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动了我的国酱

【三山】某水深火热的本丸日常 其之二

被被不给我soda酱,还给我招来了城管……(吐血躺平


其之二  这毫无疑问是审神者捞刀不得恼羞成怒狗急跳墙(什么?


  “SODA酱——!”审神者把黑板拍得啪啪响,“再跟着我念一次,SODA酱——!”


  “SODA酱——!”底下的短刀们也都从善如流地跟着审神者发出洪亮的声音。不知道是从哪儿开辟出来的教室也不知道是从哪儿搬来的桌椅,黑板上还画着烛台切太郎太刀同田贯etc的头像,然后都画了一个×,正中画着一个特别可爱的小短裤,审神者又啪啪地指了指画像,“一定要认清楚这个人!看到他就立刻给我抓……啊不是,带回来!!”


  “是!!”虽然不明白...

【三山】黑龙的恋爱法则-01-

《霸道甜宠:降服邪魅黑龙之亡灵真爱》 

↑我其实真的是很想叫这个名字的。

并没有挖新坑,这只是Fantastic Lover的后续!(咦

谢谢大家投喂的糖,于是产了点儿糖(咦?

顺便庆贺被被大粘土化!(感恩比心


-01-


  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山姥切国広和三日月要到城镇里去了。


  山姥切国広:“等一下,什么这样那样的原因?为什么?我们为什么要从山里出来?我的魔法还没有恢复!我不进城!”


  三日月一只手拉着山姥切国広往前走,一边啃着从树上摘的苹果,“作者是这样安排的,她说我们经常宅在家里不太好,所以让我们出来散散心。”


  山姥切国広的眉...

【刀剑乱舞】Out of theater -03-

没有意义地撒个糖。

大概是……吧……?


  03


  之后的戏也没拍成。


  因为两个主角都感冒了。


  山姥切国広躺在床上,三日月就躺在他身边,反正两个人都是病号,也不用忌讳谁传染谁的问题了。


  把他们俩扛回来之后剧组的人就走了,助理在请了医生上门诊断之后,也和医生一起撤退了。房间里还维持着他们俩昨天出门时的样子,深色的窗帘恹恹地拉着,朦胧胧地露出一点儿光,也不顶用,房间里还是有些暗,又静得很,简直就像是故意催眠似的,让人一点儿想起床的念头都没有。


  “国広。”然而某个人却还在好死不死地推他,“醒醒啊,国広。”


  “干吗?”山姥切懒得翻身...

【刀剑乱舞】Out of theater -02-

至今没有其他人出现的迹象,三日月或成最大赢家。


  02


  山姥切国広被拷在浴室的管道上,人躺在浴缸里,反手举在头顶。三日月正在旁边蹲着,拿着个碗,一勺一勺地喂他吃饭。


  “停工了?”


  “都去找钥匙了。”


  碗里盛的是芝士焗土豆,香喷喷热乎乎,比平时的盒饭好吃多了。然而这种“特殊待遇”也是因为今天的一个疏漏的补偿。三日月吹了吹,才给山姥切国広递过去,“小心烫啊。”


  “不还有别的场景能拍吗。”山姥切国広舔了一口,都不用嚼,味道还挺不错,比盒饭里的鸡腿都好吃。


  最主要的原因是基本没吃过。


  “那才多少,”三日月说,“主线就...

【刀剑乱舞】Out of theater

写来转换一下心情。

各种乱来的设定。大概会穿过很多剧组的世界观,就算看到熟悉的情节出现也请不要惊讶。

戏里<-->戏外

如此两个世界的来回折腾。

大概是个日常风。虽然主CP三山,但是看作者的尿性和病情,最好做好这是all被被的心理准备。

希望大家也能食用愉快。

Out of theater  / 剧场之外


-正文往下-


  

  接到电话的时候三日月宗近正躺在沙发上看半睡半醒地听电视,他的同居人对于他这种擅自挤进来的行为表示很不满,却还是心软地容忍了他。对方裹着一件灰色的毛线外套,下半身穿了条裤子,不知道是什么材料,毕竟披着毯子看不...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13-【三山】

把自己吐槽了一百次。

这篇如果能填完,就是我把全文隐藏起来的时候。

然后……狂月……估计很想杀了我……

我……选择……逃命……

预警:非常……那个啥的……台词……嗯……


-正文往下-


  13


  三日月失踪了。


  因为一直都处于非正常昏迷状态中,所以大家也没有前去打扰。还是萤丸路过手入室,发现门开着,就好奇地瞄了一眼,才发现病床上已经空无一人了。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山姥切国広还没走出多远,审神者惊讶的声音又大。


  “什么?!他不见了?!”


  “本丸还有其他异状吗?有人受伤吗?……所有人立刻去找!远征部队立刻撤回!”


 ...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12-【三山】

如果有错,错的都是作者……


-正文往下-


12

  就算山姥切国広什么都不说,审神者也还是能够大致知道一些。反正能够把这些搅得一团糟的人也只有一个。


  “这是今天从政府方面传过来的回文。”


  审神者递了一张纸给山姥切国広,看到对方脸上未干的泪痕,又扔了一包纸巾过去。


  “虽然我觉得来得太迟了……”审神者坐了下来,特意在房间四周加了一层结界。“不过还是给你确认一下。”


  他看着对面金发碧眼的青年,“你知道的都是真的。”


  “……”山姥切国広只是呼吸一滞,脸上的表情却没什么变化。


  “我之前就在想一件事,不过看现在的情况,我觉得只有...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11-【三山】

-正文往下-


  11


  这已经不是用“家庭暴力”就能够敷衍过去的事件了。


  毕竟是向同伴挥刀,还有那么多人都在场,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和相应的处理,猜疑和不安只会在暗地中肆意疯长,并且无法控制。


  审神者抬头看向木质的天花板,本丸三大禁的横幅就从他的视野之中划过。


  禁止抗命不遵,禁止内斗,禁止任何私自显现、或者尝试显现付丧神的行为。


  内斗和抗命不遵啊……


  一想到另外一个人也是规矩的违反者,审神者就感觉脑袋快要被什么东西给钻开了。


  所以这个该死的月食到底什么时候能结束啊?!


  虽然时间逆行军那边没有动静,战事上...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10-【三山】

今天这一章该说是终于吗……

终于走到这一步了……

今天听的其实《心如刀割》……


-正文往下-


10


  好像不爱了也没有关系。


  山姥切国広一个人走在长廊中,狂月和三条家的其他人一起去发掘新的乐趣,有石切丸跟着,总不至于出太大的事。正好最近一直没有出阵,他这几天也都是在和清光讨论外面的状况。月食还没有结束,暗红的月光还没有消退,薄雾一样笼罩着一切的景色,只是有些阻碍视线罢了,其他的倒还好。


  一切都是如常,清光说起这些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是自信,毕竟也是这个本丸相处时间最久的人,自然知道在担心什么。


  “……不过,那种障碍对我们打刀而言不是一点...

【刀剑乱舞】大概是这冰凉的月光让我发狂了吧-09-【三山】

-正文往下-


09


  “他是想上天吗?”


  才将季节变换成夏天不久,审神者就收到了新的申请。


  要把季节变换成秋天。


  “是不是想把四季都体验一次。”审神者板着一张脸,目光望向外面的庭院,堆满了为了满足“某个人”而购置的冲浪板喷水枪游泳圈和儿童游泳池还有风铃金鱼一堆化成灰烬的烟火。尽可能地将所有的夏季风情都体验过一次之后,本来以为就能够消停了下来,谁知道在这位大爷看来,只不过是“玩儿腻了”。


  山姥切国広坐在审神者的面前,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反正你不更换的话,我就自己去找。”


  狂月很是无所谓地说,反正他没有见过秋天,在本丸呆着...

  2/25  
邪道坠入中。切国沼重度。
みかんば、つるんば、こぎんば、三条サンド、爺サンド,右んば大好き。避雷注意。
头像:唐草(Pid=95871)
他人笑我OOC,我笑“居然被你发现了!”