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 -31-

31



  伸手不见五指的世界中,起初只是一片朦胧,分得清天地,却看不清。感受得到冷暖,却不知晓其来源为何。


  他就存在于这样的世界中,不知道风也是有声音的,不知道泥土踏上去是有些柔软,甚至不知道树叶是绿色,而天空是蓝的。


  这个世界中所存在的东西,在他所“感受”到的瞬间,被触碰、就燃烧了起来。明亮的火光,却也不足以照亮天空,燃烧发出的难闻气味,在火焰熄灭之后,却也久久不熄。


  他想要触摸,树干就折倒了下来,冒出灼热的火。他伸出手指,树叶就在一瞬间蜷缩成灰烬。脚下的大地是坚硬的,并且一日胜过一日的崎岖。他在这样的世界中奔跑,想要看看其他的地方,所见之处却永远是一成不变的风景,他所经过的地方都被高热所覆盖,大火随着他燃烧了一路。他回过头,世界是比之前更加漆黑的绝望。


  于是只能往前走,再往前,漫无目的地寻找着边界,沿途经过那些无言矗立的树木,只是一眨眼,在他走过去之后,就冒出了丝丝的烟火气息。


  那是已经无法再继续燃烧的焦炭了,却也还是因为他的存在而被点燃。


  已经渐渐地习惯了,他一路向前奔跑,在这个没有任何改变,只有燃烧和毁灭的世界中。


  不得不习惯,在这样一个世界中,什么也没有。停滞下来也是一样,在突如其来的愤怒之下,整片森林都会燃烧起来。可就算这样,天空也永远是黑色的,没有月亮,连星星都没有。他看着那一整片的火海,却连自己的模样都映照不出来。


  在那强烈的感情消失之后,留给他的只剩下森林燃烧的废墟,满目疮痍。


  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也并不是他想做的事情,但是突然地,就像是被硬塞过来的强烈的愤怒感,带着无法忍受的苦痛,溢出名为心的容器,让他所见到的一切,都化为火焰。


  其后又无端地消失,这份不知名的感情,只残存下不适应的厌恶和虚空。


  于是只能往前走,不断地往前,朝着不知道是否存在的世界的边界,即使明知道前方的风景也没有任何改变,只有一味延伸的乏味的黑色森林。但是只能够向前走,向前跑,如燎原之火一般猛烈的奔跑,不然的话,就会被那些不知名的感情所吞噬,被强行赋予些什么,又被拿走,只剩下虚空。


  而那虚空是无尽的,就像这一片森林。


  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出现,被动地接受,强行给予,无法拒绝。那些莫名其妙的感情,就像他之于这片森林,只是不断地,重复着同样的伤口。


  整个世界就像一个奇怪的陷阱,而那一片湖的出现更是如此。


  从来没有见过的事物,起初只是一小滩水,散发着微弱的光,他绕了过去,可是很快就又出现在他前行的道路旁,又变得更大一些,已经是一个小水洼了,水面散发着柔和的光。这对于他而言有着非常大的吸引力,却也因为这太过正确的存在而令他犹疑,他再一次无视了那一滩水。然后再下一次遇见的,几乎是让他无法移开视线的,一整片水面都在散发着微光的小水塘。可他还是再一次地向前走,并不去在意那一个突然出现的奇怪的东西,这是之前从来没有过的事物,所以对于现在的他也并不需要。


  已经变成了一片湖泊的小水滩再也不是他轻轻移开眼就可以无视的存在,他向前走,如风一般狂奔,那绵延开的水面却也需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能消失于他的视线。而被火焰所席卷过的树木,互相点燃,燃烧大地,令人厌弃的橙红色却总是驻足于湖边,那些难闻的焦味、不安的风,龟裂的大地却也一同在湖边休止了。


  那无疑是一个陷阱,只要看一眼,就会这样认为。不会有这样波光潋滟的湖泊,在这样一个漆黑的世界中,这肯定是比那些莫名其妙的感情更加糟糕的东西。


  一边怀疑,一边敌视,一边却又靠近。


  整个世界都是一个捕捉他的陷阱,而他已经身处其中。


  他站在湖边,看着闪着光的湖面,不知道深浅的湖水只是慢慢地荡开波纹,叠开一层又一层的波光,他几乎什么都看不见了,如果不是湖边漆黑的森林所作的对比,这样一大片的湖泊,满目都是璀璨的光芒,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反应。


  就在这样一片几乎令他盲目的光芒之中,他看到了那个青年。


  灿烂的金发和碧绿的眼睛,有些不高兴的神情,随着动作还能看到身上披着一块白色的破布,手里拿着奇怪的东西,穿着红色的衣服。


  头发的金色、眼睛的绿色、肌肤的白色、说话时候会动的嘴唇是浅红色。


  那是该如何形容的感动,是他第一次看到的色彩,在炫目的湖面上,慢慢泛开的场景,让他再也无法移开视线。


  湖面上永远都只显示出那个青年的模样,却永远都没有重复的场景,青年或喜或忧,或颦或怒,那些明媚的鲜艳色彩就一直出现在他的视野之中。


  他再也没有向前走,也许前面不会再有这个湖了。


  于是他停了下来,只是围绕着这一片湖奔跑。和无尽的森林比起来,这个有限的湖泊或许是有些小了,可是透过仿佛泛着湖底的水光显现出来的世界,却比整片森林还要大、还要丰富。


  金发的青年有时候是站在树下,拿着扫帚,把树叶扫成一堆,那个时候树叶是黄色的,天空也是近似落叶的昏黄。有时候天空又是蓝色的,金发青年朝前走着,身上披着的那片破布随着他的动作一抖一抖,就像是要融入天空的云。还有的时候,天空是很狭小的,金发青年举着一个圆盖,就挡住了深蓝色的天空,有细丝一样的东西从他眼前划过,金发青年却离他的视野更近了一些。更多的时候是和这里一样,黑色的,看不到月亮,连星星都没有,金发青年看着他,却让他觉得很不舒服。


  湖边燃烧起来的火焰是橙红色。


  可是如何燃烧,也不会烧干的这一片湖水,永远也不会倒映出湖边的火光,任是如何的距离之近。湖水永远都像是一道清楚的分界线,却又因为太过明晰的界限感,而让他疑惑。


  他看着青年沉睡的模样。


  放下了破布的青年睡得很安稳,闭着眼睛,金发在暖光下就像是融化的糖一样带着柔软的甜气。烛火拂过青年的脸庞,这样近的距离,睫毛在眼脸上投射出的阴影都看得分明,让人不禁想要伸手去数一数。


  于是视野中真的有一双手,包裹着纤薄的肌肉线条,十指修长,指甲圆润,玩味地拨弄了一下金发青年的睫毛。


  很轻地,一下,又一下。


  金发青年皱了皱眉,细细的眉毛有些揪着,眼皮动了动,然后慢慢地抬了起来。


  那一汪好看的翠绿混合了睡意,在夜晚中就酿成了深浓的墨绿,却也不失透澈。


  金发的青年嘟囔了几句,又闭上眼,把头埋得更深的睡过去了。


  ——不要睡啊。


  想要这样对他恶作剧,把他推醒,跟他说,不要睡觉啊。


  他不禁真的伸出了手,想要推醒那个埋头睡在“自己”身边的青年,可是随着他迈步的动作,视野中忽然就一片漆黑。


  什么都看不到了。


  盲目一般的纯粹的黑暗,要过了好久,视野才慢慢地反应过来。明明是已经习惯了的世界,却已经不能够再忍受了。


  直到那一阵阵的凉意包围住他,他才明白原来自己是踏入了湖中。那原本让他心生恐惧,近乎本能拒绝的湖水,而他如今正置身其中。


  这世界就像是一个精心布置的陷阱。


  他低下头,不再发光的湖面漆黑一片,没有金发的青年,也没有那些色彩,只能够看到一团模模糊糊的橙红色。


  他忽然就意识到了。



-TBC-


 
   
评论(5)
热度(76)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