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 -24-

我有预感,等写完了再改,会让我改到发狂……




-24-


  “我讨厌你。”“三日月”看着山姥切国広,恨恨地说。


  “……我知道。”金发青年收拾衣物的动作一顿,却只是回了这样一句话。


  “我讨厌你!”“三日月又大声说了一次。


  山姥切国広把叠好的衣服放到柜子里,叹了口气说,“知道了。”


  “喂!”“三日月”怒气冲冲的走过来,一把打掉青年捧着的饰品,“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心啊!”


  你都说了半个小时了,那我还应该怎么样……


  山姥切国広蹲下去默默捡起那些被打翻的领带,他放弃了和“三日月”吵架。自从他没有当场去追扔下刀就跑了的“三日月”,而是选择把刀捡起来,先向审神者复命,又加上花费的时间比较久,再回来之后,就是这个样子了。


  “你就一点也不愧疚吗!你这个水性杨花的男人!”


  嗯,这句话也说了好多次了。


  第一次听到的时候,山姥切国広非常震惊,但是接下来听到对方说小狐丸是“狐狸精”的时候,因为实在是太好笑了,所以忍不住笑出了声。


  “你为什么还有脸笑啊!”结果“三日月”却更加气愤地说,“你都出轨了你还笑!你给我滚出去!”


  “可这是我的房间啊。”金发青年非常平静地陈述这个事实,“是你一直坐在我的房间里,喝着我泡的茶,抱怨我。”


  正端起茶杯的“三日月”马上放下茶杯一脸嫌恶,“谁要喝这种破茶,难喝!”


  山姥切国広已经无话可说,他已经好好解释过了,为什么会和乱还有清光“搂搂抱抱”,为什么会和小狐丸“勾勾搭搭”,甚至是为什么会和审神者“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所有的原因,都非常正常。


  只不过“三日月”全部都是一个反应——我不听我不相信!


  既然话都讲完了,那也就没有什么好讲的了。山姥切国広解下破布,拿起换洗的衣服,准备出门了。


  “你干嘛去?”房间里的人出声问他。


  “洗澡。”山姥切国広脸色正常的回答。“去大澡堂。”


  “为什么啊!”“三日月”又是一脸震惊,“你都做了那种事情,居然还要去大澡堂洗澡,把身体暴露在许多男性面前就让你那么愉快吗!为什么你这么淫乱啊!”


  任是再好的忍耐力,在这个人的面前也总是分崩离析。


  山姥切国広要踏出房门的脚步还是没迈出去,反而是狠狠关上了自己房间的门。


  “我每天都有特意挑人少的时候去洗澡的!而且我根本就不……!”要说出两个字还是需要很大的勇气,金发青年的脸憋得通红,“我根本就不是你说的那样!”


  看到“三日月”一脸得意的“你终于说话了”的样子,山姥切国広很无奈地叹了口气,“你到底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三日月”慢条斯理的说,“是你想要怎么样才对。”


  “我想去洗澡。”山姥切国広说。


  “我不准。”“三日月”理直气壮的说,“我绝对不允许你做出这么淫乱的行为!”


  “什么淫……”山姥切国広的话说到一半,又憋了回去,他看着眼前的“三日月”,有些无法直视地移开眼,“不要说这种低级的词。”


  “为什么?”“三日月”细细思索了一下,主动凑到青年的眼前,“‘我’说这句话就让你感到这么不舒服吗?”


  对方却只是更加别过了脸。


  青年的反应就好像是证实了他的猜测一样,“三日月”微微一笑,“我偏要说,不止是淫乱,还有……”


  山姥切国広一下子捂住了“三日月”的嘴巴,在更加不得了的词汇从这位天下五剑第一稀有本丸美貌最高能力值巅峰的人嘴巴里说出来之前。


  而且这家伙到底是从哪里学到这种词汇的啊!!!


  面对青年瞪着自己的视线,“三日月”——狂月却很是愉快地推开了青年的手,“你也会觉得不舒服啊?”


  “那你知道我有多么不舒服吗?”狂月一下子变了语调,“你和审神者背着我在做什么,撇下我一个人出阵,回来又和小狐丸拉拉扯扯的,你怎么没有想过我的感受!”


  “我和审神者只是在普通的谈事情,出阵安排也是那样,并不是我们每一次都会一起出阵,你也知道。”山姥切国広看着狂月,“你应该知道的。”


  “我不知道。”狂月说,“我不知道是有什么事情,不能告诉我,有什么事不可以让我一起去,更重要的是小狐丸为什么不找我而去找你。”


  明明我才是和他一派的吧?


  “这个我也不知道。”山姥切国広如实相告,“我最不明白的是,那你为什么要生气?”


  “就是因为这个啊!”狂月一下子走到山姥切国広的面前,把对方逼到退无可退的墙边,他双手撑着墙壁,把青年牢牢地禁锢在自己的怀里,“就是因为你有这么让人生气啊!”


  “为什么你要去和别人讲悄悄话,你怎么敢丢下我一个人去出阵,你又为什么要和除了我以外的人那么亲密啊!”对上青年不明所以的眼神,狂月甚至还捶了一下墙壁,“你有没有搞清楚你是谁的东西啊?”


  谁的东西……


  面对狂月提出的问题,山姥切国広认真的想了想,既然大家都是刀剑,而原主人又已经消逝,现在都效命于审神者,那就应该是,“……审神者的?”


  “你怎么可以说这种话啊!”如果不是本丸建造得够结实,墙壁恐怕要被狂月捶坏了。但是在捶坏墙壁之前,还是身体比较重要。


  山姥切国広拦住了狂月,毕竟现在大家都是人类的血肉之躯。


  “你这样只会让我更不愉快。”狂月恶狠狠地说,“你根本就没有想过我为什么会生气!”


  “那你可以告诉我。”山姥切国広握住狂月的手,避免对方再次捶墙壁,“请你告诉我,为什么这样的事情,就会让你生气?”


  狂月很罕见地深吸了一口气,他看着山姥切国広,有那么一瞬间,金发的青年察觉到了杀意,但是很快又消失了。


  “因为你是属于我的。”狂月慢慢地说,“因为‘我’和你是恋人,所以你也是属于我的。”


  “我不喜欢你和其他人有接触,我也不喜欢你和其他人有亲密的举动,更不喜欢你有事情瞒着我。”狂月一反常态的,用一种坦然的语气说道,“你不可以做这些事情。”


  “可是这些都很正常,”山姥切国広有些疑惑,“只要身处本丸之中,就会这样。和不同的人接触,增长见闻,交流想法,这些难道不是‘你’告诉我的吗?”


  “我才没有说过这些。”狂月很是露骨地显示出了厌恶的情绪,“难道你看到我和别人在一起,不会觉得不舒服吗?比如说!我和小狐丸勾勾搭搭的!”


  “唔……”山姥切国広想了一下,怎么想怎么都是很普通的景象吧,“难道这不是说明你和小狐丸感情很好吗?”


  “才不需要这种感情好!!”狂月气得要跳脚的样子,“你根本就不爱我!”


  眼看对方又要变得激动起来,山姥切国広只能苦笑着说,”因为我觉得三日月很好,所以三日月和谁要好,我都觉得很正常。因为三日月就是一个很棒的人。”


  是的,这些就是山姥切国広的真心话。“正是因为我……爱着三日月,所以才会这样想。”


  山姥切国広看着狂月,即使现在,暂时的,对方被隐藏在了某个地方。可是看着狂月露出些许困惑的神情,这也还是三日月的模样啊。这种非常熟悉却又令人忍不住落泪的冲动感情,只要知道对方还存在,这种温暖的感觉就会无数次的支撑着他。


  狂月呆愣了一会儿,甩开了山姥切国広的手。


  “可是三日月怎么想的,你又知道吗?在你和其他人说话的时候,在你对其他人笑的时候,在你和其他人出阵的时候,三日月在想什么,你又知道吗?”


  山姥切国広呆住了。


  “那个晴天娃娃,是为什么做的,你应该还记得吧?”


  他的眼前一下子浮现出了那一对晴天娃娃,就挂在三日月的窗台下。当初本来只是一个的。


  


  “这样的话,就算我不在的时候,也没有问题了!”山姥切国広对于自己的手工还是比较满意,毕竟请教过了兄弟进行指导,“虽然是仿造品的仿造品啦……”


  三日月收下的时候,非常高兴,将那一团小白娃娃看来看去,可是很快,他又说,“只有切国一个,太孤单了。”


  “我可以再做一个。”山姥切国広说。“那就再做一个你的。”


  因为想要把三日月的晴天娃娃也做得像本人一样,结果费了很大的工夫。期间三日月就一直把小号的切国娃娃收在抽屉里,直到过了好久,三日月娃娃也完工的时候。


  “虽然我觉得还是有哪里……不足够。”可是到底是神韵不够呢,还是手艺欠缺?山姥切国広实在抓不准那种疑惑的所在。


  “没有关系。”三日月把两个娃娃一起挂着的时候,眼睛都是亮晶晶的,“我觉得很像我啊!”


  那个时候的三日月,看起来非常高兴,所以山姥切国広也觉得非常的开心。


  


  


  “为什么一个人就会孤单,两个人就不会的原因,难道你不知道吗?”狂月看着山姥切国広,对方显然回忆起了这件事,眼神中浮现了些许复杂的神色。


  “你和其他人在一起的时间越多,和‘我’在一起的时间就会越少。”狂月直视着对方的眼睛,碧绿的湖水因为陈旧的心事被再度翻开,而荡起了波纹。“这就是嫉妒的感觉啊。”他看着对方一字一句的说,“我最为熟悉的感觉之一了。”


  噗通噗通传达过来的,剧烈的心脏疼痛,在那样微温而带着笑意的感情之下,居然掩藏着这样丑陋的面貌。


  只要回味这一点,几乎令他陶醉。


  “‘我’希望你只属于‘我’一个人,即使这样是不行的。”狂月对青年说,他所呼出的每一份热气,都沾染在了青年金色的头发、还有脸颊上。


  ——三日月真的会这样想吗?


  在金发青年带着困惑和愧疚的眼神中,狂月脸上的笑意越发浓烈。


  “是啊,三日月当然不会这样了。三日月是完美的,什么都做得到,什么都不缺!从来都不会斤斤计较,也从来都不会自私,什么东西都不过是身外之物,怎么可能会有执念呢?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问题,又怎么会伤心难过,嫉妒这种负面的感情啊,更加不可能了!因为是三日月,所以什么都是完美的三日月,不会有任何一点点……”


  “够了。”金发的青年捂住了狂月的嘴巴,制止了对方继续说下去。“……我知道了。”


  “真的知道了吗?”狂月问道,“……那你知道你现在应该做什么吗?”


  “对不起。”山姥切国広看着狂月,很诚恳地说,他些微犹豫了一下,抱住了狂月,然后又垫脚在对方的脸上轻轻吻了一下。


  这样纯情的举动,几乎让狂月笑出声来。


  不可否认,这样的确是让他的怒火减少了很多。


  “再多讨好我一些,”他回抱住青年,在对方的耳边说,“更加地讨好我。”


  用更加强烈的程度和感情。


  狂月抱着对方,感受到金发青年的体温,带着愧疚和忏悔的拥抱近得足以令他感受得到对方稳定而强烈的心跳。


  对方带着不忍和不安的眼神还残留在他的视网膜之上,那种仿佛心脏都为之揪紧的疼痛感,这样一个迟钝又感情缺乏的人,也会露出这样的表情吗?


  只是因为“我”。


  只要想到这一点,涌上心头的愉快感觉就几乎令他陶醉。


-TBC-

 
   
评论(8)
热度(100)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