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爺サンド】YOU NO SAY I LOVE -06- END【みつば】

06


  曾经以为消失就是一切的结束。所以三日月在感受自己渐渐变得虚无的时候,并不觉得惊讶,反而很平静。


  这是终于来临的时刻,对现在的他而言,甚至可以说是再好不过的结束。


  或许他能够前往另一个地方和本丸的大家、还有审神者重新相遇。


  看着自己的身体一点点变得透明,那变得焦黑的左手也化成了光点,三日月最后一眼看了眼前这片黑暗的森林。


  夜晚让一切都蒙上了薄暗,却并不会遮蔽它们本来的模样,三日月能够清清楚楚地看到蚂蚁绕过树干,一圈,又一圈。


  没有意义的重复。


  他闭上眼,想着这应该是自己的最后一次入睡了。


  


  日光照耀着干裂的道路,晴朗得不可思议的天空,风都带着温柔的暖意,吹拂过他的头发,将那属于暗夜的深蓝拨乱。头发略长的青年有些不甘愿似的别过脸,伸出右手重新把侧发剥到耳后。


  他行走在道路上,却不是“回去”的道路,而是他所知道的,或许是目前唯一能够容纳他的地方。


  在以为可以结束,却发现并未结束,自己照旧醒过来,而被灼伤的痕迹却也还是如影随形的跟随着自己。


  除了身体的虚弱变得更加深刻之外,没有任何的改变。


  日光照耀在眼脸上的温度并不是来自世界的温柔馈赠,正相反的,三日月仿佛是听到了来自某处的,不知名的嘲笑声。


  他走在路上,起先还用不习惯的反手去捋捋头发,渐渐地也放弃了。手上的灼痛就像是一条带刺的鞭子,不断地抽打着他的神经,让他没有选择、不能够有任何思考余地的、只是朝着那个地方,逼迫着他做出了那个最不愿意,却也别无其他的选择。


  这是现在的他唯一能够感受到的“真切”。


  在觉得一切都是如此的不真实、怀疑一切、觉得这些可能都是世界和自己开的一个残酷的玩笑的时候,三日月无意触碰到了左手上的伤口,再度崩开的肌肤裂开新的血肉,仅仅是指尖摩擦过布料的轻微感触,混合着温热的液体,带着腥气涌上他的所有感知,告诉他这一切,都是真的。


  原来的审神者抛弃了他、其他的本丸拒绝了他、蝴蝶拒绝了他,就连消亡也拒绝了他。


  而唯有这疼痛与他一直相伴,这诡异的夜晚向他敞开了大门,或许还有那两个人,却也许只有那两个人,没有拒绝他。



  当三日月再度站在那个破败的本丸门口,山姥切国広和鹤丸国永似乎都并不惊讶他的突然离开、又突然回来一样。那两个人坐在大厅中,虽然并未点燃任何的烛火,但三日月也能看得一清二楚,那两个人就坐在木桌板的东西两面,而三日月惯常喜欢坐着的那个北面正好是空着的。


  他甚至都能看得到那个把杂草清理出来的坐垫,还是那个样子。


  这里的一切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都没有改变,不过是如此的时间,再度目睹,竟然有些怀念的感慨。可就是这样并未改变的物事,却又像是在嘲笑他如此的挣扎不过是可笑一般。


  三日月茫然地站在大厅门口,就像最初来到这里,他不知道要如何与这两个人相处时那般低垂眼眸。


  “你怎么了?”山姥切国広这次却并没有再用刀指着他,那双曾经浓烈得要滴出情欲的鲜红双眼如今却非常冷漠,而那沙哑地腻出呻吟的语调现在也是一如往常的平静,即使被破布遮盖,青年金色的头发在这样的夜晚也依然散发着耀眼的光辉,那过于灿烂的颜色让三日月低下了头,他把手藏到了背后。


  山姥切国広却直接摁住了胳膊,然后把他的手拧了过来。


  这样蛮横的力道让三日月的感情在瞬间苏醒过来一般,产生了强烈的恼怒,此时他的力道竟然比不上区区一个打刀么?!


  对方就那样粗鲁地按着他的肩膀,然后把他的手从布料里抽了出来。一切都那样明晰,夜晚似乎都不存在了一般,三日月再度看到自己的手,布满了烧伤的痕迹,裸露在外的创口上,还有一些藕断丝连的死皮。


  这好像都不是他的手了。


  一瞬间产生了这样离奇的想法。


  此刻、现在,站在这里的他,眼前红眼的山姥切国広,按着自己的巨大力量,似乎都太过诡异了。庭院里静悄悄的,没有三日月一直听惯的那些蝉鸣,月光也没有温柔地照耀出一片朦胧的景致。他是回来了,却不是回到属于他的那个本丸,并且再也回不去了。


  因为太不寻常而导致意识格外的朦胧,只有心中燃烧的,横冲直撞的感情是唯一的清晰。


  对山姥切国広的愤怒,自身的不甘、还有其他分辨不清的……


  三日月被对方所牵扯着,拉着走近了大厅,对方又按着他坐下,那个红眼的鹤丸国永又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一个小盒子。


  “吃到苦头了吧?”对方依然用一种故意惹恼他似的语气说话,三日月却并不觉得生气,他甚至都不想回答。


  山姥切国広也没有理会鹤丸,只是把那个盒子推给三日月,“这个,可以治你手上的伤。”


  被打开的盒子里面是一团黑漆漆的东西,冒出一种刺鼻的气味,的确很像是药的味道。三日月看了一眼,并没有伸手去拿,任由那个盒子放在木桌板上。


  “本丸的结界对入侵者是有侵蚀力的,如果你不想被烧成焦炭,就不要再做这种蠢事了。”


  “而且你应该也发现了,那件事……对吧?”鹤丸意有所指地看向三日月,这还是他第一次对三日月说这种类似忠告的话。


  但三日月却有一点想不通,“那为什么山姥切队长可以?”


  他无意识地使用了某种习惯的称呼,而被他提及的金发青年微微一愣,鹤丸一瞬间瞪了他一下,又很快地说,“他是不一样的。”


  哪里不一样?


  三日月想要继续追问,鹤丸却已经先一步用眼神制止了他,“不要问一些废话。”


  没有开口就被驳回的三日月心中堆满了委屈和愤怒,手上的伤似乎都被压在了这种光怪陆离的疑惑之下,他没有去拿那个药,鹤丸和山姥切也没有再开口,三个人就这样坐在大厅里,互相看着。


  伤口刺痛的频率似乎都变成了一种计数的方式,三日月茫然地数着,咬牙在心中忍耐,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人说话。


  最后还是山姥切国広主动凑了过来,对方像是认输一般,轻轻叹了一口气,用几乎是不可思议的温柔的力道,摊开了三日月手上的那只手,然后帮他上药。


  这样的一声叹息似乎是再熟悉不过的情绪,就好像是他所认识的那个山姥切国広,而对方的动作,也是同样简洁熟练,却又不失轻重得当。


  “山姥切队长的动作好熟练,真的很会照顾人。”三日月说,明明应该是无心之语,却好像是有某种潜意识,让他再度说出了这句曾经感叹过的话。


  碧眼的山姥切国広曾经是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很用力地在他的手腕上打了个蝴蝶结——那还是对方在帮他整理手甲时候的事情。


  可红眼的山姥切国広,眼下的山姥切国広,却是很直接地瞪了他一眼。那种直接而凶狠的眼神,让他立刻想到了另一个用红眼睛瞪他的人。


  “你真的太不会说话了。”另一个红眼的人就在旁边看着他。


  山姥切国広倒是没说什么,只是仔细地撕下破布帮三日月把手包好,才开口说:“别再想着回到本丸之类的蠢事了,如果你不想和我们在一起,重新再找一个地方开始生活就好了。”


  就像现在这个这样,没有人管理,但是还有残骸留存的野生的本丸。


  三日月和提出建议的青年对视了许久,直到从对方的眼中搜寻不到任何的驱赶和欺骗的神色。


  三日月才问:“为什么?”


  “因为他们会毫不犹豫地杀了你。”山姥切国広又说了和那天回答三日月时一样的话。


  但是对象已经不同了。


  而且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也不再只是一个虚空的感受。单从三日月在想要求助的那些本丸中遭受的待遇,就足以清晰地印证这种情况的可能性。


  “为什么?”三日月轻声问道。


  “你应该也知道了,就算被杀,也不会结束这一切。”就像是知道他的遭遇一样,山姥切国広完全说中了他的心事。


  被拒绝、被驱赶、被伤害。


  明明那些本丸里也有“三日月”,明明自己也是“三日月”,可是境遇却是天壤之别。


  “三日月”在强大灵力遮蔽的本丸中,实力强劲,守护同伴,饱受大家信赖。


  而三日月却风餐露宿,在荒野上如游魂一般四处游荡,无处可去。


  哪怕夜晚、哪怕死亡的降临,也不过是再一次、又一次地重复这样的遭遇。


  “为什么?”


  三日月看着山姥切国広,对方正看着他,那种表示“在意”的态度调和了红眼的冰冷,这还是这双眼睛头一次露出温暖的情绪。伤口的疼痛好似在这一刻全数复苏,让三日月止不住地颤抖了起来。


  “所有的一切,这里的事情,你们……还有我,到底是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非要做这样的事情,为什么,要遇到这种事……”


  他的语气明明是越来越激动,到后来,气势却是越来越虚弱了。


  似乎连那一点不甘心的气愤,都已经无力再坚持的崩溃。


  山姥切国広没有回答,青年看着他,嘴角慢慢地上扬,那像是一个笑的模样,对方看着他的眼神,却还是那种带着某种倔强的悲哀。


  对方从鹤丸手里接过一个东西,再递给他——那是一面镜子。


  “这是某个审神者遗留下来的物品,可以看穿事物的真相。”就像是怂恿一般,金发红眼的青年看着他,再度微笑了起来。


  “你大概从来没有想过你现在是什么样子吧?”


  那种不符合青年本身气质的期待语调包含了某种欣喜的狂气。


  三日月知道自己现在很狼狈,头发散乱,脸上肯定也有伤口,衣冠不整……


  但三日月拿起镜子,看到是漆黑的人物。


  不,不应该用“人物”来形容。


  那种披头散发、浑身恶气,与他们相似却又不同的姿态狰狞的生物,明明有更熟悉的称呼来形容。


  ——时间逆行军。


  那正是三日月曾经见过无数次的敌人模样。


  他止不住地颤抖,而镜中的敌刀也同样颤动着身躯,甚至还从眼睛的部分流出了黑色的液体。


  三日月感觉到比诞生之初还要灼痛的两行火焰烧过了自己的脸颊。


  


-END-


 
   
评论(3)
热度(63)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