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天空的居民与时间的访客

月球味道的蜜柑(……)

和月球的某两个人有关系,但是关系也不大,属于“乍一看起来像是paro但是又魔改了很多地方”的故事,所以就算没有登月也毫不影响看这个故事。

只要十一月第一天的太阳没有升起来,那么这就是还是万圣节贺文!(虽然毫无关系)

先看一下这张图也许会有助于理解(不)



其实我就是想炫耀and感谢一下查理太太的赠图❤

如果觉得色彩很亮那是我加的滤镜的锅!




-正文往下-


  山姥切国広沿着蜿蜒的楼梯一步步往上走,他受审神者的委托前来这个神秘的地方寻找传说中的魔法师。


  他不知道对方的姓名,唯一的信物,就是手里署名“梅林亲启”的书信。


  这座塔仿佛直耸入云,抬头望去都看不到楼梯的尽头。他甚至都不记得自己是怎么登上这座塔的,偶尔从塔楼墙壁的缝隙里,还能看到外面一望无尽的花园,全都是鲜艳深浓的花朵,看不清模样,自然也就叫不出名字,只是那种浓烈的香气,却总是飘到这边,和塔楼内部奇异的木质气息混在一起,有一种截然的反差感。


  塔楼的墙壁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墙壁,而全部都是数字,在不停地变动着,就在那些数字的间隙之中,山姥切国広才得以看到外面的景象。他把视线从透着光的奇妙墙壁上收回,继续专注于眼前好像比永远还要远的楼梯。


  


  


  “你要找的那个人,他也许在这里。”盖着白色兜帽的魔法师轻声说,声音带着一种奇妙的朦胧,可以从声音辨认出这位魔法师是男性,但是却无法察觉到更多的信息,好像故意被什么遮挡住了一般,无法更加地往下思考。“也许不在。”


  魔法书慢慢地把信纸叠好又塞回信封,收起来。动作带着别致的优雅,从那轻微晃动的帽子的边缘,可以看到对方有些深的发色。


  但这些都不是山姥切国広关注的重点。


  “这是什么意思?”他只是来找人的,在,或者不在,是或者否的问题,有那么难回答吗?


  “你随我来。”魔法师却好像故意卖关子一样,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对方站起身,略长的白色袍子拖曳在地上,却没有一点儿的灰尘。木质的魔法杖敲在地板上,发出坚实的回想,魔法师带着他往塔楼的更深处走去,视线可及的不远之处,正是这座塔楼的核心,那和塔楼墙壁一样不断变动的数字的轴。


  “我可以帮你,但是只有你自己可以找到他。”魔法师将他领到那仿佛透明支柱一样不断滚动的数字轴心之前,山姥切国広往下看,只有这一根轴心是透明的,其中什么都没有,他甚至可以看到来时的楼梯,就在很下层,而他现在就仿佛是在悬崖之上,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


  “你自己选一扇门吧。”身边的魔法师如此对他说。


  哪里有门?


  山姥切国広环顾四周,塔楼的核心部分就是这个圆形的房间,以及延伸出的一个走道,就像一个钥匙孔的形状。而他和魔法师所站的这个地方,周围之内除了小茶桌、难得有的实心墙壁和放置在地上的油灯之外,再就是地板上的灰烬了。唯一像门的地方,就是墙壁上那个透光进来的小窗户。


  正是从那里照射进来的阳光,投射在数字轴上,让其不断滚动的数字都有了一个反光点。


  717539345.


  山姥切国広忽然发现这些数字并不是按照大小顺序排列的,莫名其妙地,他忽然就产生了一种“想要触碰一下试试”的心态。


  他伸出手,身边的魔法师也并没有要阻拦他的意思,于是山姥切国広随意地触碰了一个数字。


  起先碰到的只是9,但是周围的数字就好像是被波及到了一样,也依次停止了转动。


  20140809172303.


  就只有这一串数字停了下来,其他的数字继续滚动着,而这一串被触碰到的数字,就独自脱离了数字轴,渐渐变成了一个门的形状。


  不可思议。


  山姥切国広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身边的魔法师却只是笑眯眯地看着他。


  不,很奇怪,因为宽大的术袍,加上盖得很严实的兜帽,所以山姥切国広并没有看清对方的脸,但不知为何,就是能感觉到对方是“笑着”看着他。


  “请吧。”


  那位代号为“梅林”的魔术师示意山姥切国広往里面走,还非常好心地推开了门。


  


  门里面是五彩斑斓的黑色。


  起初视野中全部都是黑色的,仿佛身处混沌之中,但是渐渐的,视野亮了起来,可以看到蓝色的天空、绿色的树木,精致的庭院和石头铺就的小路。


  是山姥切国広非常熟悉和喜爱的日常风景,甚至太过熟悉了。


  挺拔的枫树,婀娜的杨柳,水面飘着荷叶的池塘,种种风景和布局,全部都是本丸的场景。


  只是……


  什么人也没有。


  虽然非常相像,简直可以说是一致,但是总有一种隐约的陌生感,让山姥切国広还是选择退了出去。


  “我好像走错了。”虽然不太懂魔术师什么的,但也许是一时走错路了之类的,山姥切国広向魔术师说,“里面什么人也没有。”


  “那他不在里面。”魔术师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的样子,那种知晓一切的镇定,让山姥切国広虽然看不清对方的模样,但是仅从那若有似无带着笑意似的嘴角,却莫名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那再换下一个房间吧。”


  魔术师关上房间的门,门又消失成了数字,跳回房间中心的数字轴,又开始不停地旋转。


  2235142703021587……


  看起来完全没有规律可寻的数字,山姥切国広还是随意地点了一下,又是和刚才一样,停滞了一长串,再变幻出一扇门。


  他又走了进去。


  依然是熟悉的场景,但同样没有人,风景有稍稍的不同了,但是山姥切国広说不上来。


  他退出来,魔术师依然帮他把门关上,跳回数字轴的那些黑色的数字又开始在他的眼前旋转。


  “没关系的,耐心一些。”魔术师在他的身边,扶着法杖,很是好脾气的说。


  但这种哄小孩子的语气,让山姥切国広不自觉皱起了眉头。


  “不能直接告诉我那个人在哪里吗?”


  魔术师摇摇头,然后将视线投向那些数字。


  “只有你能找到他。”


  “为什么?”


  没有得到回答。


  真是太奇怪了,在奇异的沉默中,山姥切国広只好继续随意地挑选数字,可是他也根本不知道,到底要找的人是谁。


  


  诡异的塔,诡异的房间,诡异的魔术师。


  山姥切国広如是想。


  他终于在房间里看到了人,在经过了基本一致,却总有一些细节变动的房间之后,他终于看到了一个有人在的房间。可是……那绝对不可能是真的,而且那个人也绝对不会是他要找的人。


  因为那只是……那只是……一段回忆而已。


  那是完全经历过的,清晰刻印于记忆中的场景。


  


  夏末初秋的午后,树叶正渐渐转黄的时节,慢悠悠地打着旋儿从枝头飘落,三日月宗近伸手接过,而三日月没有接住的落叶,则是被坐在三日月身边的人接住了。


  “山姥切国広”伸手接住了一片落叶。


  还有其他的落叶则飘落到了池塘里。


  “唔,落叶再多一些的话,就可以烤番薯吃了。”三日月微微眯着眼睛,阳光还是有些强烈,尤其是经过了水面的反射之后,涌动出一片金色的鳞雨。他手里轻轻地夹着落叶,已经有些卷曲的叶片,随着“烤番薯”这句话的落下,似乎让人立刻闻到了那种温暖的甜香。


  “更准确的说,是其他人烤番薯给你吃吧?”


  靠着走廊的柱子,“山姥切国広”将手里的树叶松开,让它掉落在庭院的地上。


  “难道这有什么区别吗?”看到“山姥切国広”靠着柱子,歪着头的样子,三日月环顾了一下身边,再没有可以依靠的东西了,另一根柱子离得很远,最近的就只有……


  正凝望着庭院风景的“山姥切国広”闷哼了一声。


  三日月宗近靠着“山姥切国広”的肩膀,“重吗?”他又很小心翼翼地调整了一下姿势,“这样会不会好一点?”


  “……还好。”虽然总体重量并没有多大改变,但是希望三日月不要再靠着自己乱动的“山姥切国広”随口说,“就这样吧。”


  “今天的天气真好。”三日月靠着“山姥切国広”慢慢地说,“可惜黑太死掉了。”


  黑太是三日月养的金鱼,祭典的时候从摊位上捞到的。


  “你可以重新养一只。”“山姥切国広”没有问“这和天气真好有什么关系?”,他已经习惯了三日月这样上句不着下句的说话方式了。


  “夏天马上就要结束了。”三日月的声音听起来有点可惜。


  “下次的时候,下次祭典,再去捞不就好了吗?”“山姥切国広”望着池塘里被喂得健康饱满的锦鲤,他不明白三日月对金鱼的执着,“如果下次你要帮忙的话,我也可以和你一起去。”


  因为三日月总是会把网捞破,所以参加祭典的时候,其他人也都有帮三日月捞金鱼,山姥切国広自然也出了力。黑太就是他捞到的。


  “那还有捉蝉呢?粘知了?吹泡泡?”三日月一口气说了很多属于“益智”级别的娱乐活动,因为天气实在太好了,风和日丽,让人昏昏欲睡,“山姥切国広”根本都思考不了什么,只是一边听三日月说话,一边迷糊地点点头。


  “……那还有堆雪人呢?”


  只是三日月的声音好像越来越小了。

  


  


  


  这不可能。


  山姥切国広看着眼前的场景,他明明只是走近了一个房间,却好像是走回到了过去。并且,在他记忆中完全看不到的角度——“山姥切国広”睡着了,而三日月宗近则正看着”山姥切国広”,之后又靠着对方,静静地看着池塘。


  这些记忆中没有的部分,为什么也会出现?


  完全一模一样,甚至还有自己所不知道的部分,就算是再怎么优秀的魔术师,也不可能凭空读取人的记忆,复原到这个地步。


  山姥切国広看着眼前的“三日月宗近”也慢慢地闭上了眼睛,一种未知的恐慌让他赶紧退出了房间。


  魔术师依然站在房间外,静静地看着他。山姥切国広觉得浑身都冒出了冷汗,心脏却跳得狂躁,他看着魔术师,感觉到一阵彻骨的寒冷的同时,却又非常地……


  ……悲伤?


  可是为什么呢?


  他看向魔术师,却又害怕和对方对上视线一样,偏过了头,看向房间中心的数字轴。


  “……这些到底是什么?”


  山姥切国広的手指很小心地没有再触碰那些数字,窗口照射进来的光芒刺得他眼眶一阵干涩。


  房间里没有回答的声响,但是能感觉到,魔术师的视线。


  这很奇怪,视线是没有实体的,但对于山姥切国広而言,要感知这一件事,却非常容易。


  他感觉得到对方在看着自己,而他只能努力不要回头去看对方,只是把注意力专注于眼前这个奇怪的东西。


  这些不断转动的数字,那些奇异的房间,熟悉的场景,却有着些许差别的变化……


  就好像是,在这座塔里,收纳了无数不同的时空,和在那其中发生的无数的小事情。


  更仔细的说,是时间。


  山姥切国広恍然想起了那些定格的数字,那绝对不是偶然排列的顺序,而是时间的标记。虽然和本丸所用的时间不同,但也许是审神者所提及的“公元纪年”之类的东西。


  而本丸的一切时空,或许就收藏在这座塔里……?!


  


  


  是这样吗?!


  山姥切国広回过头,脸上还未收敛求证答案的欣喜和热切,即使他不知道自己所期待的是什么。


  “要不要听一个故事呢?”


  永远不给他正面回答的魔术师,只会给他更多地问题。


  不要听。


  虽然是这么想的,却说不出拒绝的话语。嘴巴就像是被封住了一样,山姥切国広只能任由魔术师拉着自己的手,对方冰冷的手,控制住了山姥切国広的手,然后悬空搭在房间中心的数字轴——时间上,最后非常耐心地选了一个数字。


  在那串数字变成门出现的时候,山姥切国広就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让他的心跳得飞快。 


  

但那绝不是期待,而是对什么的恐惧。


  就像刚才那样,即使他都还没有走进房间,却有某种意识提醒着他,快离开。


  魔术师拉着他的手,用他的手推开了门。


  吱呀——


  明明没有声音,却好像听到了某种声响。


  水的波浪声,很平和,还有照射在头顶的温暖的感觉,是日光洒落下来的温度,鼻尖还能闻到湖水特有的水气。


  视线只是无力地一瞥,从那平滑如镜的湖面上,山姥切国広恍惚看到了自己的脸。


  金发青年躺在湖面的小船上,沉睡着,完全没有醒来的意思。湖面上再也没有其他的东西,沉睡在小舟上的金发青年怀里抱着武器,任由风将其推向湖水的深处。


  ——王最后独自死去,而魔术师早已远走。


  山姥切国広回过头,这样近的距离,让一直站在他身边的魔术师的容貌一下子就如从迷雾中显露一样,明晰而又熟悉。








-END-



 
   
评论(6)
热度(93)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