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刀剑乱舞】Out of theater -04-

今天不更狂月,更这个

是不是很惊喜,很意外(。)

这个系列大概就是无意义的砂糖和日常还有作者自毁世界观拆台吧……

但是回到剧组的时候大家还是要认真啊!(拍黑板)

然后这章是,各种夹心大饼干(???)出没吧


-04-


  “好冷。”


  小狐丸说,他试图裹紧身上的毯子,但是立刻就有另外一声“别动!”的抗议。


  “真的好冷。”小狐丸放弃了拽毛毯的举动,他试图把自己的长发盘到脖子附近,伪装它们是一条丝滑柔顺的小围巾。


  “好痒。”躺在他身边的人鼻子嗅了嗅。


  “嗯?”小狐丸转过眼,他把白色长发抓在手里,“真的很痒吗?”在自己脸上蹭了蹭,“我觉得还...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 -24-

我有预感,等写完了再改,会让我改到发狂……


-24-


  “我讨厌你。”“三日月”看着山姥切国広,恨恨地说。


  “……我知道。”金发青年收拾衣物的动作一顿,却只是回了这样一句话。


  “我讨厌你!”“三日月又大声说了一次。


  山姥切国広把叠好的衣服放到柜子里,叹了口气说,“知道了。”


  “喂!”“三日月”怒气冲冲的走过来,一把打掉青年捧着的饰品,“你这个人到底有没有心啊!”


  你都说了半个小时了,那我还应该怎么样……


  山姥切国広蹲下去默默捡起那些被打翻的领带,他放弃了和“三日月”吵架。自从他没有当场去追扔下刀就跑了的“三日月”...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 -23-

给狂月点播一首《毒占欲》


23


  山姥切国広出阵的当天,审神者不仅起了个大早,还提前沐浴净身焚香祷告,拉着本丸里为数不多的看着比较正常和善的太刀队伍组成了一个欢送队伍,热热闹闹的送他们出发了。虽然这样的阵仗让山姥切国広很是困惑,但是看在审神者好久没有这么高兴的份上,想着也许又是什么“中了大奖”之类的事情,山姥切国広也就和清光还有乱一起离开了本丸。


  目送山姥切国広离去之后,审神者又拉上萤丸太郎次郎莺丸鹤丸在执务室开起了茶会,茶水瓜子一应俱全,点心水果样样都有,还提供审神者珍藏多年的《PLAY金属》、《粉红冷却水》等绝版杂志。长谷部看着瞬间变成闹市的房间,有些怀疑自己早...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 -22-

对狂月心情很复杂。


22


  已经是不知道第几次队伍负伤归来了。


  在给队员们都进行了相应的伤势处理之后,审神者惯例地填写着今天的出阵记录,只是随手一翻最近的数页,也全部都是这种惨状。自从外面的血月出现之后,战斗情况就变得非常凶险。虽然为了应对夜间环境而特意调整了打刀及短刀部队出阵,却也收效甚微。狐之助不在,自然也就没有人帮忙加速。和政府中断了联络,导致无法接收定期援助的资源,受到环境污染的影响,远征部队带回来的资源也少得可怜,几个原因交杂在一起,眼下本丸除了伤员,就是不利于夜间战斗,或者是状况不佳的成员。


  更别提还有一件难题。


  审神者叹了一口气,提...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 -21-

目标是,顺利完结。ヾ(๑╹◡╹)ノ"

如果有啥BUG或者错别字请不用客气地提醒我(噗通)


21


  

  清秀简洁四个字。


  时机未到。


  山姥切国広一时之间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认识字。


  身边的审神者有些尴尬地咳了一声,“嗯……看来石切丸还挺调皮的……”


  “这里面还有一层。”山姥切国広说,“也许里面才是真正的东西。我们要现在打开吗?”


  “万一又是一个时机未到怎么办!”审神者严肃的说,怎么一个锦囊还要包那么多层。


  “噢。”山姥切国広答应了一声,打算把拆了一层的纸包又递给审神者。可是对方没有接。


  “拆吧...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 -20-

20


  很阴暗的天气。


  四周一片黑暗,天空上也没有月亮。就像是本丸外血月照耀下的外界,可是没有这么安静。


  山姥切国広静静地呼吸着。


  他似乎是走在森林里,可是却看不见自己的身影和来时的路,只感觉到一片无尽的黑暗。再就是一棵又一棵,仿佛高耸入云的黑暗的树木。


  这里是哪里?其他人呢?


  他回过头,没有其他的人。


  而且好奇怪,为什么没有月亮?现在应该是晚上了,就算有乌云的遮蔽,天空中也总应该有星星的。可是山姥切国広抬起头,天空里却什么都没有,只是一片虚无的黑色。


  仿佛月亮本来就不存在。


  山姥切国広的意识渐渐下坠,他感...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 -19-

虽然大家应该已经习惯我的乱来了,不过这一章还是要提醒一下,非常乱来,各种私自并且不严谨的设定,请大家用宽容的心包容我爱护我(被拖走)


-19-


  “国広。”


  山姥切国広抬起头,三日月宗近披着羽织,手里打着灯笼,站在他的窗前对他微笑。“今晚的月色真美呢。”


  金发的青年不禁随着对方的视线抬起头看向天空,当真是皓月当空,月华如洗,庭院里惯常的风景都散发着隐隐的银色光辉。这本该是非常清冷的场景,只是有风悄悄拂过鼻尖,带来了月桂花的淡淡香气,春的喜悦一时之间就跃上了心头。


  “给你。”三日月向他伸出手,放了些什么在他的书桌上。宽窄得当的叶片之间,簇密着的小团白色...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18-

本来想在后续安排狂月哼一下歌之类的,然而妖刀月说《朱隠し》是他的角色歌,只能作罢了(。)啊,不过大家可以期待一下妖刀月唱歌什么的(突如其来并且毫无意义的乱入)

狂月:????

以后都尽量在午夜之前更,我早睡,大家也都早睡,不要修仙了……

婶婶叹气太多次,注定没有幸福了


18


  “……综上所述,之前的本丸攻击事件已经查明,是由于瘴气入侵所造成的影响。以后的出阵行程我会在调整之后再公布,大家如果发现同伴的一些异常状况,也可以主动向我说明。”


  在晚饭过后,审神者向大家展示了政府传来的公文,上面写明了因为血色月食的影响,所以外部环境变得很不稳定,长夜导致瘴气滋生,...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17-

狂月:胃药厂商和速效救心丸厂家联合推出的一个巨大阴谋


17

  审神者拿着毛毯和杯子,长谷部端着剩下的姜汤,山姥切国広拿着三日月的本体——刀。


  想来审神者和长谷部应该是去厨房,山姥切国広也应该回病房了,可是走到回廊的分岔路口,审神者却拉住了山姥切国広的破布。


  “?”揣着刀的山姥切国広有些疑惑。


  “跟我过来一下。”审神者说着就把东西都塞到了长谷部的手里,领着山姥切国広往锻刀室的方向走了。


  


  走到了锻刀室的跟前,却没有直接进去,审神者用符咒解开了旁边树墙的结界,带着山姥切国広走到了锻刀室背后的建筑。


  这里是……


  和锻...

【三山】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16-

无辜被害:小狐丸

甩锅大王:狂月

安全避难指导员:长谷部


-16-


  结束了和审神者的会谈,山姥切国広往病房外走去,他在病房里待了太久,需要到外面走走,透透气。


  因为是人工制造出来的景色,虽然模拟了普通的天候,却并不像真正的天气那般喜怒无常,不用担心会有突如其来的雨滴或者乌云。山姥切国広把刀留在手入室,没有找到自己原来的那条破布,干脆随意地把床单扯了下来披在身上,就走到了庭院。


  歌仙和清光正在庭院里晾晒衣物,日光够充足,各色衣物都在微风中飘扬,山姥切国広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的那块破布——当然现在是已经洗白了。


  “你醒了?”清光回过头,看到山姥切站...

  2/25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