哭声,尖细的嗓音,乍一听分不出性别,只是一阵一阵的呜咽,着实让人心中不安。他不知为何走在一片黑暗中,除了这一阵忽近忽远的哭声,还有不时闪现的,不知道是谁的轻笑声,两种截然不同的情绪直接交杂在他的脑内,仿佛争抢一般,撕扯着他往各自的方向走去。


  是走向那一阵微弱的哭声?还是去看看是谁在不怀好意的发笑?


  身体好像不受支配一样有些麻痹,脑袋也隐隐作痛,山姥切国広想要做出选择,但是越来越抽痛的神经让他无法忍受地睁开了双眼。


  “上·课·睡·觉!”


  戴着金丝眼镜的班主任正拿着戒尺,看到他醒过来,眼角吊得飞起,“到外面罚站!”说着又是狠狠的一下。


  嘶——


  原来梦中的头痛是因为这个……


  山姥切国広也不多顶嘴,一边揉着脑袋一边驼着背,狼狈地走出了教室,找了一个尽量不被人看到的角度,贴着外墙乖乖站好。


  听到教室里又重新恢复秩序的授课声,山姥切国広这才放心地叹了一口气,刚才那个诡异的梦也被他瞬间遗忘了,留下的只有戒尺拍在脑袋上的酸痛感。他看了看表,离下课还有三十分钟,还好,很轻松地就能挺过去的。


  


  下课铃响之后,山姥切国広也不敢轻举妄动,等班主任走出来,又瞪了他好几眼,“下次再这样,就不单是罚站能解决的了!”


  目送着班主任走远,山姥切国広这才走回教室,风纪委员长谷部看到他这幅懒散的样子,很是不赞同地摇了摇头,但是并没有说什么。山姥切国広一直都和不良少年混在一起,和这位优等生自然也就没什么交集,他直接走过了对方身边,晃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隔壁座位的狮子王看到他这幅出糗的模样,很是八卦地拍了拍:“怎么才上午你就打瞌睡?昨天有什么秘密活动?”


  “没有。”山姥切国広拨开对方搂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突然就犯困,我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脑海中又模模糊糊地闪过了什么,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还没回过味儿来到底是什么事情,狮子王就已经又笑嘻嘻地粘在了他身上。


  “晚上要不要来我家打游戏?我爸妈都去外地了,家里没人。”


  “这……”山姥切国広有些犹豫,看狮子王一脸笑嘻嘻的样子,热情是热情,但是说实话,对方可是个十成十的网瘾少年,打起游戏来劲头不小,通宵是经常的事。狮子王可以通宵之后照样精神抖擞的上学,但山姥切国広可不行,今天又不是周五,这万一……


  正好上课铃响了,山姥切国広推了推狮子王,“你让我想想。”


  狮子王看他没有拒绝的意思,就乖乖地挪回了自己的位置,又加了一句“你过来的话,咱们晚上一起去吃披萨啊!”


  披萨配可乐,基本可以确定是通宵的标配了……


  山姥切国広看着对方笑眯眯的脸,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叹了口气。


  角落中暗暗观察着他们俩的女同学在心中无声地尖叫:呀——!!山姥切国広同学今天也是充满了不羁的忧郁!!


  


  中午吃饭的时候狮子王又问了一遍山姥切国広到不到他家去打游戏的事情,山姥切国広专心叉着餐盘里的土豆,倒没说话。趁着下午的课间,狮子王又去问了同田贯正国和大俱利伽罗,结果一个要帮忙看店,一个被家长报了补习班,狮子王又跑过来磨山姥切国広,“哎你到底来不来,给个准话啊。”


  山姥切国広正对着手机发呆,起先吓了一跳,看到是狮子王,才慢慢地放松了精神,只是眉头还有点皱着。


  “怎么了?”狮子王问。


  “没什么。”山姥切国広说着就把手机塞回了抽屉里,他趴在桌子上,看着狮子王,顿了一会儿,“晚上我去你家。”


  “好!”狮子王一下子就眉开眼笑的,“披萨我请!”


  白蹭了一顿饭的山姥切国広却并没有多么高兴的样子,一放学就直接拉着狮子王往校门口冲。


  “哎你急什么。”狮子王被他拽着走,踉踉跄跄的,书包都没背好,“以前也没看你这么积极,今天怎么了?”


  “难道你不想快点回去打游戏吗?”山姥切国広懒得解释,一个劲儿地拖着狮子王往前走,恨不得要飞起来。


  “你慢点儿,等等。”狮子王在后面直叫,“我要上厕所!放我去厕所!”


  “回你家去上!”


  山姥切国広在路边拦了辆的士,直接就把狮子王塞到后座,自己也坐了进去。


  


  “停一下。”狮子王看到了路边的披萨店,让的士停在门口等他,“我去买披萨。”


  看到狮子王进入了店面,山姥切国広这才掏出手机,上面还是没有任何新的消息提示。


  他微微皱着眉头,把手机界面划开,最后一条信息还是堀川回给他的“知道了”这三个字。


  信息再往上看,是今天的两条来往通信。


  ——堀川:长义哥这几天回来了,家里说晚上一起吃顿饭。


  ——山姥切国広:狮子王约我去他家,晚上我就不回来了。


  除此之外,就再没有什么新的消息了,手指在通讯录里划来划去,也没有什么动静。


  看到狮子王那一头短翘的金发从披萨店出来,山姥切国広又赶紧把手机收好,对方拎着几盒披萨和一袋子饮料,把东西都塞到他怀里,这才挤进来,关上门。


  “师傅,开车!”


  


  晚上的时候狮子王果然又是打开了他那个最爱的游戏——魂斗罗,拖着山姥切国広一起打,山姥切倒也没反对,只是不怎么说话,客厅里一下子只听得见游戏的音效和按键声。


  电话响起来的时候,狮子王还看了山姥切国広一眼,对方却直接横他一眼,“你的电话。”


  “你怎么这么确定是我的。”看对方那个十足把握的劲头,狮子王终究还是按捺不住,暂停了游戏走到茶几那边,一看,果然是自己的。


  山姥切国広看着狮子王,一脸的“我就知道”的小得意。


  “哎,妈,是我……”狮子王接了电话,是出差在外父母的一些唠叨,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茬儿,客厅里没了游戏的声音,一下子只有这些家长里短的闲话,山姥切国広坐了一会儿,看狮子王暂时还不能结束的意思,做了个手势,示意自己去上厕所。


  他轻车熟路地找到了地方,关了门,倒是不上,只是坐在马桶上,静静地发呆。


  这里虽然安静,但是时不时还是能听到客厅里传来的“我知道,我当然知道”“不用担心我”“你们什么时候去那里了”“爷爷呢,让我和爷爷也说几句话”的零零碎碎的声音。


  山姥切国広摸了摸口袋,这才想起来手机被自己关机塞书包里了。


  他忍不住叹了口气,开始尝试着在对方厕所里找找有没有报纸或者杂志一类的东西可以打发时间。


  等到狮子王的电话打完,山姥切国広已经憋得开始数地上的瓷砖了。他洗了脸走出去,对方正神清气爽地吸着可乐,看他从厕所出来,还特别关怀地问“你怎么呆厕所呆这么久,便秘了?”


  山姥切国広懒得理他,一屁股坐在地板上,又按开了游戏。


  “说真的,你今天怎么这么不高兴啊。”狮子王也拿起手柄接着玩,只是一边玩儿,一边偷瞄山姥切国広的脸色。


  “没什么。”这一问,心里一直压着的情绪就又上来了,心里一烦,手就容易出错,山姥切国広操作的2p就死了,本来就不明朗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更加不好看了。


  “算了算了,先不打了吧。”狮子王立刻停了游戏,从书包里掏出一个粉红粉红的盒子,“这是游戏店老板送我的动画,说是特别搞笑,要不然咱们看看动画吧。”


  游戏店老板怎么还卖动画……


  山姥切国広还在思考这个问题,就没能阻止狮子王把那个影碟塞进DVD,等他们看到电视重新亮起来的画面,听到响起的歌声,又足足看了好几分钟的画面,山姥切国広才终于忍不住了。


  坦白说,那个片头曲还行,但是,那个明显有别于这个世纪的古老画风,还有时不时闪现的裸体是怎么回事。而且不仅是裸女,还有裸男。


  “狮子王……”山姥切国広压低了声音。“你什么时候喜欢看这个……”


  “不是,这不是,我,我不是,我没有!“狮子王也没想到放出来的是这个,他还以为是什么恶搞动画,才没有细想那个粉红粉红的包装是怎么回事。“这都是老板和我说的!”


  “我看这是他卖不出去的动画吧!”这才第一集,就出现了好几次公主抱,还有各种明显的福利镜头,山姥切国広实在是忍不住了,“赶紧把这个关了,还不如打游戏呢!”


  说着,山姥切国広就凑了过去,伸手要按下DVD的弹出键,动画也不知道放到了什么剧情,画面里一阵红光,亮得刺眼。


  山姥切国広被光晃得扎眼,他的手指才刚碰到按键,都没按下去,一阵强烈的疼痛感就从指间迅速穿透了全身,闪烁的红光一下子铺开了整个视野,笼罩住了他整个身影。


  


  

-tbc-

 
   
评论(7)
热度(99)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