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爺サンド】YOU NO SAY I LOVE -03-【みつば】

03

  在这个本丸呆了一阵子,三日月也慢慢弄清楚了那两个人的作息时间,简单来说就是昼伏夜出,正好和三日月相反。


  而且也不是每天晚上都会出去,只是隔几天才会,一出去就是到很晚,但是次日,都会带回资材。


  虽然生活算是有了保障,可这样白白受人恩惠的感觉也着实有些别扭。三日月虽然试图在其他方面给予回报,但好像并没有什么用。他也问过山姥切国広如何维持日常生活,比如说衣服的清洁问题,还有房间的打扫……


  鹤丸国永当时也在旁边,很直接地说:“没有那个必要。”


  三日月已经习惯了鹤丸的这种态度,所以他还是等着山姥切国広的回答。


  但对方只是看了看他,红色的眼睛像融化的红宝石,却又凝固着冰冷。


  “没有那个必要。”对方也这样轻声和他说,甚至告诉他,“你不要做这些事情了,没有意义。”


  山姥切国広望了望庭院里,被三日月努力砍得参差不齐的杂草,还有冲洗过的水琴窟——只是依然发不出动听的声音,勉强能用而已,还是很粗糙。他又回过头看着三日月,说道:“那些事情也是。”


  难以形容究竟是劝慰,还是厌恶的语气。


  对方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走了,山姥切国広依然不用蜡烛,就可以精准的上楼,蜡烛从来都是为三日月而准备的,鹤丸瞪了他一眼之后也上了楼,在黑暗中的行动没有任何的停滞。


  就只有这一盏随着晚风摇晃的烛光,在大厅里和三日月一同默然。


  


  就算遭遇了那种冷淡的拒绝,但反正在本丸里也闲来无事。三日月每天晚上都睡得很晚,一开始是有心事,加上新的疑问,渐渐也习惯了那种昼夜颠倒的作息时间。


  在山姥切国広和鹤丸国永某次又打算外出的时候,三日月主动叫住了他们,“你们是要出去寻找资材吗?也带上我一起吧。”


  山姥切和鹤丸对视了一会儿,又转过来看着三日月,“你确定你可以?”


  没有想象中那般拒绝的态度,让三日月露出了笑容,“我的实力还是可以的。”他展示性地晃了晃他的刀身。


  鹤丸似乎是想笑,但是被山姥切认真的声音所掩盖了。


  “你想要一起来也可以,不要后悔就是了。”


  “这是什么意思?”三日月问道,他不自觉皱起了眉头。但山姥切并不回答他的问题,径直朝着大门走远了。


  三日月犹豫了一下,还是跟了上去。


  离开了本丸,果然是妖气盛行的夜晚,侵袭身体的感觉还是很不适,不过至少比起之前流落荒野的时候所感觉到的那种直接遏住喉咙的窒息感要好多了。


  山姥切国広独自走在前面,灰色的斗篷穿梭在树林中,就像一盏微弱的信号灯,三日月和鹤丸都跟在他的后面。


  “不要后悔是什么意思?”三日月小声地问鹤丸。


  “字面上的意思。”鹤丸回答的声音却没有压低,一点儿也不介意走在不远处的山姥切国広能听到似的。


  “你最好不要碍事,不然的话,”鹤丸突然压低了声音,视线却还是保持着前方看着山姥切国広的方向,三日月一时之间几乎没有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和自己说话,直到听到那种危险的内容。


  “我的实力,你也是知道的吧?”对方悄无声息地单手推开了刀柄,伴随着那一丝丝银光的泄露,几乎能够听得到锐利的刀刃在寒夜中危险的轻吟。


  这个时候,就算是后悔也晚了。虽然并不惧怕鹤丸的威胁,但三日月不禁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行动是不是太过冒失了。


  这不是这天晚上唯一让他觉得吃惊的事情,在他看到山姥切国広将他们带领到的地方之后。


  一座本丸,更详细地说,是一座普通的,有审神者存在的本丸。那强大的灵气结界,甚至不用仔细感知都能够感觉得到完整的覆盖住了整座建筑。


  怎么找得到这样的地方,三日月都来不及欣喜,山姥切国広却又做出了更加惊人的举动。


  他没有礼貌地过去敲门或者往信箱里塞拜帖——一般的拜访程序都是这样,而是带着鹤丸和三日月绕到了围墙的后方,比较偏僻的角落。从墙外都能够看到的幽深竹林很明显地揭示了这里应该是本丸中很少会有人过来的地方。


  山姥切国広给了鹤丸国永一个眼神,对方就搭着人墙,轻易地把山姥切递了上去,三日月来不及阻止,山姥切国広就已经潜入了进去,虽然能明显看到表情扭曲了一瞬。


  这样做,明显是不对的吧……


  三日月呆呆地站在原地,鹤丸却已经不管他,明显将注意力放在了观察周围的情况上,这种感觉,让三日月的脑海中慢慢拼凑出了一个想法,一种……对于之前那种诡异的作息、和资材来源的,令人害怕的猜想。


  充满着妖气和寒冷的夜晚,连月光都不愿意光顾这一片角落,三日月不知道该说什么,鹤丸也不说话,不知道过了多久,围墙的那边又传来了动静。


  是山姥切国広,他头上没有再披着那块斗篷,而是拎在手里,斗篷里好像裹着什么东西。


  鹤丸走过去接住,里面的东西——资材都稳稳地落在鹤丸手里准备好的包袱布上。山姥切国広却没有跳下来,而是又消失在了墙的那一边。


  鹤丸把包袱系好,放在地上,依然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同时还盯着三日月。


  山姥切国広再一次回来的时间比之前的要短,他还是拎着资材,只是这次他看了三日月一眼,三日月起先还愣在原地,直到鹤丸用刀柄杵了他一下,三日月也自动地上去模仿着鹤丸的动作,接了过来,沉甸甸的东西在他的怀里一坠,莫名其妙的好像有什么在他心里猛然撞得一空。


  山姥切国広最后自己也拎了一包,这才领着他们往回走。


  三日月手里抱着那个包袱,里面的东西他再熟悉不过。就是之前他见到的那些木炭和玉钢,原来都是这样来的。


  都是偷来的。


  无比清楚地意识到自己一直承蒙的“恩惠”其实都是不义之物,这实在是超出了三日月的认知,就算是流落荒野的时候,他也从未动过这般念头,宁愿忍受饥饿,也绝对不会做出失了礼数的事情来。可现在,他居然一直都……


  一直……


  愤怒、疑惑、无力感,种种交杂在一起,目睹过本丸破败的现实之后,三日月实在无法轻易对这两个人说出任何指责的话,但三日月也无法轻易认同,这样的行为。


  “你现在知道,我们每天吃的东西都是从哪里来的了吧?”鹤丸的声音猛然响起在这样的静夜中,打断了三日月的沉思,对方看着他,妖异的红眼中充满了挑衅。


  三日月却没有任何被冒犯的愤怒,他看着对方,良久,才低下头,慢慢地问道,“做这种事情,如果被那里的刀发现了呢?”


  就只凭他们两个人,去做这种事,道德感之类的暂且抛却不谈,难道就没有想过,这到底是多么危险,风险多么大的一件事情吗?


  “那就杀了他们。”


  说这句话的不是鹤丸,而是走在前面的山姥切国広,青年硬质的声调带着独特的冷澈,没有任何的犹豫。


  三日月的心情一下子沉重了很多,虽然已经无处可去,但要这样对昔日同伴相同的面孔挥刀相向,实在是令他不忍。


  他看着走在前面都不曾停顿的那个背影,想要说什么,却又无从开口。


  身边的鹤丸只给了他一个“不然还能怎么样?”的眼神。


  三个人无言地走在树林中,踏在落叶上的声音,带着潮湿的回响,一碎一碎都蹂躏着三日月的神经。


  “他们也会毫不犹豫地杀了我。”山姥切国広又开口说道,“杀了我们。”


  三日月彻底无言。



-TBC-

 
   
评论(1)
热度(56)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